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对于无神皓突如其来的表白,川野七凉整个人都陷入了不知所措的慌乱中。在她印象里面前这个有着金黄发色和精致脸庞的男人,一直都像弟弟一样对她撒娇讨好,却不曾像现在这般认真地对她倾诉些什么。

    而现在,他却对她倾诉着涌动的爱意。

    这边的少女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那边藏身于暗中的无神悠真却是暗自啧了啧嘴。眉眼锋利的男人皱着眉头看向月光下的那两个人,脚步迈出了一步,然后又收了回来,转身朝着反方向离开。

    琉辉前几天才刚刚警告过他,并且让他看着一点皓的行为,不要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而现在不过才过了没几天,无神皓就彻底做出了让人头疼的行为。

    棕发男人觉得自己应该是要阻止无神皓的行径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川野七凉可能会因为皓的话而对琉辉有所改观,无神悠真就没办法上前去打断两人。

    就算是川野七凉会露出那种困扰不堪的表情,就算是她会在皓的话语里挣扎痛苦,他也不打算让她继续沉溺于琉辉一人。

    一拳砸在了小巷的墙体上,无神悠真才刚倾泻完内心的堵塞,下一秒就看见无神琉辉的背影不远处。那个黑发男人身边站着一个娇小的少女,小巧的模样乍一看很像是川野七凉的身高。

    ——琉辉就是为了这个叫小森唯的女人,所以才不断地把七凉推开的,对吧?

    既然这样的话,作为小小的报复,他让这位善良的夏娃知道川野七凉的存在,应该也没关系吧。不管怎么说,那个少女也是这百年间来一直和他们共处一个屋檐下的,重要的人啊。

    这么想着的无神悠真,摆出一副痞气的模样,一步步走向琉辉和小森唯的方向。

    “不行了琉辉,皓那家伙……”打算借着无神皓之前的行为来透露川野七凉的存在,男人的话语刚说到一半,就看见了站在琉辉对面的逆卷綾人,“啊,为什么逆卷家的家伙会在这里?”

    狠狠地皱了皱眉,无神悠真并没有忘记川野七凉被丢进了逆卷家这件事情。

    逆卷綾人原本就因为小森唯的突然消失而不悦烦躁,现在好不容易再次见到那个少女,正准备动手将人抢过来,却被突然出现的无神悠真所打断。红发男人一边用傲慢自大的口吻说话,一边试图将小森唯拉到自己身边。

    逆卷綾人过于狂妄的话语和无神悠真冲动暴躁的性格碰撞在一起,两个人很快就吵得不可开交。棕发男人跨步上前拎住了逆卷綾人的领口,使得对方无法移开步子,眼睁睁地看着无神琉辉将那个少女在自己眼皮底下带走。

    隐约间无神悠真似乎听见小森唯略显担心的声音,而无神琉辉却是平静冷淡地做出了抉择,将少女一起带着离开,嘴里说着“剩下的交给悠真就好,别磨磨蹭蹭。”的话语。

    啧……又把烂摊子丢给他啊。

    很是烦躁地看着面前的逆卷綾人,无神悠真的眉头越皱越紧。要不是这个男人在这里,他之前的话也不会说到一半就被迫止住,别说让小森唯感到内疚不安,现在反倒是又要收拾残局,想想就让人暴躁。

    “喂,平胸女为什么会和你们无神家的人在一起?”逆卷綾人狠狠地瞪着小森唯和无神琉辉离开的方向,那个黑发男人揽住少女的手臂显得格外碍眼。

    “这种问题你自己问她去!”侧向挥出一拳,无神悠真的拳头在墙体上砸出一个凹陷。

    “果然是你们做了什么吧!”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逆卷綾人的脾气显然已经按耐不住,“那家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把她还给我!”

    “哈?你的东西?”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语一样,无神悠真发狂地笑了起来,“还真是自以为是的想法,恐怕那女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你的东西,哈!”

    “不过只是教会送来的活祭品新娘,她没有权利决定什么,从她进入逆卷家那一刻开始她就是本大爷的东西了!”逆卷綾人的话语刚落,无神悠真的眼神就变得狠厉起来。

    棕发男人出拳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逆卷綾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的哪里戳到了对方的怒点。

    “别开玩笑了!进入逆卷家的东西就都是你的?”无神悠真看着自己的拳头从逆卷綾人的旁边擦肩而过,立刻收回了手,转而反手揍了上去,“她才不会属于你们!”

