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31)

    他暂时帮不了所有人,只能先帮最需要帮助的那个。

    小孩儿狼吞虎咽吃着点心,江逾白耐心地等在那儿,衣摆上黑乎乎的一团看起来尤为显眼。那孩子一个余光瞥到那团污渍,吞咽的动作慢了慢,抬头去看江逾白。

    江逾白这才侧身打量自己的衣摆,笑了笑,干脆地一脚屈膝蹲了下来。那角衣摆瞬间覆盖在了尘土里,一时间那团污渍也没那么扎眼了。

    孩子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睛更亮了些。看起来有了些生气,居然也挺好看。他抹了抹唇角的碎末,抬头希冀地看着江逾白,嗓子还是哑着的:

    神仙哥哥,你带我走好不好?

    被喊神仙哥哥的江逾白:......

    茶亭里几人的眼神瞬间落在了那孩子身上,刚才给江逾白递茶的小二脸都有些涨红了。他一溜烟跑了下来,低声道:公子,熟话说升米恩,斗米仇,这群人来历不明,您接济也有个限度。

    说着他咽了口唾沫,眼光瞟过去,有些心有余悸地说:之前我听来往的客人说,这群流民里出了几批匪盗,居然还有用小孩子引诱来往行人的,专挑有钱又落单的下手。惯用的伎俩就是派瘦到皮包骨的孩子截道,曾一位夫人看不过眼给了些吃的,那孩子就死乞白赖要那夫人领着他去救济家人,领到他们的贼窝里,四五个人一哄而上想把那夫人摁倒

    然后呢?江逾白问。

    哈哈哈,他们没想到那夫人弱质纤纤,却是镖师家的女儿。直接把那四五个家伙给撂下了,还送了官呢!小二忍不住笑道,所以说啊,您也该小心着点儿,谁知道这小子什么底细,会给您惹多少麻烦!

    那小孩儿原本还颤着肩膀、神情愤恨地想辩解什么,听到麻烦二字,整个人却哑了火,眼神也重新灰暗了下来。

    江逾白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有数:无事,我会注意的,多谢你了。说着,将手伸向那地上的小孩儿,温声问:你可愿意跟我离开这里?

    小孩儿有些犹豫,视线在他白皙纤细的五指上徘徊了半晌,咬了咬牙,转身跑了。

    小二:哼,算他识相。公子,您快走吧。

    江逾白收回手,缓缓站起,拍了拍膝伤的土,神色莫辨。

    ......

    此刻的周琰,正在中大发雷霆。泷水岸出了洪灾,受灾最重的是充县和歧县。而当周琰问及两县赈济情况时他居然支支吾吾,一问三不知。

    我看你不是不清楚。周琰摔烂了第五个茶盏,冷笑道,是知情不报。

    青州刺史赵长厥原本是个守成有余的官员,此刻跪在周琰年前,却似乎为了别的事战战兢兢:王爷,水患之事下官已经照旧例安排下去了,绝无贪墨。您......您还是赶紧回京吧!

    周琰挑了挑眉:你这是在赶我走?

    赵长厥猛地抬起头来,有些凹陷的双眼略显可怖。他粗喘了两口气,狠狠地磕了一个头:下官求您了!

    行。周琰在赵长厥复杂的眼神中点了头,脖颈微微后仰,玄色衣襟上盘踞着的金蟒张牙舞爪,在昏暗的灯光下仿佛下一刻就会扑出来,本王可以考虑。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先回答本王的问题。

    ......之前被我皇兄派遣过来的那几个官员,如今都到哪里去了?

    赵长厥:......

    你也像他们提过类似的请求吧。周琰忽然笑了,落在赵长厥眼里简直心惊肉跳,他们的回答,又是个什么样子呢?

    赵长厥张了张口,终还是低下了头。

    一时间,刺史府内静的可怕。只有雨水顺着屋檐叮叮当当向下坠落的声音

    今春青州的雨季,方才过了堪堪一半。

    ......

