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魔鬼恋人]放我回去! 作者:绥雪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对于川野七凉的回答,无神悠真很想吼一句“你真的把自己当作琉辉的家畜吗?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但浅棕发丝的男人知道,即使他这么吼出了声,面前的少女也一定是浅浅地笑笑,点头对他说“是啊,为了琉辉的话,我什么都愿意做。”

    “可恶……混账……!”对川野七凉这种憋屈卑微到几乎是病态的情感感到不爽,无神悠真粗暴地一拳砸向少女,试图用这种方式让对方清醒一点。而川野七凉却是丝毫没有躲闪,任由男人的拳头直直砸向自己。

    无神悠真的右手最终在距离川野七凉几毫米的地方停下,疾速的风掠过少女的耳侧,带起了浅棕色的长发,却没有带起川野七凉任何后退的动作。他觉得自己早该知道的,川野七凉就是这种倔强的性格,认定了一个人就死都不肯松手,无论别人在一边对她说什么做什么。

    不悦地咂着嘴,无神悠真原本握拳的右手一点点松开,转而覆上了川野七凉肩头的伤口。男人此刻用拇指拭去她肩头血迹的动作绝对算不上温柔,可尽管这样少女还是微微柔下了眉眼。

    “谢谢你来看我,悠真。”川野七凉的声音在夜风中显得异常温柔。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一把把少女拽到了自己怀里,低下头舔舐着被逆卷礼人咬出的伤口。川野七凉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把她整个圈在怀里,双臂紧紧地箍住了她的身体,舌尖粗暴且笨拙地滑过渗出血液的牙痕。

    无神悠真身上角砂糖的气息散发着些许甜腻,少女将脑袋轻轻地靠在对方的肩膀上,不知怎么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拉着他的衣角,“悠真哥哥,悠真哥哥”地叫着,不断向他撒娇的那段日子。

    仔细想想的话,她似乎只对无神悠真叫过哥哥,也只把他一个人当作过哥哥。无论是皓还是梓在她心里都是需要她来安抚和照顾的弟弟形象,而琉辉又是她一直喜欢的人,她从来只说过要做琉辉的新娘这种话,却没有一次正正经经地叫过他哥哥。

    “虽然越长大就越觉得悠真变得粗暴狂野了,但果然在这种时候,悠真还是以前那个温柔的大哥哥啊。”闭上眼睛靠在无神悠真的胸口,川野七凉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怀念和笑意。

    “……”无神悠真只是沉默着舔舐着她的伤口,过了很久,男人才抬起头。他的眼眸里闪烁着些许光芒,川野七凉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无神悠真就先开了口。

    “我走了。”他这么说着,松开双手放开了川野七凉。

    无神悠真没有多做任何停留便径直从敞开的窗口跳了下去,等川野七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的身影已经融进了夜色之中。

    “呵——”突然,某个人的声音出现在她的房间内,“竟然在这里和别的男人幽会,你还真是相当大胆啊。”

    只是一句话,川野七凉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转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逆卷修,少女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锐利且警惕。

    “半夜三更闯进女生的房间,修君也不比我逊色到哪里去。”川野七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脑内回想起之前的每一幕,思索逆卷修是什么时候进来房间的。

    “你身上有那群半吊子的吸血鬼的味道,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该不会是无神家的人吧?”逆卷修苍蓝的眼眸在黑暗中显得摄人心魂,川野七凉看着对方微微眯起的双眼,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按照逆卷修的表述来看,他并没有看清无神悠真的脸,既然这样,只要随便编点什么蒙混过去就好。

    “谁知道呢,逆卷家大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咯。”故作随意地耸了耸肩,川野七凉勾起一抹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笑容,“也许只是一只野猫也说不定哦?”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在学校和他们装作不认识,但你该不会认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逆卷修的声音一点点变得缓慢且带有轻笑声,就好像在嘲笑川野七凉的天真一样,“如果你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的话,那天怎么会知道无神家的人在教学楼后面呢?”

