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章节

    烈阳如炙,流年似锦_御书屋 作者:凄皇晓月

    分卷阅读12章节

    烈阳如炙,流年似锦_御书屋 作者:凄皇晓月

    分卷阅读12章节

    出真心之后才知道她的心根本不在自己身上,还痴痴地把她捧在手心里对她好,妄想着有一天她能爱上他。现在想起来,那天锦年那句“喜欢”,根本就是敷衍搪塞的。她心里明明想着程玄书,又怎么可能喜欢他?

    秦烈越想越觉得怒火中烧,看到手边的那块锦帕,一用力想撕裂它,想了想,却还是松了劲,恨恨地将锦帕塞入了一个木盒里。

    他心头郁闷,灌了很多酒。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对锦年这么好,她却仍旧想着别人。

    秦烈觉得心很痛,他满脑子都是锦年的样子。那个大声吼他的锦年,那个大义凛然地说着国家大事的锦年,那个在新婚之夜紧张得不敢看他的锦年,那个盯了他半天后拍掌大喊“我想起来了”的锦年,那个红着脸说喜欢他的锦年,要是属于他的多好……

    不对,我是皇帝,整个天下都我的!锦儿……锦儿也是我的!她已经和我成亲了!她是我的!对,是我的,就该让她完完全全属于我!

    带着这样的念头,秦烈蹒跚地走到了锦年的寝宫,于是就发生了昨天晚上那些事。

    作者有话要说:  e……此处应该有肉,但我删了o(n_n)o哈哈~

    ☆、第 5 章

    锦年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房中弥漫着激情过后的味道,还夹杂着些血腥味,让她有些作呕。她费力地抬起一只手掀开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已经布满了秦烈宣示主权的小红印,床褥上一块殷红的血迹像盛开的梅花。

    锦年没有力气顾及其他的,她只想尽快起床,将这些痕迹洗去。

    她用手撑着床想坐起来,只稍微动了一下,就牵扯得全身发疼。她浑身酸痛,手完全用不上力,两条腿也好像不存在了似的,体nei的粘腻感让她觉得难受极了。

    试了几次,仍旧没有力气坐起来,她放弃了挣扎,颓然地松了劲,木然地躺在床上,眼神茫然。

    她不想自己这副窝囊的样子被人看见,就算是一起长大的丫鬟小寒也不行,所以她只是静静地躺着,等着恢复一些体力,好起身去清洗身体。

    小寒在门外听着屋nei的响动,一般这个时辰锦年早就起床了,今天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她觉得有些奇怪,推开门想看她醒了没有,却看到了锦年的惨状。

    小寒捂着嘴叫了一声,眼泪刷地就留下来了,“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锦年连忙制止小寒的叫声,示意她把门关好。

    小寒擦擦脸,关上门之后立刻跑了过来,扶着锦年坐了起来。虽然有小寒扶着,锦年动一下还是会疼得龇牙咧嘴的。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弄成这样……”小寒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锦年叹了口气,但此刻她也没有力气遮掩了,只是有气无力地说:“帮我……沐浴……”

    小寒七手八脚地帮锦年洗着身体,看着她满身的伤痕,心疼得说不出话来。姑爷是皇帝,她知道乱说皇帝坏话是要杀头的,所以就算知道锦年这一身的伤是皇上弄的,她也隐忍着没有出声。

    帮锦年穿好衣服,看着她动一下就全身疼的样子,小寒终是忍不住了,愤愤地说:“皇上也太狠心了,怎么能这样……”

    锦年连忙抬手制止了她,没让她说下去。她没有告诉小寒,秦烈不相信她,所以每天都有人跟踪她,监视她,向秦烈报告她的一举一动。她们说的任何一句话,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会有人向秦烈禀报。

    她们只是居住在一个华丽监狱里的犯人而已。

    早餐放在桌上都已经凉了,锦年没有一丝食欲,只是呆呆地坐在床上发呆。

    小寒叹了口气,撤走了餐盘。刚撤下去皇上又赐了些点心来,小寒看了看仍在发呆锦年,似乎她仍旧没有吃的欲望,不过还是将那些点心摆在了桌上。

    不一会儿太医也过来了,为锦年诊脉之后,说她只是疲劳过度,气虚体弱,卧床休息几日便好,又开了些活血补身的药才离开。

    锦年知道这些都是秦烈派来的,他也知道昨天晚上做错了事,想要弥补。

    她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却始终不见那个始作俑者出现,这让她更加失望。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再次沉沉睡去。

    睡梦中,她依稀看到秦烈出现在她身边,用以前那样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手突然被一阵温暖包围,很安定的感觉,那是秦烈大而有力的手掌包裹着她的手。感觉到他另一手的手指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脸颊,她的心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住了一样。

    “锦儿,对不起……”

    秦烈弱弱的声音突然传到了耳朵里,锦年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他真的来了。忽然觉得唇上软软的,那熟悉的味道,是秦烈温柔的吻。

    锦年无意识地哼了几声,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锦年躺在床上静养,秦烈下朝之后就过来了。他站在门口看了她

    分卷阅读12章节

    分卷阅读12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