    江逾白策马至飘渺山脚下时已近傍晚。

    他在一处小摊贩上将晚饭解决了,留下了一小块银子,将自己的马留在了那里。马儿似乎知道了江逾白想做什么,在他抚摸它的耳朵的时候狠狠打了个响鼻,扭头不理他了。

    我还从来没有养过这么好的马。摊主是个中年人,他小心翼翼地顺了顺白马的毛,兴奋过后又是迟疑,您真的打算把它放在这儿吗?

    我要上山,一些山路不好走。江逾白说,它就先请你照顾三天。我三天后就下来。

    您要上山?男人道,还是别去了。这山上既没什么人家,还有野兽

    这就不劳操心了。江逾白一笑,转身摆了摆手,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在他面前的这座山,是他的家。

    ※※※※※※※※※※※※※※※※※※※※

    俺知道俺最近很不像话。

    但是俺明天就要考试了。

    更新攒人品。

    谢谢大家愿意等我。

    正文 三十七

    江逾白沿着料峭的山路飘摇而上, 避开一路的障眼法和陷阱, 终于回到了飘渺山顶。

    山顶的一片空地上有三四间竹屋,自江逾白拜师起, 这几间竹屋就一直没有什么大变动。

    水声潺潺,离青翠的竹林不远处有一片小小的瀑布。有鱼从瀑布下的水池里噗通一声跃出,鳞片在有些昏暗的天色里微微发亮。

    ......没想到那水池里的鱼还没被他捞完啊。

    江逾白摇头失笑, 往瀑布那儿走了几步, 突然瞥见竹林外的一个小小坟包, 正前方歪歪扭扭地插着一块简陋的木牌,用端正的字体刻着

    江逾白之墓。

    江逾白:......果然他不能对春无赖期待太多, 连个牌子都插不正。

    他叹了口气, 抬脚走近, 却一眼看见了脚下新鲜湿润的泥土,长眉微不可闻地皱了皱。

    这墓碑歪了,坟包上却只稀稀拉拉长了几根野草, 泥土还是新鲜翻过的

    他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江逾白想去找把锄头或者铲子,把坟刨一刨一探究竟(自己刨自己的坟,也只有他了),逛了一圈却没在竹屋外找到什么趁手的工具。竹屋又被上了锁, 江逾白不想把门给毁了, 决定去别的地方找找。

    他施展轻功,瀑布哗啦啦的水声离他愈来愈近。直到他一头撞上了翻着白色浪花的瀑布, 水帘在内力蒸腾下化为一层雾, 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他一脚迈进昏暗的洞口, 快步离开那水帘,拍了拍自己的袖子。

    那一道瀑布后别有洞天,江逾白一直拿它当一个仓库用。这里堆着孤鹤老人一生搜寻到的武功秘籍,摆满了两架子。别看那些仿佛随时要散架的武林秘籍又脏又旧,随便扔出去一本都是要被江湖人争破头的珍贵秘笈;还有一些机关、暗器等物,孤鹤老人一双鬼手,江逾白一点也没学到,师弟商雪止据说也只是学了个皮毛。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还有一个专属于周琰的角落。

    周琰刚上山时换下来的旧衣服、江逾白第一次教他用剑时比划用的木剑、被周琰用旧了的鱼竿和鱼篓......甚至还有小白在时挠爪子用的麻绳球和江逾白请人做的低配猫爬架。

    江逾白端详那些或眼熟或没了记忆的旧物,叹了口气,从一面墙上拿下一把锄头,将它轻轻巧巧地扛在肩上,往瀑布外去了。

    江逾白回到了小坟包边,一边挖土一边祈祷该死的春无赖下山给自己请了一副棺材。他倒是不在意曝尸,却害怕将尸体挖出来时的那股子味道......这么几年,也不知道烂成骨头了没有?