    这边无神悠真很明显已经联想到了川野七凉,而那边逆卷綾人则是以为对方依旧在说小森唯的事情。因为一个女人,特别是被自己看做是饵食的女人而打架,对红发男人而言是一件十分逊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逆卷綾人就是不想把小森唯就这么放手交给无神家。

    “打架?悠真他?!”对于无神梓的电话,川野七凉几乎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

    “嗯,好像是今天回来的路上,他和綾人君打起来了。”无神梓慢吞吞地陈述着事情,电话里隐约还能够听见棕发男人说着‘梓你这家伙在干什么!混蛋把电话给我挂了!’的话语。

    “为什么偏偏是悠真啊……”很是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川野七凉宁可相信和那个红发男人打起来的人是琉辉,也不相信无神悠真会和逆卷綾人起冲突。

    突然,电话那端的声音变得有些嘈杂,滋啦的电波声发出细微的声响,等到手机那边再次发出人声时,说话的人已经换成了无神悠真,“还能是为什么?”男人的声音有些不耐也有些粗暴,“除了琉辉又把烂摊子丢给我之外,你还能想到其他的解释吗?”

    “嘛……”没想到对方会提到琉辉,川野七凉下意识就想给黑发男人找借口,“琉辉毕竟是军师类型的头脑派啦,遇到逆卷綾人估计八成也打不过,所以让悠真你来解决也挺正常……的吧?”

    “呵。”少女的话语刚落,就听见电话对面的那个男人嗤笑了一声,无神悠真用无比痞气的口吻开口,每一个字都像是故意为之一样,恶劣而又刺中川野七凉的内心,“是啊,不过顺便插一句,琉辉是带着那个女人一起离开的,哦对了,或许用护着这个词更好一点?”

    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川野七凉像是被径直浇了一桶冷水一样,之前所有替无神琉辉找的借口和解释都仿佛是在自打脸。

    那个黑发男人让悠真替他善后的原因,不过仅仅只是为了保护小森唯不被逆卷家抢走罢了。

    咬了咬下唇,少女沉默了很久,这才憋出一句酸不溜秋的话语,“真不愧是夏娃,被所有人都爱着呢。”

    挂断电话后,川野七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够缓过神来。她突然就想起之前无神皓所说的话,他痛恨她的眼里只有无神琉辉一个人,而现在,川野七凉自己也开始痛恨起,这样子眼里只能看到无神琉辉的自己。

    “看样子是被甩了呢。”昏暗中,逆卷修带着呵笑的声音出现在房间内。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个男人,川野七凉甚至都没心情和对方嘴炮。心情极差地斜看了逆卷修一眼,少女口气恶劣地承认道,“是啊,被狠狠地补了一刀。”

    逆卷修只是勾着唇角,露出不知道是嘲讽还是饶有兴致的笑容看着她。对于对方这样子的态度有些恼火,川野七凉干脆起身离开房间,不去关注逆卷修的任何言行。

    走出房间的时候,少女狠狠地将门把砰上,以此来表达自己内心的窝火和不悦。看着被逆卷修霸占的自己的房间,川野七凉皱了皱眉,最终决定下楼去庭院里散散心。

    旋转阶梯的下面,逆卷綾人正大咧咧地躺坐在沙发上。红发男人的脸上有几个挂彩的地方,身上的制服也变得有些破烂,一想到无神悠真此刻的状态大抵也好不到哪里去,川野七凉的心情就更加烦躁。

    “喂!给我停下!我说喂!”走过沙发时,少女能够听见逆卷綾人命令式的话语。

    毫不理睬对方的言语,川野七凉目不斜视地从大厅走过。还没等少女拉开玄关的门把,手腕处就被一股力道狠狠地抓住。

    “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吗!”显然是被川野七凉的态度所惹怒到,逆卷綾人无论是表情还是口吻都显得狂妄傲然。

    “原来刚刚一直在犬吠的人是綾人君啊,抱歉,心情不太好,没听见呢。”满不在乎地回过头看着逆卷綾人,川野七凉的脸上明明是一副平淡的神色,话语却是恶劣到极点。

    “混蛋……!你是在挑衅吗?!”怒瞪着少女的眼眸,逆卷綾人一个用力,径直把川野七凉压在了门上。

    背脊敲撞门板的痛感从背后蔓延开来,川野七凉闷哼了一声,抬起头看着把自己围堵在狭隘臂弯里的男人。逆卷綾人此刻的心情明显不比她好到哪里去,绿色的眼眸在昏暗中显得熠熠生辉。对方尖锐的獠牙森冷无比,狠狠按住她手腕的力道就好像要把她掐碎一样。

    “挑衅?”川野七凉高挑起眉,尽管此刻的她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处于劣势,但唯有话语和表情高高在上得仿佛不可一世,“当然不,我只是在不爽罢了。”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

    第10章 收拾烂摊子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