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二十章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紫大人……你这是在开玩笑的吗?”

    狐狸少女愣了一下,突然感觉自己额头上似乎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不知道「天使坠落」是什么东西,打算并不妨碍她理解对方准备做的事情。

    颠覆所有人的内在与外表的境界,听上去就是作大死啊,真要是这么做了的话,幻想乡估计就得全乱套了。

    “怎么会呢?蓝你dtgyu难道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境界的魔法使似笑非笑的这么反问道。

    “……”

    “……”

    好像有些不妙啊,难道真的是认真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似乎紫大人和那个未知魔法使合体之后,现在的这个融合而成的究极个体更加恶趣味了啊!

    难道说,紫大人与对方唯独在这个方面很有共同语言,以至于强强联合之后,就连这种糟糕的性格都被强化了?

    作为一个称职的式神,八云蓝觉得自己有必要劝诫自己的主人迷途知返,她的思维急速转动着,瞬间就找到了最适合在这个时候用来劝诫的理由。

    第一招,自然就是摆事实,讲道理。

    首先,这种事情必定会得罪相当多的人,要是紫大人说的“所有人”的概念,真的是如同字面意思表述的那样的话,怕不是就连风见幽香、八意永琳、灵鸠伊凛等人都会被直接波及到。

    所以说,这种恶劣的玩笑一旦被抓住,她们绝对会一起打上门来的啊,那个时候谁能够顶得住……

    “这个不用担心,我会直接打qwfd乱她们所有人的内外境界,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会使用一些手段掩饰olsgb对境界之力的运用,她们对八云紫的境界之力都很熟悉,但也正因为这样才反而不会怀疑vasas是境界之力导致的……”

    境界的魔法使微微一笑,很是胸有成竹的这么说道——

    “我不是自夸,但是我的确bhnj对于术式略知一二,或许这些手段不能够保证长远的隐瞒下去,但至少在短时jklsa间内,她们都绝对察觉不到问题的实质……”

    “……”

    “……”

    八云蓝的表情微微凝固,她还来不及开口呢。

    而且看眼前的这个存在,似乎将所有问题都考虑进去了的样子,貌似真的打算要这么干一笔,感觉就非常的不妙了……必须要想办法阻止一下。

    拜托你不要这么胸有成竹好不好!这种事情真的不能够儿戏啊,短时间不被发现有什么意义,最终还是会被识破的吧,她们不照样会气势汹汹的打上门来?

    “有什么好怕的,她们打上门boasg就打上门呗……”境界的魔法使只是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仿佛丝毫不以为然,“蓝你要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osnga谋诡计都是徒劳的,她们又打不赢我……”

    ——使用阴谋诡计的那一方明明是你吧?

    ——而且拜托不要总是读心了,这样子真的很失礼!!

    八云蓝很是努力的克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才没有对自己现在的主人抓狂的大叫出声。

    “哦,抱歉抱歉,我以后不会了,蓝你别生气……”

    境界的魔法使爽朗的笑了起来,很是爽快的向着自己忠心耿耿的式神道歉——这个认知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现在也可以看作是八云紫的不完全存在。

    只不过就在“他”爽快的道歉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又读了一次自己式神的心理活动。

    八云蓝已经不想说些什么了,但是却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就像是她这样的大妖怪,对方竟然也能够随意读心,哪怕她在遭遇过一次之后,就已经有所防备了,也无法避免……

    这简直算得上是一件异常惊悚的事情。

    这让她想起了地灵殿的主人——在旧地狱里明明满是受到地上排挤的妖怪,但其中仍然有一种离群索居、被归为遭人厌恶的类别,那就是名为“觉”的读心妖怪。

    她们和人类与妖怪都相处不来,逃入了旧地狱,结果连旧地狱的妖怪都讨厌她们。

    归根到底,就是因为她们的读心能力,如同字面意义上的读心术,然而是比一般人认知之中的读心更高层级的样子……不管是任何妖怪,就连怨灵都为之感到恐惧,因为不管是人还是妖怪,乃至是不会说话的动物和灵体,都会被轻松的挖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是她们的种族天赋[]——幻想乡的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能力,后天的先不说,有些先天性的天赋能力在某些方面上强到爆炸。

    譬如说红魔馆的那个精神有问题的二小姐,把所有存在之物都破坏掉的程度的能力,根本就是直死魔眼,而且还是强化版本的直死魔眼……直死魔眼还是要近身接触到目标表面上的死线才行,她的能力却像是将目标身上的死线直接抽出来,握在自己的手中。