    他一锄头紧着一锄头,心情复杂,手下动作却毫不犹豫,干脆利落。

    果然,等他将那坟包的土全部堆在一边后,总算在坑底挖到一副薄薄的棺材。因为长期埋在地下,加之木材的质量不怎么好,棺材的颜色略微变得深沉了一些,摸上去尽是泥土的潮气。

    江逾白将锄头往坑外一撂,白玉般的手触摸到冰凉的边缘,嘎吱一声,在一阵摧枯拉朽的摩擦声中,江逾白低着头往棺材里看去,鸦黑色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果然,里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天终于完全暗了下来。江逾白点亮了以前带来的纸灯笼,昏暗的烛光在夜风中摇摇晃晃,被挖开的坟包边上坐着一个长发黑衣的江逾白、摆着一副空棺材。即便萧睿这副盒子再美绝人寰,任旁人见了也只会被吓一跳。

    灯光映照着江逾白,他眼中的光明明灭灭,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深沉肃穆。

    他本以为自己从地府里爬上来两回已经够稀奇了。没想到这回更离奇,连尸体都不翼而飞了......虽说他心里明白,他的尸体不可能自己从棺材里爬出来再把坟包给堆好。可正因如此,他才觉得更不得劲。

    有谁会这么执着于他的尸体?

    春无赖排除,他有自己的首肯,却还是把他的尸体给埋了,不必多此一举;周琰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来他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土这回事。

    能从飘渺山上绕到这个地方来的人、有动机把他的尸体带走的人......

    也只有一个了。

    江逾白握住从石洞里摸出来的一把剑鞘乌黑的剑他惯用的湛兮多年前就在和商雪止的打斗中遗失在西海了。他也不能一直一把木剑用下去,就在一个犄角旮旯里当啷摸出了这么一把剑。

    说来孤鹤老人从不储存神兵利器,他说神兵利器藏而不用只会让它们逐渐腐朽。这把剑他却从未提起过。约莫是把不知名的剑罢。

    可正是这么一把默默无名的剑,在江逾白心情不妙、内力不自觉沿着剑柄奔涌而出的时候,那些内力却如泥牛入海,没了半分回应。

    江逾白微微一愣。

    他将剑举至面前,手在它黝黑陈旧的剑鞘上轻轻拂过。他双手一动,抽出那把剑,剑光却瞬间如水般从他眼前划过,冰冷锐利地连烛光都忍不住震颤了一下。只是须臾之间,那股锐利又缓缓沉寂下来,朦胧如自从天边采撷下的一抹月光。

    江逾白对着烛光读懂了剑上的剑铭,眼眶一热,一滴泪突然滴落在剑上,沿着剑身缓缓地滑落了下去。

    剑铭只有两字。是他师父的篆刻字迹。端正圆融却傲骨铮铮的两个篆体

    无咎。

    将他抚养长大的孤鹤真人在他身受重伤、回山请罪时什么也没说。他们师徒俩在青松雾海中对奕,孤鹤真人让他去沏一壶茶,江逾白转身之前孤鹤真人曾经叫住过他。他停下动作,投去一瞥,孤鹤真人捻须而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再转身,那里便仅剩云雾缭绕、空无一人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师父潇洒至此,他们十多年师徒情分就在这回望一笑、尽在不言中了。却没想到那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居然把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留在了一柄剑里。

    是了。师父本就卜算到他们师兄弟必有一劫。只是江逾白自负一力降十会,不曾放在心上。

    江逾白曾无数次怀疑自己作为徒弟、作为师兄知否称职,到后来演变为他在这个世上活得究竟称不称职。因为重生过一次,他对这个世界总是有一股若即若离的感觉。师父、小师弟在某一段时间里也只被当成他一张梦里偶遇的npc,以至于他不曾注意到师弟的变化。

    无咎、无咎......他本该到处寻找兵器和商雪止一刀两断,从石洞里翻找出这把剑的。却又蹉跎了十来年,期间更是又死了一次,才领悟他师父的这一份寄托和嘱咐。

    师父。江逾白低低笑了出来,徒儿可真是给您丢脸了。

    他摇了摇头,也不顾身后凌乱的坟包,提灯挂剑,施展轻功往山下去。

    缅怀过去,什么时候都来得及。但他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最重要的是,把他那搅天搅地的师弟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