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13)

    江逾白只觉得那微凉的指尖是落在了自己的脸上似的。

    你若是喜欢面具,改天我送你五车最好的。周琰平淡中无不嫌弃地说,但这个,实在是太丑了。

    章节目录 十四

    江逾白叹了口气,拍开周琰那只作乱的手,翻身立起,道:这家的面具便宜啊。

    摆摊子的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爷,已经到了在家享清福的年纪,闲着无聊发展了做面具的业余爱好。一张面具三文钱,搁集市上最便宜的也要十文。

    老太爷的面具丑了些,但从不偷工减料,为人也爽朗豁达,于是一穷二白的江逾白乐得光顾他老人家的摊子。但周琰这种打小金尊玉贵的小王爷大概是瞧不上的。

    江逾白如此腹诽着,一边转移了话题:你怎么在这儿?

    周琰将衣袖一振,将双臂枕在脑后,施施然躺下:我就猜到你会来找闻人璩。

    江逾白打的的确是找闻人璩借钱还债、顺道跟这位小亲王划清界限的主意。

    却见周琰顿了顿,说:但我来这儿也不全是因为这个。

    江逾白挑眉,却听见房门外一阵微不可闻的脚步声响起。窗户开着,风沿着缝隙轻轻吹进来,映照在窗纱上的树影有那么一霎乱了几分。

    江逾白将剑握在手中,和坐起身来的周琰交换了个眼神

    哐啷一声,糊在窗上的烟罗缎被劲风撕裂,数道锋芒锐利的暗箭无声地射了进来。江逾白和飞身躲避的周琰齐齐向两旁退去,只见从贵妃榻到房门这几步的木板统统扎上了暗器,一时间细小的木屑四处飞散,却丁点也没有沾上两人的衣摆。

    窗外闪过一个人影,周琰沉声道:我去追外面那个。说着几步向前、纵身一跃,灵巧地像只鹞子,从破了个大口子的窗户直接跃了出去。

    江逾白摇摇头,也不多想,将木剑附在腰间,缓步向房门走去,黑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曳,扫过了修长的大腿。

    吱呀

    他推开门,三双在夜色中闪烁着寒光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他,如武器一般,将危险暗藏在冰冷之下。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江逾白认命地横剑于身前,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三个杀手看着他手中的那把木剑,又上上下下把这人打量了一遍。只须臾的功夫,他周身的气势凝寂了下来,那眼中一点阴霾的威胁感在他们心中被不断放大,似能吞噬风雪的深渊般可怖。

    他们稍稍往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瞥了彼此一眼,然后扭头就跑。

    江逾白:

    现在的杀手比以前聪明啊。他无力地感叹道。

    但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这大冷天的,我可不愿意出去陪你们吹冷风。他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决定在这群杀手出客栈之前逮到他们。

    或者把他们直接揍趴下。

    等周琰手中握着一把箭筒再从窗户跃进来,只听得一声闷哼,冷不丁踩上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低头一看,却是个身穿夜行衣、还在微微抽搐的家伙。

    周琰:居然还醒着么?

    再抬眼一看,屋内横七竖八躺了另外两个不知生死的家伙。

    周琰:都还活着么?

    点上小火炉给自己热了锅雪梨酿的江逾白将冒着热气的白瓷小杯往鼻尖凑了凑,闻着温热香甜的味道满足地眯了眯眼:死不了。

    周琰挪了挪脚,指着之前踩到的那个问:那他是怎么回事?

    江逾白:我不是懒得动手嘛,就让他们自己回房间来把彼此打晕。他运气不好,另外两个利索的给了对方一刀柄,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只好立地装死了。

    那个被周琰踩到的那个杀手还躺在地上,听着这话背过身去,在凄凉的月光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周琰:这么看着,居然还挺可怜的。

    杀手浑身一颤,似下了锅的虾米蜷成了一团,彻底放弃求生欲了。

    周琰将视线转移到江逾白身上,看着他掌间的雪梨酿皱了皱眉:春无赖说你不能吃太甜的,也最好别饮酒。

    江逾白闻言果断地将手中那碗不舍得喝完的雪梨酿统统灌进了嘴里。

    周琰:他就知道!

    这家伙对酒没有什么执念,但一日都离不开甜的东西!

    还有,这酒本就香甜适口,可一旁放置细糖的小罐眼看着还是空了一大块西岭客栈是不会拿用过的东西来招待天字一号房的。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糖都被江逾白煮进这锅小小的雪梨酿里了!

    他默不作声地走上前,把滚着的酒锅整个收走。江逾白淡淡瞟过来一眼,微微侧过身,嘴唇在白润的瓷杯边缘沾了沾,浓密纤长的睫毛将他低垂的眼睑覆盖,静谧的侧脸竟然透出了淡淡的回味。

    周琰莫名觉得自己也有些渴了。

    他掩饰什么似的快速别过脸,低声道:这些杀手不对劲。

    是,身手不错,但手法太粗糙了。别说江湖里众多神鬼莫辨的排得上号的杀手,怕是官员们豢养的死士手法都比他们专业。无论是以上哪一种,现在躺在他们面前的都应该是三具尸体了。

    江逾白倒不担心这些杀手是有人故意抛给他们的饵,只是他们知道闻人璩虽为巨富、但睡眠时身边没有暗卫陪侍的习惯,明显是受人指点。而今天若不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由这些杀手对付闻人璩这样不入流的武功爱好者已经绰绰有余了。

