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20)

    第一剑。星垂平野。

    木剑如坠落的流星一般织作一道飘渺的网。商雪止自江逾白出剑时就变了脸色,原本的剑招在半空中生生变了轨迹。

    当啷。剑与木相击。森寒的剑光映衬出商雪止自己苍白如纸的脸。

    第二剑。四野生暝。

    江逾白将下压的剑一挑,勾起对方的剑生生跃起。剑光在昏暗的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剑势转圜,商雪止手中的剑险些脱手。他双眼哀戚,高声喊道:师

    江逾白不管他要说什么,一个旋身将他的剑从手中挑飞。合身一个回勾,逼得商雪止生生后退了几步。横剑迈步,被挑飞的剑当啷落地,而终于缺了个口的木剑也稳稳停留在了商雪止脖颈间。

    第三剑。明月当空。江逾白声音平静,但熟悉他的人都听得出他言语里的严厉,剑意更是毫不留情,倾泻而出,天星摇尽是明月。你可知其中蕴意?

    ......商雪止嘴唇的最后一丝血意褪尽,他嗫嚅了半天,哑着嗓子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总是记得很好。江逾白举着剑,突然涌现出一股疲惫来,可惜你永远不往心里去。

    师兄商雪止目眦欲裂,想解释些什么,却无从开口。只会一声声凄厉地喊着师兄。

    揭去那层画皮,居然有几分孩童般的无措。

    江逾白只觉得心头热血翻涌,脑门上青筋直跳。再一次透支内力使他五脏六腑如被放在火上炙烤,握剑的手却冷的像冰。

    嗖地一声,有什么自黑暗中破空而来。

    江逾白在痛苦之中对声音也尤为敏感。他侧头,正好望见对着他和商雪止而来的两道暗器,泛着金属的寒光。

    趴下!江逾白下意识地一喊。商雪止变了脸色,当即依言照做。江逾白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挥,将三道暗器统统打落,木剑也碰地一声彻底断了。

    突。有谁紧接着发了一道暗器,将崖壁上的什么东西击落。喀啦一声,似是什机关启动,岩壁出现了几道不小的豁口,瞬间冰凉的水从四面八方滔滔涌入,不多时淹没了所有人

    江逾白被水不知冲到了什么地方,知觉眼前一片漫漫,天旋地转。彻底陷入昏迷之前他只来得及在心底暗骂一句:

    这地方,真tm不愧叫玄水牢啊。

    正文 二十三

    眼前似有一道光。

    混沌之中, 江逾白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道忽明忽暗的光上。视线随着它飞起、飘荡、慢慢落下

    世界兀然亮了起来。

    那道冰凉的光芒落在了鼻尖。江逾白这才看清, 那是一枚小小的雪花。

    和北地重地仿佛缓缓沉下来的雪不同。这是江南的雪, 来时没有天地将倾的气势,细密而缠绵, 丝丝线线缝成一片苍茫的天地,从眼前飘过却难捕捉不到它的轨迹。

    四周的景物倏然如水墨一般渐渐显露了出来。这是他曾经在飘渺山的竹屋,他躺坐在床上, 看着窗外茫茫的白雪。

    吱呀一声, 裹着白衣、雪团似的男童红着脸滚了进来,满身雪子, 不管不顾地推开门扑上了他的床

    师兄!你看!

    短小白皙的手被冻得红红的,献宝似的将一团形状古怪的雪推到他面前。

    额......实在辨认不出这是团什么东西的江逾白沉吟半晌,勉强道,师弟, 这小狗......捏真的真不错。

    男童的包子脸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雪团, 不出声了。清澈的大眼蒙上一层水色, 他将那雪团收回怀里,五短身子一扭, 不理他了。

    ......怎么了, 师兄真的觉得它挺可爱的。

    可是我捏的不是小狗, 是兔子。

    ........................

    江逾白抽了抽嘴角, 心道, 这认不出来, 还真的不能怪他。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安慰道:好啦,别生气。看看你的手,都冻成什么样子了。一会儿师兄出去帮你堆个大的,好不好?

    那奇形怪状的一团雪被放置在一旁,遇见室内的温暖,很快就化成了一滩水。

    男童看着那滩水,有些黯然。

    对不起,师兄。他有些委屈的说,我只是怕它化了,师兄就看不见了。

    却没想到把它捂在手掌心里会化得更快。

    噗。江逾白低低地笑了一声,眼看男童抬起稚嫩的双眼控诉他,他才咳嗽两声,把男童整个埋进了自己的怀里。

    好啦。你等着,师兄给你堆一堆兔子。

    白色的飞雪从窗外灌进来,视线渐渐又开始泛白。

    江逾白怀里一空,再抬头。已经长成灵秀少年的师弟站在素白的天地之间,手中执着剑。

    那双手惨白如纸,江逾白却恍惚觉得上面沾满了斑驳的鲜血。

    师兄,你别逼我了......阴鸷蛰伏在那双湖水般的眼眸里,衬着清俊的五官,居然显得有几分无辜,他把剑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回飘渺山,好不好,师兄......

    江逾白愣了愣,回想起了这是记忆中的哪一出。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梦里却比梦外还要真实。

    他笑了笑,笑得心肝脾肺都渗进了针扎似的凉气:你拿自己来威胁我?

