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1)

    《剑仙人设崩坏实录》作者:乌珑白桃

    江逾白统共穿越了两次。

    一次是天下闻名的隐世剑仙,一次是病的半死的痨鬼公子。

    前一次,他给周琰做了师父,本该是高冷无情,发完金手指就把徒弟扔下山的npc,却最终心软又护短,把争霸流男主背景的徒弟宠成了种田流;

    后一次,徒弟终于出息了。而他本人被人强行送给周琰做了男宠,有着才华横溢、风吹就倒的多重滤镜,却一言不合就拔剑,有仇必报,娇惯又事儿多。

    江逾白:崩人设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

    1、主角又苏又强又美。

    2、江湖朝堂均有戏份。

    基友的文:

    ld四面楚歌:《成为神界唯一锦鲤之后》

    洛饮离,本年度最传奇锦鲤,从当了千年玩世不恭的神n代到走后门的神界公务员。

    莘泽:《魔尊辞职种田去》

    魔界的大佬突然有一天辞了职,跑去鸟不拉屎的山窝窝里钓老攻。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逾白 ┃ 配角:周琰 ┃ 其它:师徒年下

    一句话简介:在我徒弟眼里这叫清纯不做作。

    章节目录 楔子

    青州飘渺山。

    这山高千尺,如一拔利刃直直插入天空。一眼能望见的苍翠往上逐渐隐入了云海。那云海缓缓流动,一时间看着像鸾鹤腾舞,一时间又像是蛟龙斗海。

    总之仙气蒙蒙,像是个隐世高人的居所。

    几个山民打扮的男人围坐在山道唯一的茶肆里叫了壶热茶,就着随身带的干粮草草应付了午饭。

    诶,你听说了吗。陈家坳的那个后生,前几天跟着一只熊瞎子进了飘渺山,结果夜间起了雾,差点儿没交代在山上。听说是个白衣仙人救了他,只一剑就把熊瞎子的咽喉捅了个对穿,一转眼就不见了

    假的吧,他有胆子跟着熊瞎子进山?

    嗨。还不是订了亲、要迎新娘子了,猎了熊瞎子,两家脸上都有光

    这山上哪里有什么仙人,我看是他胡扯的吧。

    这有什么好胡扯的?那么大一只猎物,他还不如直接说那是他独自猎回来的,不比遇见神仙要更加风光实在?

    手腕上缠起了护具的男人并不参与讨论,仰头灌下一口热茶。他背着弓弦,身边摆着刀具绳索甚至一些轻便的陷阱,很明显与话题中的安后生一样,是个猎户。从他魁梧精悍的身形来看,还是个好手。

    擦了擦顺着脖颈流下的水渍,如燕隼般锐利的眼神不着痕迹地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另一对客人身上逡巡。

    因为空间不大,茶肆除了茶水费还要收座费。来这里的大多数是熟客,平日里也随意拼桌,实在不行还有铺些稻草就坐在地上的。但那一对客人却不同。

    那是两张生面孔,男人和十岁上下的幼童。穿得不好不坏,就是随处可见的麻布衣裳。男人叫了一壶水和一盘点心,幼童也只是默默吞咽食物。两个人只是坐着,不发一言,除了小男孩儿长得过分好看了些,没什么特别的。

    猎户早些年为了锤炼体格,特地找人练过。他知道这个世上有些人看着貌不惊人,却总能爆发非常人所能及的力量。他觉得这个男人看着像是其中一个。

    男人仿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仿若浑不在意一般微微瞥过一眼,猎户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径直窜上脊背,当即扭过视线,不再去看他们。

    男童微微皱起了眉,问:怎么了?

    男人将视线收回,淡淡道:无事。

    男童:你说,这世上真有神仙么?还是神不神仙也无所谓,他们只是想要有个能救他们的人。

    男人:在下也不清楚。

    沉默了一会儿,男人添了一句:放心。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可信任,我们现在要去找的那人也绝对值得信任。

    男童笑了一声,表情竟然有些嘲讽。

    男人也不理会他笑容里的轻蔑之意,见他停下了进食,淡然地喊了小厮来打包剩下的点心。

    也不知道男人怎么找的路,虽然花了大功夫,但他们确实攀上了缥缈山顶。

    身旁都是流动的雾气,每一脚踩下去都要怀疑自己下一步是不是会踏入万丈深渊。

    远远的,云海中一棵停云栖雾的苍松映入眼中。一身白衣的剑客背着一柄剑静静站立在枝头上。帏帽遮住了他的面容,只那衣角在风中翩翩扬起,恍若天地间一只孤鸿。

    男童低垂下眼睑,微微捏紧了双手。

    在下邵元。男人行礼,男童也跟着做了个揖,听他难得用如此审慎而恭敬的态度来应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白身,一时间也有些讶异,来此地拜见,是受故人所托,有一事相求。

    关于这个孩子?剑客的声音穿透云雾微微响起,如珠玉相击,泠泠有声。

    是。关于这个孩子。男人仍是低着头回答,言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请您看在已逝故人的三分薄面上,收下这个孩子,直至他成年。

    剑客没有什么动作,男童抬眼用余光偷偷看他,听见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还来不及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听见男人开了口:好罢。那我便收他为徒。等到他成年,任其去留。

    男人有些惊讶地抬起头,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惊喜,虽然他在极力掩饰它:多谢江仙人。

    男童看着他的神情,不知为何心情有些复杂。

    令他惊讶的是,江仙人竟然还颇为庄重地向他发问:你可愿意?