    想杀他的人,或许过度自信,或许就是他也勉强只能派出这样的阵容了。

    闻人璩这是又招惹谁了?江逾白将手中的瓷杯放置在一旁,站了起来。

    周琰冷淡的双眼一瞟,道:装死的那个,问你呢。

    躺在地上假死的杀手浑身颤了颤,不顾满身的狼狈急忙爬起,跪在两人身边殷勤地说:禀、禀告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原本做这行也不久,刚接到活儿,也不清楚雇主的底细他带着黑色的帷帽,实在是看不清长的什么样

    做杀手组织的挺要紧的一件事就是搞清楚你的雇主是谁,以及你要杀的人是谁。这行里的龙头组织朔夜阁倒是可以在备足银两的情况下匿名下乌金帖,朔夜阁接了乌金帖就一定能办成事情。但大多数杀手都没有那种不怕任何人找麻烦的底气。对于时刻冒着被暗杀对象反杀、被下单对象黑吃黑的风险的杀手来说,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是生存的第一要务。完成任务远排在其后。

    这些杀手弄不清雇主是谁,当然不会贸然在刺杀失败后自我了断:对方还不一定有找他们麻烦的实力,大不了把银子退回去呗。

    对了,他腰上配着一块玉,颜色很奇怪,青里透着蓝似乎还有些波浪似的浮絮,看着着实稀罕!

    听形容,是碧海青冥剑的剑佩。

    它是在西海龙庭会事发后与碧海青冥剑一起失踪的,之前在观月楼中却并没有出现。

    江逾白眼神一暗。

    杀手直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顿时将头压得极低,咬牙道:在下绝无半点虚言。接着便重重磕起头来,求大人放我们一命!

    先停下。周琰皱着眉冷声道,一会儿去官府自首吧。

    杀手:

    江湖规矩不是应该让他们自废武功、逼他们断手断脚或者干脆把收他们为己用吗?

    去官府自首是个什么章程?!

    杀手哭笑不得地磕头:大、大人求大人别开玩笑了

    周琰:我看着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去自首,自有官员依照法度惩处你们。

    杀手:

    说好的江湖事江湖断呢?!

    他们是有功底的正经的杀手组织!不是不入流的强盗劫匪!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杀手脸上堆满了笑容,几乎五体投地喊道:多谢大人再造之恩!

    尊严算个屁啊!吃几年牢饭别说换一条命,就是一只手或者一只脚,那也是赚翻了好吗!

    杀手正准备扛起自己的两个小弟悄悄溜走,却听江逾白突然开了口:等等。

    杀手噗通一声把同伴丢在了脚下,伴随着沉闷的肢体落地声,杀手干脆利落地单膝跪下,殷勤道:请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江逾白:刚才你说给我们听的话,别再让第三人知晓。

    杀手愣了愣,随即明白了江逾白指的是玉佩的事情,随即低头称是。

    他走后,周琰若有所思道:碧海青冥剑的剑佩现在是在盛家人手上吧?

    江逾白点了点头。

    周琰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他们家的后人,就是你上次主动让剑的那女的?

    江逾白:是她。说起来,要不是碰见了她,也就没有我们今天这一番纠缠了

    周琰嘲讽道:呵。

    江逾白:不是,你又怎么了?

    周琰一拂袖,转身走了:没什么。他自顾自往幽暗的走廊行去,脚下迈了几步,黑暗里看不清他的神情,回头来添了的那一句话听着却尤其别扭,只是可惜了。你对人家那么上心,人家到现在却连打听都没打听过你一声呢。

    章节目录 十五

    说真的,江逾白虽然活了这么些个年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哄人。

    穿越之前他一介孤身无牵无挂,穿越来后终日面对的是鹤发白须的师父。即使他师父后来象征性地给他收了个师弟,可小师弟从团子模样起就贴心懂事,偶尔有闷闷不乐的时候,也是江逾白随便送些什么哄哄就能哄好了。

    周琰机敏,明明只要愿意什么都能想通,却每每做出一副小儿情态来为难人,让江逾白哭笑不得。

    等等,为什么要哄他?他都这么大个人了!

    江逾白反手一拍自己的额头,暗自叹息。一是反省自己果然年纪大了,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跟看孩子似的;二是暗自警戒,以后绝对不能再欠人家的钱。这一万两他不还上,得心虚一辈子!

    其实江逾白蛮喜欢周琰这幅把所有别扭摆在明面上的模样的。总比他那把什么都压在心底的师弟略强。

    别看他言语里嘲讽之气重,拂袖时的背影像是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似的。可实际上他这样的人,要是不想理睬谁根本没必要闹什么别扭。

    周琰的身法甚是俊俏,短短十几步就能走完的走廊,他却走了有一会儿了指不定竖着耳朵等他的解释呢。

    江逾白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蛮吃他这套的。

    于是当即轻叹一声,摘下脸上的面具,轻轻往他行去的方向一扔

    周琰头也没回直接一手接住了。

    行了,你明明知道这是有人在设计陷害盛家。那小丫头的父辈和我算是故交,合该看顾一二。江逾白若有所思地说。

    周琰手握着面具,转身去看他,却发现江逾白的眼神没有落在他这个方向,反倒是沉浸入了哪段往事一样,月光似是为他披上了一层浅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