    江逾白抬起沉重的的手臂,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雪亮的长剑。那是他和商雪止双双坠崖之前,尚未遗失的、师父赠予的配剑,湛兮。

    师父赠给商雪止的那把,叫做见微。

    ......都已经过去了。

    见微断折于西海,湛兮也跟着他坠崖,不知所踪。

    江逾白稳住动荡的神思,握住剑,神情冷淡地往前一挥

    少年的身影如破败的纸绘,被轻描淡写地豁出一个大口子,渐渐化作浮絮,一点点飘散。

    天光初晴。

    江逾白沉默着,当啷一声把剑撂在了地上。

    雾色散去,他沿着脚下的路往上走,走到了飘渺山的山崖上。山顶种了一棵参天的青松,他师父曾经还调侃这棵松是他亲手种的,那时候的江逾白并不相信。

    树下横卧着一块平整光滑的青石,边上还有两个小小的石凳。师徒俩闲时常坐在一起下棋打发时间虽然江逾白的棋烂得无法直视,但师徒俩每次都下得很开心。

    ......残局尤在,人已故去。

    无论江逾白愿不愿意,飘渺山上他所拥有的一切尘世间的温暖,都这么经年一点点消散而去。

    他泄了气,不管不顾地往那块青石上仰面躺下,闭上了眼。

    耳边松涛万声。

    ......

    喀啦。喀啦。

    有谁踩着浅浅的草地,缓缓靠近了他。

    师父。

    江逾白浑身上下打了个颤,有一瞬间有种从九重天往下坠落的失重感。他心头一跳,睁开眼

    十岁上下的少年一身玄衣,漆黑如墨的眼睛,肩上背着锄头,腰间挂着鱼篓,俊俏却有些冷漠的小脸纠结成一团,别扭地喊了这么一声。

    他一身玄衣,却是这片天地间最鲜亮的颜色。

    欸。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不自觉地低低地应了声

    少年见他应了,气恼不已地说:田里的萝卜和红薯快被您挖空了,我去山下买点儿种子。那些庄稼您也别扒拉了,越帮越忙。还有,池塘里的鱼!我跟您说了多少遍,那几条小的就别捞了,明年还能下崽呢

    江逾白想起来了。

    这是自家小徒弟上山的第二个年头。江逾白为了把老气横秋的徒弟□□地坦率可爱一些,可谓费心费力,斗智斗勇。所幸,略见成效。

    他看后山的地常年空着,就提出要种一片菜,自给自足。然而,名震江湖的剑仙是个庄稼杀手,连曾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世家子徒弟做起来都比他强。

    于是小徒弟承包了后山的农田,还游刃有余地往池塘里投送了合适的鱼苗,甚至想拉个圈子,养些鸡鸭鹅,或者几头猪。

    江逾白:...............

    江逾白忽然伸手,把小小的少年扯进了怀里。

    锄头落了地,鱼篓硌得江逾白腰疼,但他就是不肯松手。少年被他这一抱弄得手足无措,脸颊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薄红,却还是努力端着自己的冷脸,道:别以为撒娇我就会

    江逾白把脸埋的更深了一点。

    从少年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白皙纤瘦的后颈。少年忍不住把视线转移,软绵绵地推了推,最终还是别开头,盯着倒在一旁的锄头,生硬地说

    算了。

    原谅你了。

    ......

    江逾白觉得自己仿佛睡了百年之久。

    僵硬的身体在温暖里一点一点苏醒,他最先听见的,是耳边压低了的争吵声:

    我师父怎么还没醒?

    我哪知道!我能做的都做了,没查出什么别的毛病来,要么是商雪止那个孙子又使了什么阴招......

    庸医!

    我呸!我不在,你们师徒俩只能抱着哭信不信!

    呵。

    ............周琰!!!

    江逾白听着听着,想笑,那股子笑意出了口,却成了铺天盖地的咳嗽。

    他醒了

    江逾白睁开眼,眼前的东西还看不大清楚。一只手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腕,他知道那是春无赖在把脉。

    那两团人影慢慢地清晰了起来,果然是围在他床边,满目焦急的周琰和春无赖。

    江逾白缓缓眨了眨眼,那修长的睫毛扑闪着,似是要戳进两人心里去。他苍白修长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嘴唇轻轻开合,两人都不由自主凑得更近了些,想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糖......江逾白喉咙干涩火辣,药的苦味却抢先在舌面上炸开了,还一圈一圈泛着回味,溢出的苦味把他的小心脏搓圆柔扁,差点又昏过去,.........糖!

    周琰:.....................

    春无赖:......苦死你活该!

    最终,从鬼门关挣扎回来的江逾白还是获得了病中喝碗甜汤的权利。

    他全身拢在暖和的被子里,脚边放着灌满了热水的水囊,甜汤的热气在眼前氤氲着,一口下去,只觉得自己总算重回人世了。

    就你娇气!春无赖没好气地轻骂了一句,但是他两片青黑的眼睛和关切的神色却完全出卖了他,听说你挺能的啊,拿着把木剑就上去跟你那个好师弟硬拼了?要不是你上去一套把对方打懵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