    再譬如说八云紫的天赋,就是操纵境界,世上一切事物建立并且得以存在的根基……

    当然,比较微妙性质的也有,例如说操控冷气的能力,能瞬间冻结小东西,类比一下就是冻住青蛙程度的能力……光是听上去就让人觉得是在冒傻气。

    而很明显,地灵殿的主人所持有的读心能力,就不是那种微妙性质的类别,而是在读心方面特化强化到了极致的表现。

    而境界的魔法使目前似乎也能够在这方面拥有这样的表现,根据八云蓝的认知来看,自己的主人是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合体的另一方所掌握的能力……

    但是另一边明明是个魔法使,不是“觉”这样的读心妖怪,也就意味着是将后天的技能强化到了这种地步——这本来就是一种隐晦的暗示,正因为读懂了,八云蓝才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前的这个存在简直无解,强大的地方都强到可怕,弱点似乎仅仅就是状态并不稳定,不会一直持续存在下去……但只要是存在的期间,整个幻想乡加起来貌似也找不出能够打赢“他”的人。

    也就是说,如果“他”搞事最终被识破了的话,等到那群受害者上门来讨个说法的时候,搞不好还要被“他”不讲道理的打一顿……

    听上去真是让人安心,似乎搞事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反正苦主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如果不是这个境界的魔法使最终还是会消失不见,历史遗留问题却还是会落在自己的主人头上的话,八云蓝都会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

    她也不说话,就只是这么一直盯着对方看。

    “……”

    “……”

    “蓝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有什么问vbhj题吗?”境界的魔法使皱起了眉头,不解的向着狐狸少女问题。

    咦?难道对方现在真的不读心了?狐狸少女微微一愣,但是紧接着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连忙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说到底,能够正常的交谈的话,谁愿意被读心啊!

    “蓝,你只是想多了,这种事情如果八云紫不azsxd同意的话,我也做不出来……”

    境界的魔法使笑了笑,很是不以为然。

    “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可oansy以看作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商量之后的决定,不是同意sojng就是至少不反对,所以这种事情你就别操心这么多了……”

    八云蓝:“……”

    也就是说,紫大人这是在自己坑自己?

    好吧,也不能够说是坑,或许在那位妖怪贤者看来,她不是不知道后果,但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或许反而还觉得这样子充满了乐趣还说不准。

    长生种嘛,哪一个不是闲得无聊的存在,没事也要折腾一下……这件事的确很拉仇恨,但是也就是日后麻烦一些,而这些麻烦在长生种的眼里,却很有可能就是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乐子。

    沉默了半晌之后,大概是接受了这个事实,狐狸少女抿着嘴唇:“紫大人,我还有一个问题……”

    “嗯?”

    “那个,我能不能不被影响?”

    “当然……不能了。”境界的魔法使温和笑道,“就算是我的术式可以jsion暂且瞒过她们一段时间,但如果蓝你也没有受到影响的话,岂不是一下pkvfr子就被识破了吗?”

    八云蓝:“……”

    这个时候,境界的魔法使站起身来,随意的走到边上,一把拉开了拉门。

    幽玄而又明亮的和室的外面,并不是长长的走廊,或者说之前的确是走廊,但是在他拉开的一瞬间就已经不是了。

    落日西下,暮色苍苍,橙黄的夕阳染红了一片又一片的树林,高空的风猎猎吹来,浮动着“他”身后的黑色长发——没错,门外就是高高的空中,下方是山川、湖泊、竹林、花田等等景色的俯瞰图。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房间似乎是建立在无形的高空之中。

    “真是个相当ojndf不错的地方呢,我也有些喜欢这里了……”

    “他”回过头来看向了身后的狐妖少女,微微一笑——

    “我也不pbfr是什么恶魔,所以就给他们放松一下吧,过了今天再开始动手……”

    ……

    ……

    博丽神社。

    宴会已经散去了,吃吃喝喝的人们也都已经离开,只剩下三三两两的还在交头接耳、相谈甚欢,大有再去开一次二次会的打算。

    红白巫女慵懒的捧着清茶,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感觉这是最幸福的时刻,如果不是那群讨厌的人占据了自己的神社,自己现在就要回去躺下了。

    不过算了,看在蓝刚刚提供了那么多食材开了一次宴会的份上,自己又能够好几天不为吃喝发愁了……就当是给紫一点面子吧,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巫女往身后的神社里看了一眼,懒洋洋的这么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