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8)

    也许你不知道我曾经想过,就这么了结了这一辈子,也挺好。他清澈的双眼放空,轻声诉说着往事,仿佛有飘散如羽的细雪在眼前纷纷落下,这些言语听在叶俞耳中,使他如浸入寒潭般冰凉刺骨,那是一个傍晚,我趁你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想在走之前再看一眼万家烟火,好记得这一世自己的来处。我挑了一处亭子歇脚,但是没过多久就下起了雨来。

    我在亭子里等雨停,朦胧之间就睡着了。直到我被人摇醒,有谁塞了把伞在我怀里。还说

    这伞挡不住你心底的雨。但纵使落在地上的雨水汇江聚海,也要想办法横桥造舟,借以自渡。这样才不算白活了一辈子。

    我觉得,他说得对极了。

    假的。后半段都是假的。

    萧睿确实是离家出走过。想去看看万家烟火,却发现对于没带银子的自己来说,红尘历历却没有能短暂歇脚的地方。于是他不断徘徊着,想出城去找片安静的水域效仿三闾大夫投江自尽,却发现城内已经宵禁,城门封闭,出不去了。

    只得原路返回。

    叶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记得,就是那样一个下雨的傍晚,公子不见后他沿着河找了整整一个晚上,只觉得天快塌下来了。好在萧睿最后自己回来了,虽然发了低烧大病了一场,但终究是撑了下来。

    公子那个人,就是淮亲王?叶俞擦了擦红着的眼睛,问道。

    是。江逾白大方承认,我不知他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但我知道,是他给了我支撑下去的信念。

    叶俞深吸了一口气。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公子在得知自己要被送进王府后沉默了一天一夜,为什么当自己在公子耳边痛骂淮亲王时公子从不搭腔,为什么临近出发的前一夜公子突然不管不顾地冒险出逃,又为什么公子进了王府之后居然渐渐表现出了认命和宁静。

    公子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淮亲王面前,对进府所怀的不安和恐惧应该超过了愤恨与羞愧。木已成舟,却又念及自己的病情与境况,觉得自己大概此生无望实现那个梦了,就只想呆在离仰慕的人最近的地方。

    想再见他一面,但是又不敢见他。只能白白耗着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辗转徘徊。

    公子我明白了,我都明白了!

    叶俞只觉得自己的公子实在太可怜了。贼老天爷,你简直不长眼,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公子这样的人!

    江逾白不知道他明白了些什么但这样的事态发展正是他所期望的。于是江逾白继续保持了我好可怜好失落的虚弱状态,顺水推舟:你能明白那真是太好了。

    我只是不想让大哥知道我曾经想不开过,平白惹他担心。

    其实是因为萧龄比叶俞更聪明,江逾白也知道多说多错,因此拿故事来打动感性的叶俞是最好的策略。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眼泪鼻涕一捏一大把的叶俞在混乱地抹了一把脸之后,居然红着鼻头、神情坚毅地说:放心吧公子!我一定替您想办法!

    最好是让淮亲王喜欢上公子、心里只有公子、永远陪着公子。有喜欢的人陪在身边,再加上淮亲王神通广大,说不定公子的病就好了呢!

    他的公子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人,叶俞丝毫不担心淮亲王不动心。

    叶俞:公子别怕。这几天我也看明白了,这满院子的环肥燕瘦就没有一个是能打的。咱们需要担心的是那个传闻中万两黄金事件的正主没名没份地就让淮亲王花出去那么多钱,吃软饭吃得真是明目张胆。但是这也说明他不仅不是盏省油的灯,而且脸皮也厚。公子将来要是跟他对上,肯定是要吃亏的。一秒钟切换到了宅斗模式的叶俞有些忧虑地如此分析道。

    江逾白:

    江逾白:不是,等等

    叶俞:公子,我明白您顾虑些什么。但是您想啊,您最大的优势在您的才华,后宅里那些肤浅的家伙统统比不上您!您倒不如就跟龄少爷回去,想办法让王爷为您的才华倾倒,光明正大让您近身,然后再徐徐图之

    去你的徐徐图之!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熟练啊?连职场致胜的爱情策略都想出来了?

    江逾白简直是在用生命摇头否定:不行。

    绝对不行!

    叶俞急了:为什么呀!

    江逾白也被逼急了,破罐子破摔地低声喊道:我没时间了!

    叶俞登时被定在原地。

    我不想让他看见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心意,不想让他对我动心。我已经这幅模样了,难道还特意去祸害他吗!江逾白几近自暴自弃,想着妈的这戏演不下去了,我只想呆在这儿,找机会远远见他一次,然后安安静静地走我只有这么一个愿望,别的什么也不想要,什么也不想咳、咳咳

    说得太急了,江逾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时间又趴在桌上咳了个昏天黑地。叶俞被他的咳嗽惊醒,一时间两行冷泪又刷地滑落了下来。他扑在江逾白身上,有一声没一声地哭:公子,你别生气是我错了,都是我自以为是、我蠢我笨!公子你别生气

    我没事只是以后,莫要再提

    江逾白是真的想哭了。

    还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吱呀

    虚掩着的房门突然开了。

    江逾白和叶俞扭头望去。

    只见那里站着满脸泪水、痛苦到有些手足无措的、去而复返的萧龄,也不知道把主仆俩刚才的对话偷听了多少。

    江逾白:.