    啧……

    心里暗自狠咂了一声,川野七凉没想到自己唯一一次露出马脚就被抓得正着。虽然那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琉辉打算把她扔到逆卷家,所以追究到底也不能怪她。

    “所以呢,修君打算怎么做?把我赶出这个家吗?”自知继续周旋下去逆卷修也不会相信她的鬼扯,川野七凉很是干脆地承认了下来。少女高挑着眉看向淡黄发色的那个男人,脸上没有一丝秘密被发现的惊恐。

    “呵,有趣的女人。”逆卷修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勾出了一抹趣味盎然的笑容。在他印象里川野七凉这个前桌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女生而已,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必须收回这个评价。

    能和无神家扯上关系,并且心怀用意进入逆卷家成为活祭品新娘的人类,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么简单。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做什么都没有干劲的长男,就算真的要把我赶出这个家,其他兄弟也不会同意的吧。”川野七凉倚靠在墙壁上,信心十足地开口,“前一个活祭品新娘刚刚离开,难得下一个活祭品新娘这么快就送了过来,如果修君真的把我赶走的话,教会那边下次送人过来指不定还要过多久。这种情况下,我想怜司君和礼人君他们不会放任一个诱人的饵食白白被赶走的。”

    最后的最后,逆卷修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无气力的眼神看了川野七凉一眼,懒散地说了一句“没打算把你怎么样,反正和我无关”。

    一开始川野七凉并不相信逆卷修会这么简单地放过她,但事实证明那个男人确实对什么事情都毫不在意,甚至明明知道她进入逆卷家的目的不纯,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般。

    “可恶可恶可恶!!!那个平胸女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寂静的大厅突然爆发出一阵烦躁的怒吼声,等到川野七凉下楼的时候,逆卷綾人已经被逆卷怜司勒令住手,旁边散落着一堆破碎的器皿和椅子。

    “啊,你来得正好。”看见少女后,逆卷怜司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把这里打扫干净,真是的,地毯上都是残渣。”

    “抱歉,这里不是学校,今天也不是我做值日生,我好像没理由听从怜司君的命令吧?”凉凉地看着地上的狼藉,川野七凉双手抱胸,走到沙发边上,在逆卷怜司皱眉的表情下坦然坐下,“还是说怜司君断了手或者断了脚,没办法打扫所以只能够拜托四肢健全的我来打扫?如果是这样的话,怜司君诚恳地说一句‘七凉小姐请你帮我打扫一下吧,拜托了’我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替你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

    川野七凉能够明显地看到逆卷怜司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正当少女以为那个紫发男人要爆发时,有一个声音先冲入了她的耳中。

    “哈——?!”逆卷綾人发出的声响比之前吵闹时更加震耳欲聋,“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我们的食物而已!摆出一副了不起的脸给谁看,和那个平胸女一样老老实实地待着就够了!”

    “老老实实地待着?”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语一样,川野七凉忍不住扑哧地笑出了声,“可是我没记错的话,一直以来都跟綾人君在一起的小森学妹现在并不在这里哦?明明把自己重要的饵食弄丢了,现在却来教导我该怎么做吗?就是因为你总是嚣张自大,摆出一副狂妄的模样,却一点都不懂女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小森学妹才会逃开的呢。”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才没有逃开!一定是有人把她强行带走了!”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一样,逆卷綾人猛地拿起桌上的台灯砸向一边,“都是因为她,本大爷的喉咙才会那么干渴!”

    “承认一句喜欢哪有这么难,总是以血为借口,小森学妹的心都要碎光了。”斜眼看着逆卷綾人拿东西撒气,川野七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勾出恶劣的笑容,“嘛,也难怪她会逃走。”

    “都不要吵了,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对于逆卷綾人抄起东西就砸的行为实在忍耐不下去,逆卷怜司俨然一副家长的模样对着红发男人指责起来,“特别是你,綾人,家不是给你用来拆的。”

    还没来得及嘲笑逆卷綾人被说教后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川野七凉就被逆卷怜司一句话打发,“你也是,因为这种事情就和綾人吵起来,你们是小学生吗?快点上楼去睡觉,明天记得准时起来,错过了上学时间我们可不会等你。”

    “明明是他擅自要和我吵的吧。”耸了耸肩,川野七凉知道继续说下去绝对又是逆卷怜司的一顿说教,赶紧起身离开中年妇女的说教现场。

    路过楼梯转角的时候,少女正好看见逆卷修的身影。想也知道对方一定听见了她和逆卷綾人的对话,但别说是揭穿她,这个男人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有。

    他知道她和无神家有关系。

    说不定他已经猜到小森唯其实就在无神家。

    可尽管这样,逆卷修却什么都不说,任由逆卷綾人因为小森唯的失踪而焦躁烦乱。

    一时间,川野七凉不知道该不该把逆卷修定义在需要小心防备的位置上。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

    第4章 不懂妹子心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