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一章 骤变前夕

    像是博丽灵梦这样知足常乐,因为多出未来能够吃上几天的食材,就会为此感到幸福,与世无争的人总归还是太少了。

    大多数人都还有着自己的烦恼,总是为了看不见的未来,与各种各样的疑心病做斗争,总是怀疑有刁民准备害自己——

    “怎么样?”金发萝莉很是淡定的询问着从神社外面走进来的友人。

    “还是一个样子,出不去了,我的那道隙间打不开了。”

    八坂神奈子的表情有些难看,摇了摇头说道,“本来以为只是在博丽神社附近,为了维持结界稳定而有所限制,但是我刚刚尽可能的在幻想乡的多个地点都试了一次,照样还是用不了那道隙间……”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被困住了?”诹访子不置可否的说道,“果然是针对我们的吗?但是这样子有什么意义呢?”

    “会不会是……那个存在想要对你们出手了?”边上saber犹豫了一下,认真的这么问道,她对于这种事情非常敏感,一切都是按照最坏的情况来考虑的。

    哪怕那个存在某种意义上,是她的御主,但是她总归还没有直面过、确认过,只能够从旁人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御主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

    当作是失控来看待,似乎也是可以的,因此自然要考虑一下最坏的情况,最糟糕的可能性了。

    “我倒觉得不至于,这应该不是恶意,而且那个存在的力量目前虽然只是窥见了冰山一角,但也已经是超乎想象,想要对付我们的话,实在用不着多此一举……”

    诹访子笑眯眯的说道,似乎她一点儿都没有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担忧:“而且就连一定要对付我们的理由都不存在,这种事情大概还是可以放心的……”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雪之下轻蹙眉头,她很少有这样的无力感,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却是经常体会到自身的无力,因为面对的事情早就已经超过了她的能力范围。

    如果事不关己的话,自然可以高高挂起,偏偏问题就在于她并不觉得这些问题与她没有关系。

    “这个谁知道呢,可能「他」另有谋划也说不准,但是不一定就是针对我们的恶意……”诹访子打了个哈欠,“当然了,或许本身的出发点不是恶意,但是带来的麻烦与困难却大概是免不了的,我们要做好准备……”

    神奈子微微眯起眼睛,她总觉得诹访子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这个似乎很正常,诹访子一向都最擅长判断形势,做出最正确最果决的决定,在过去的数千年的时光岁月之中,也多次证明了这件事。

    有些时候就连神奈子自己都还看不清楚,往往总是要到了事后才能够证明诹访子当时的决定的正确性,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够在信仰崩塌、畏惧消失的情况下,她们两个人都能够在外界安然无恙的坚持到现在,避开种种的冲击。

    ——不知道有多少强大的存在,就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折在了时代的浪潮之中。

    只不过,诹访子现在不详细说明,神奈子也不会寻根问底,她知道或许是自己的友人察觉到了某些端倪,却还不能够确定,提前说明的话可能还会有反效果。

    所以暂且这样吧,先观察一下,反正现在也的确是这么一个状况了,神奈子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叹了口气:“幸好早苗没有跟着一起进来……”

    东风谷早苗并不仅仅是守矢神社的风祝,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被两位神明如此喜爱,当作女儿一样来对待了。

    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诹访子不仅仅早苗侍奉的神明,更是后者遥远的祖先,不过唯独早苗自己对此却完全不知情而已。

    尽管这种关系并不是指代血缘的传承,但是要更加牢靠,所以诹访子把东风谷早苗当作是自己真正的后代来看待,神奈子也是因为是自己唯一的友人的后代,同样把东风谷早苗当作是女儿一般……

    可以说,她们之所以一直没有能够决定要不要搬进幻想乡,就是因为东风谷早苗的原因。并非是失去了进取心,有一丁点儿的风险都不敢冒,干大事而惜身,而是因为有了牵挂。

    “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

    清脆的少女的声音响起,穿着一身蓝白巫女服的女孩子奇怪的看了一眼,发现神社门前台阶上慵懒的红白巫女捧着清茶似乎睡着了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

    少女也拿不准自己是不是要打招呼,最终还是没有出声,而是蹑手蹑脚的越过了红白巫女,根据自己感应到气息,走进了神社里。

    “呀!雪之下同学,你也在啊……”东风谷早苗一眼就看到了另外的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就惊喜了起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

    “……”

    “早苗,你什么时候来的?”神奈子头疼的按住了额头,下意识的与边上的友人对视了一眼,虽然心里多少有了猜想,还是确认的问道。

    “就是刚刚啊!”蓝白的巫女小姐奇怪的回答道,“我放学回来,发现你和诹访子大人都不在神社里面,就是在主殿里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所以我就……”

    两位神明对视了一眼,都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神奈子大人?”这个时候,东风谷早苗也似乎发现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是,你别想太多了,这里就是幻想乡,我们主要是进来看一看……”神奈子果断的摇摇头,那个存在有心算计,早苗要是能够避得开那才是有鬼了,责怪她没有什么意义。

    “哦……”东风谷早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下意识的四下张望着,“夏冉同学呢?怎么不见他?”