    天要亡我。

    另一头,在阴沉着脸摩挲了一整天昆仑奴面具之后,周琰也不知道是咽不下这口气还是想一探究竟,终于下令全城搜索那个和他萍水相逢的怪人。

    于是,只一个下午的功夫,新的谣言甚嚣尘上:淮亲王周琰为佳人一掷万金,但在两人春风一度后,佳人抛弃淮亲王跑路了。淮亲王发誓翻了天也要把他找回来。

    大家纷纷猜测,这是小俩口耍情趣的可能性大,还是淮亲王阴沟里翻船、遭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仙人跳的可能性大。

    约莫有六成的人压了仙人跳。

    剩下四成人看着他们冷笑:就算是仙人跳,以淮亲王的本事,最后也会成情趣。真相端看那人下场如何就明白了。但他们赌的是淮亲王还要不要自己作为男人的颜面这怎么可能会输呢?

    听闻了赌局的淮亲王整个人陷入了暴躁状态:怎么本王永远只能是被动的一个吗?

    而在这时,萧龄再次求见了。

    淮亲王深深吸了一口气,面沉如水地说:宣。

    萧龄迈步进来,面如死灰,模样比淮亲王还凄惨,倒让周琰微微有些惊讶。

    萧将军这是怎么了?

    萧龄的职位是骠骑将军。与前朝不同,现在的骠骑将军秩正四品,只称得上是一个小官。但是萧龄本人前途光明,这才略有不同,周琰有时也称一声将军,以表期许之意。

    萧龄这回连程序都不走了,咚地一声直接跪下,双膝触地的声音沉闷却仿佛经久不散。

    萧龄深深地、深深地磕了个头,哽咽道:求王爷见舍弟一面吧。

    章节目录 九

    萧龄一来一回,闹了好大的阵仗。原本住在后院里的莺莺燕燕们都知道了这儿还住了萧龄的亲弟弟。萧龄算是周琰的得力手下,江逾白作为他的弟弟,靠着这层关系,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时间,虽然名为王府后院、王爷却从未踏足的这一小方天地顿时暗流涌动起来。

    并不是所有人都向往淮亲王身上凑,毕竟上一个血淋淋的例子正摆在那儿的,淮亲王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但自打进了王府之后就把眼睛黏在周琰身上的人也大有人在。

    于是,第二天,江逾白被人找茬儿了。

    大清早的有客不请自来,据说是和他隔了两个厢房的初岚公子。

    听说萧公子自幼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却不想能在这种地方见到您来人一身青衣,明显是个男人,却有一把能捏出水来的好嗓子。身段纤秾合度,十七八岁,既是纯真明媚又是风华初露,一身碧绿似初夏里新荷的一抹嫩绿,盈盈惹人喜爱。

    江逾白被人杀上门来,习惯了晚睡晚起的作息还没调整过来,一早被叶俞喊起来喝药,还觉得有些迷瞪瞪的。于是他披着外套,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只淡淡地点了点头。他的五官似远山般邈远,眼中的波光一转而逝,如振振其羽的灵巧白鸥扑簌而过,使人忍不住希望它暂且停留。

    于是初岚就被这不加收敛的美色冷不丁糊了一脸,如一阵突如其来的冷雨,将他从里到外浇了个透心凉。

    顿时剩下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最可气的是,他带来的侍从也心不在焉地愣了神,似乎同被那眼前人的容光所摄,视线不断在对方身上流连。

    初岚顿时气急,伸出白嫩的手狠狠拧了侍从一把:看什么看!

    一旁有些无奈的叶俞捧着药碗过来,顿时室内一阵冲鼻的苦味。趁着初岚拿帕子捂鼻皱眉的空当,叶俞悄悄凑上来说:公子,他叫初岚,是琼州知府送来的,听说是从琼州的明月洲里出来的。

    明月洲啊,江逾白听说过。琼州出美人,而明月洲则是专门培养美人的地方。顶级的美人能卖出黄金千两的身价。

    初岚一身肌骨如画师描绘出来的一般,身为男子清媚而不妖艳,的确难得。

    你天天喝这药,没病也要生出病来了。初岚似是受不了了。他自七八岁入明月洲后过的就是饮醴泉食花露的日子,精致又风雅,在他看来这股味道存在在这世上就是无比失礼了。

    这是春无赖赞许过的药方。江逾白试着提了提春无赖的名字,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就闭嘴了,倒是你,不冷么?

    寒冬里只穿了一身锦绸衣,外罩一身雀羽披风。虽然这身衣服精巧绝伦,还隐隐泛着珍珠的色泽,但是它的厚度在江逾白眼里只代表了一个字:冷。

    初岚一口气被噎住,差点没上来,站起身来掉头就走。

    你等等。江逾白示意叶俞翻出一身臃肿但看着就暖和的披风,往初岚身上一罩,行了,走吧。

    初岚:

    初岚咬着牙走了。

    江逾白又拿滚水浇过的棉巾搓了把脸,总算清醒了一些:他怎么就走了?还以为有好一顿纠缠呢。

    江逾白也不兴跟他计较。初岚的来意大概是对他这个潜在对手中的关系户表示轻蔑,但是他教养心地都没有坏到无可救药。他在江逾白眼里就是个孩子,放在江逾白以前生活的时代还不一定念到了大学,实在不值得生气。

    叶俞接过棉巾想了想:这大概和大夫人精心打扮了一个晌午去书房找老爷,迎面遇上了懒得梳妆的蒋姨娘,却气急败坏地罚了丫鬟十杖是一个道理吧。

    萧老爷喜新厌旧,后娘年轻时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但是如今年岁大了,更是比不上府里鲜嫩又有风情的姨娘们。尤其是蒋姨娘,萧老爷同僚送来的扬州瘦马,不仅会吟风弄月,还长得似渠上芙蓉清艳,萧老爷很是宠了一段时日,即便是现在也还是喜欢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