    男童抿了抿嘴唇,答道:愿意。

    男人临走前拉着男童,和他说了几句话。

    小殿下,请您放心。江仙人一言九鼎,有他在,只要您不自揭身份,即使下了山也不必东躲西藏了。

    男人塞给他一个小小的锦囊:里头藏着一些银票,一些救命的药方,还有夫人留下来的玉玦不是在下不放心江仙人,只是江仙人常年隐居深山,有些事还是得您自己拿主意。

    男童接下那个锦囊,刚拆开就闻到一股兰芷的冷香,果然有一枚玉玦。

    这是他母亲常戴在身边的东西。

    男童紧紧攥住锦囊,他偏过头咬了半天的牙,终究是挤出了一句:多谢。

    男人走了。

    剑客不知何时从松树上翩然而下,缓步至男童身边。

    不再留留他么?

    男童出乎意料地极快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将锦囊塞进了胸口的衣襟里,回答:为什么要留他?

    剑客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为你会不愿意离开他。

    男童摇头:不会。

    他已经不会再依赖任何人了。

    小小年纪,倒是很有韧性。剑客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赞许他,将男人的事一笔带过,以后咱们就是师徒了。

    男童一愣:是。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剑客走上前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声线冷淡,这句话里竟然有些隐隐的无奈,为师姓江,名逾白。仙人只是江湖戏称,当不得真。

    别怕。以后有师父在,没人能欺负你。

    即使已经决定自己不会再依赖任何人了,但也许是飘渺山云海的风太大,此时的周琰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觉得眼眶有些热。他感受着头顶的触感,一时间有些无措地想挣脱开,却又不知为何挪不动脚。

    我姓周,名琰。

    好。阿琰。

    章节目录 一

    大雪纷纷。

    江逾白睁开眼,发现自己瘫坐在一辆马车旁,一片清绵的雪花落在了他的胸口。他抬手去拂,白玉一般的指尖上染着一层薄红。

    呼吸间冰冷的空气灌入肺里,一阵刺痛,喉咙瞬间痒意迸发开来。

    咳咳江逾白捂住嘴,俯下身,只觉得要把腐朽的五脏六腑都咳出来才算舒服。

    公子眼泪鼻涕糊了满脸的仆从跪在他身旁哭嚎在这冰天雪地里居然也只穿了身褐色短褐,看着布料也过于轻薄了些。他脸颊额头几道淤青,却还是伸着孱弱的双臂挡在他身前,愤然道,你们想干什么!是想把我们家公子逼死吗!

    几个家丁模样、手握长棍的魁梧男人互相对视一眼,连围拢来的脚步都因这小子声嘶力竭的呼喊迟疑了一瞬。

    他说得没错以这位少爷的气性,能坚持到现在大抵也是个奇迹了,再逼下去怕是真的要来个宁愿玉碎、不为瓦全。

    他们可还想要端这碗饭吃呢。

    于是为首的家丁脸色缓和了一些,挥挥手让属下武器都收了起来: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二公子,我们绝无此意。老爷也是为了您、为了整个萧家好,才派遣我们请您回府的

    他放低了姿态,往前走了两步,一身白衣坐在雪地中的年轻公子抬起了头,双颊仍晕着病态的酡红。明明是皎若明月的气质,隐隐闪着泪意的一抹余光流转,却力压一片江南春色。

    家丁一时看得愣了一瞬间,心里暗叹难怪老爷千叮万嘱一定要把二少爷带回来。

    还得护住他一张脸、一身如玉通透的皮骨可看他这幅病入膏肓的模样,怕也是半片身子缠上了缟素,就等着入土了。

    家丁心下有些埋怨这公子的不识时务,严冬腊月把自己往死里折腾,也不知自己能膈应的着谁

    好。对方缓和了喘息,低垂了眼睑,淡漠地道,我跟你们走。

    仆从哭着扭头去看年轻公子,神情比他还要绝望。

    家丁松了口气,面上带了笑容,看着江逾白支起身子缓缓站起来只觉此刻即使他形态狼狈、衣袖凌乱,也别有一丝风情。

    嘭。

    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家丁的视角瞬间天地倒转。他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却还是半身一麻,不妨一头扎进了雪地里。

    淡淡的阴影慢慢笼罩住他。他保持着跪伏的姿势,只见轻薄的白色衣角缓缓拂过,背上一沉、

    对方似乎是一脚踏到了他的背上。

    所有人都用见了鬼的模样看着眼前的一幕。

    既然是请,就该有请的作态。对方如履平地,施施然踏上马车,头也不回地轻飘飘留下这么一句

    现在就不错。

    众家丁:

    满脸鼻涕的仆从:公子等等我!

    扑在地上的男人:艹!

    他狼狈地爬了起来,不顾仍有些麻痹的双臂,想掀开车帘给江逾白一点颜色看看。属下却急忙拉住他:算了

    回忆起年轻公子登车前轻飘飘的那一眼,裹着厚棉衣的家丁却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眼神凉薄如剑锋一闪而逝的光华,锐利背后又是深山雪谷一般的空阔无际仿佛取走眼前几人的性命,只是随手挥散一抹浮云那么简单。

    家丁暗自咽了口唾沫:这可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