    雪之下同学都在这里,那么夏冉同学应该也是在这里的吧?——少女的思考回路并不复杂,逻辑也很简单直接,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只不过总有些人就愿意往复杂里去思考,并不相信有这么单纯的事情,两位家长就是再度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明明就是上次见了一面而已,刚刚认识的交情,怎么现在自家的白菜这么上心呢……

    “夏冉同学他现在……有些事情,暂时脱不开身。”

    雪之下看了一眼边上仍然睡得迷迷糊糊,因为喝醉而醒不过来的由比滨结衣,以及在旁边焦急得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死鱼眼男生,平静的这么说道。

    “也就是说夏冉同学现在的确也在幻想乡?我一直都想再见见他呢……只不过上次忘记交换联系方式了,真是好可惜。”东风谷早苗眼睛一亮,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如果说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找到了一个在外界也能够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那么现在她就是抱着面对自己的偶像,与直接催更的心态来的——

    毕竟两位神明也不是真的心眼大到什么都不在乎的地步,在上次碰面之后,也专门调查了一下夏冉的资料……既然是神明亲自调查,自然是方方面面的大起底。

    就连隐藏的爱的战士的身份都被挖了出来,东风谷早苗自然也是一并知道了这些信息。

    发现自己认识的人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创作者,这种兴奋是难以言表的。而且东风谷早苗并不像是夏冉的绝大部分粉丝那么狂躁,也没有某些危险的想法。

    大概是因为她的喜好不同吧,她虽然也喜欢其他的故事,但是最喜欢的还是《e〇a》的那些机体的设计——没错,她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对于巨大机器人以及对应概念的衍生题材类别都是特别有兴趣……

    正因为主要注意力都放在这方面,她对于故事本身反而不是太在乎了,所以对于夏冉发的那些刀子自然也不是太有感觉。

    “……你一直都想见他?为什么?”

    雪之下奇怪地看了蓝白巫女一眼,开口这么问道,语气尽量显得平静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这个、这个……主要是一些个人的事情啦……”东风谷早苗迟疑了一下,然后含糊的这么说道。

    她自然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子,喜欢巨大机器人这种事情有些奇怪,说出来也的确有些丢脸的感觉,所以只能够含糊其辞……

    只不过——

    两位神明再度对视了一眼,心情突然都有些不好,自家的小白菜似乎真的留不住了?

    ……

    ……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

    远处的群山绵延起伏,犹如天际的剪影,地点依然还是在博丽神社。

    神社的巫女早早就入睡了,也不知道该说她是心大,还是根本就不把神奈子这一群陌生人放在眼内,哪怕她早就发现了其中有两位非常强大的神明。

    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办法,暂时的确是没希望离开幻想乡了,也只能够暂且住下。

    说起来,博丽灵梦是非常不情愿的,但是在雪之下试探着问了一下住宿费是多少之后,她马上就将所有的不情愿都丢到了脑后。

    她只是嫌麻烦而已,但只要有利可图,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博丽神社虽小,却是五脏俱全,除了神社的正殿之外,侧面有休息用的房间和储存物品的房间,本体建筑旁边还有一个独立的坡顶单层仓库。

    此外在丛林较深处,还有一个黑白结构的较高的双层仓库,虽然也不知道巫女平时连香火钱都没有收入,隔三岔五就有被饿死的危机,为什么神社还要建造这么多的仓库——哪有这么多的东西要放?

    不过这也不是博丽灵梦需要思考的问题,这又不是她建的,是以前就有的建筑,现在拿出来临时充当一下民宿也是可以的……

    博丽巫女并不打算委屈自己,仍然睡在自己的房间里。

    两位神明并不需要休息,对此没有太多的需求,所以干脆就在神社外的空地上月下独酌,比企谷八幡作为唯一的一个男生,倒是享受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的豪华单间待遇——

    他自己一个人住在独立的坡顶单层仓库里,虽然条件不算太好,但是对付一夜就是了。

    剩下的女孩子们就都在神社后面丛林里的双层仓库暂且住下,反正这些距离不算什么事情,两位神明都能够随时照顾得到,所以按照空间面积来划分的话,的确这样更加合适。

    由比滨结衣大概是最幸福的,她稀里糊涂的被人带来开了一场宴会,还被灌了一通酒,本来就没有什么酒量,喝下的还是妖怪酿造的美酒——

    其实也没喝多少,大概就是两杯,结果就是一直从下午醉醺醺的睡到现在,看那趋势似乎还会一直睡下去,明天才能够醒过来。

    以至于众人也没有什么办法,想要问一下具体的情况也是没辙。神奈子和诹访子都试了试,发现没办法解除这个女孩子的醉酒状态,神力都无可奈何。

    也就是说,这是被刻意造成的情况,就是为了让她们在明天之前都问不出什么来……

    因此两个人都有些担心,她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到了明天的时候,一定会继续发生某些事情,如果那个存在有什么筹划的话,大概就是在明天拉开序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