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章节

    烈阳如炙,流年似锦_御书屋 作者:凄皇晓月

    分卷阅读1章节

    烈阳如炙,流年似锦_御书屋 作者:凄皇晓月

    分卷阅读1章节

    烈阳如炙,流年似锦

    作者:凄皇晓月

    文案

    尉迟锦年莫名其妙地被封为了锦妃,不得不与青梅竹马的玄哥哥分开,进入皇宫。

    这里有一个不知为何对她一往情深的皇帝,只是她不知道如何爱一个人,显然这个皇帝比她更不知道。

    爱一个人,却又不信任她,是一种最深的伤害。

    占有欲超强的偏执大直男vs不会表达自己逆来顺受的小姐姐

    严重声明:本人不喜欢宫斗情节,所以文中没有宫斗部分。

    全程洒狗血,过程小虐,结局he。

    nei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尉迟锦年,秦烈 ┃ 配角:程玄书,秦柔 ┃ 其它:

    ==================

    ☆、第 1 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礼部尚书尉迟礼恪尽职守,公忠体国。其女尉迟锦年,秀外慧中,端娴慧至,特赐封为锦妃,以昭贤德之范……”

    圣旨后面说些什么锦年已经听不清了。本以为这圣旨是给父亲的,想不到却是给她的,还是封妃……

    直到宣旨官走后良久,锦年才从震惊中醒过来。“爹……皇上为什么……”她的声音都在发抖。

    尉迟礼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奈:“唉,早知道那日皇上设宴非要我带你出席是别有用心了,没想到这么快。锦儿,皇命难违,认命吧。”

    锦年颤抖着抬起头看着尉迟礼,眼中蓄满了泪水,“那……玄哥哥……我和玄哥哥怎么办?”

    “锦儿,圣旨已下,一切已经成定局,看来你与玄书今生注定无缘了,你……看开些吧。”尉迟礼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开了。

    锦年颓然地坐了下去,心像裂开了一个口子,疼得眼泪怎么也停不住。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玄哥哥做错了什么?

    锦年像所有的新娘子一样,坐在房中等待着自己的夫君过来揭开红盖头,只是红盖头下的容颜上没有半分喜悦。她想着自己进宫前程玄书跟自己说的话,心还是会一阵一阵的疼。

    “锦儿,想不到你我的缘分竟然如此短暂。”程玄书的手轻抚着她的脸庞,眼中满是悲伤和无奈。

    “玄哥哥……”

    程玄书苦笑了一下,“若是其他人,我还可以不顾一切把你抢过来,但……”语气中充满了苦涩,程玄书哽咽了一下,似乎无法再说下去了。

    锦年攥着程玄书的衣袖,哽咽着说:“玄哥哥,我们一起走好不好?一起离开这里。”

    程玄书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向来温婉的锦年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见他沉默不语,锦年不给他反悔的机会,立刻说:“那就这样定了,明日的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见面,然后一起离开。”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程玄书道:“玄哥哥,我会等你的。”

    当天晚上,尉迟礼和锦年说了许多话。没有说什么民族大义,君臣之礼,也没有说入宫之后会如何锦衣玉食,而是一个劲的道歉。

    看着年迈的父亲老泪纵横的模样,锦年除了流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第二天见到程玄书的时候,他和自己一样,也没有带任何行李。他那清秀的脸庞上写满了疲倦,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显得格外明显,可以看出他昨天也过了个不眠之夜。

    未待锦年开口,程玄书就先说道:“锦儿,我昨天想了一夜,你我身为大梁的臣民,必须忠于大梁,忠于圣上。我们若这样一走了之,皇上追究起来,受罪的是我们的亲人。所以……”

    “所以我们不能这么自私。”锦年把话接了下来,迎着程玄书诧异的眼光,平静地继续说:“尉迟家和程家都是世代忠良,我们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将祖先立下的功德和家族名誉毁于一旦。”

    程玄书看着锦年那坚定的眼眸,眼中有些湿润,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锦儿,是我对不起你。”

    尉迟锦年微笑着摇摇头,“玄哥哥,我们之间不存在谁对不起谁,只能叹我们今生缘分已尽了。”

    程玄书眼中蓄满了泪水,把她揽入了怀中,在她耳边呢喃道:“锦儿,我们今生无缘,来生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

    门口传来拜见皇上的声音把锦年的思绪拉了回来,让她知道自己现在在皇帝赐给她的裕宁宫,而她正等待着皇帝夫君的临幸。她咽下眼中还未流出的泪水,平复了心情,等待皇帝掀起她的红盖头。

    等待的时间非常漫长,锦年听着自己乱了节奏的心跳,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裙摆。眼前忽然出现一双绣着金龙的金黄色靴子,她的心猛的一跳。那靴子的主人在她面前站定,过了好一会,她才感觉到她的盖头被他掀开。她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正盯着她看的眸子。

    分卷阅读1章节

    分卷阅读1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