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就那么喜欢你 第29节

    纪淮抒:【鸡汤很好喝?看着还不错的样子。】

    温纯:【味道香浓,正宗的跑山鸡。】

    这一刻,纪淮抒突然觉得手臂上的伤也不痛了。

    温纯:【你的手受伤了,你早点休息吧。】

    温纯又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包。

    很可爱的一张图。

    纪淮抒望着她的头像,黑眸里有光在闪烁。他打下了两个字:晚安。

    严肃的感觉。

    纪淮抒平时不用表情包,他刚刚打开微信表情,了解了一下。随后去张皓宸建的群里找了一些表情,一一收藏起来。

    这时候,蒋宇突然在群里发了条信息。

    【@纪淮抒,你想喝鸡汤了?】

    他是看到纪淮抒给温纯点赞了,等他再进去一看。好家伙,温纯上次发过的面包,纪淮抒也点赞了。

    那时候,他还没加上温纯微信,不然他早该发现猫腻了。

    纪淮抒没有回复。

    执着的蒋宇又继续发了几条信息。

    【我发了这么多条朋友圈,有些人视而不见。一个赞都没有给我!】

    【有些朋友真是看不出来,这么重色轻友!】

    纪淮抒回复: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

    蒋宇惊坐起来。“真是无耻!闷骚的男人真是毫无底线!”

    他还点赞?

    赞他自己重色轻友?

    蒋宇:【我这几天打探一下,兜兜转转认识了一个温纯高中同学。他说,温纯非常难追?以前在高中,他们学校追她的男生可多了,我估计不比追你的女生少。她每周都能收到情书、巧克力,但是她一直单身,,估计是被追怕了。】

    【据说,温纯母亲不让她早恋,甚至里恋爱都要把关。他们家希望温纯嫁豪门。】

    纪淮抒:我家算豪门吗?

    ▍作者有话说

    看文愉快~假期即将结束了,呜呜

    第 22 章 [vip]

    一直默默潜水的张晨浩实在受不了。

    张晨浩:@纪淮抒请不要在本群高级凡尔赛!纪豪门!

    纪淮抒:我知道凡尔赛是巴黎一座卫星城, 难道还延伸了别的意思?

    他继续打着字,突然间他已经被移出群了。

    蒋宇感觉报了大仇。【老凡尔赛了!】

    张晨浩:【你把他踢出去,以后你求着他加群吧。】

    蒋宇:【老子才不会求他。谁也不许拉他。】

    张晨浩:【求爱不得的人也挺可怕的。我先下了,晚安。】再不走, 蒋宇说不定也把他踢出群了。

    纪淮抒去网上搜了一下“凡尔赛”, 看到解释, 他哭笑不得。实事求是的说, 他刚刚那句话不是在炫耀。只是想知道, 温纯母亲的豪门是什么级别的?

    这一晚, 纪淮抒一夜都没有怎么睡好,胳膊上的烫伤火辣辣的, 像被热火烤着。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一看, 手臂上水泡比昨晚还多了几个,有几个已经鼓鼓的。他拍了照片发给张晨浩。

    【上午有时间过来帮我处理一下。】

    他依旧是日常的打扮。长袖衬衫挡住了伤口,也看不出来。只能尽量减少动作,免得把水泡磨破了。

    早晨,江韫带着温纯和李以宁,还有合同部两位同事一起从公司出发, 坐着公司的沃尔沃去了纪氏。

    江韫和温纯坐在后面,“谢意怎么样?”

    “挺好的,做事积极主动,很聪明,很有想法, 而且性格也很好。”温纯毫不吝啬夸赞之词。

    坐在前面的李以宁笑道:“可惜就是比你小三岁, 不然啊, 你们倒是很配。”

    温纯笑笑。

    江韫默了下, “女生在意男朋友年纪小?”

    “不一定啊。男女平等,凭什么男的都可以找小女朋友,女性也可以找弟弟啊。”说话的是合同部的同事,法律专业,平时看着严肃的很。“当然是小奶狗、小狼狗更可爱了,谁想看老狗。”

    “周莉,你还年龄歧视啊!”

    “不敢不敢。温纯啊,谢意不错喔。咱们公司又不限制办公室恋情,你可以试试。”

    温纯笑道:“我现在是他师傅,这辈分就不对。江总,还有什么问题啊?”

    江韫道:“合同签了以后,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很忙。纪淮抒的别墅进展怎么样了?”

    温纯:“初稿已经设计好了,这周六我准备和他商量一下。”

    江韫点点头,“以后和他接触机会会很多,也方便你们及时沟通。”

    温纯:“如果顺利的话,八月底能动工。”

    江韫道:“装修工程上到时候可以让谢意盯着。”

    温纯咧着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行人到了纪氏集团,就看到陈经理已经在等待他们了。

    “江总,你好,你好——”

    “麻烦你了,陈经理,还亲自来迎接我们。”

    “您真是客气了。请——”

    会议室里。

    纪淮抒坐在左手第一个,“江总,这是第二版合同,今天上午我们抓时间,再把合同条款过一遍。”

    江韫点点头,“好。那就开始吧。”

    两家公司的人面对面的坐着,双方就一些条款,一条一条的讨论、交涉,达成协议后在修改。

    温纯很快看完了合同,不得不说,纪氏集团的很严谨,真的一点漏洞都不留。和他们合作,能赚到大钱,但是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弄不好就赔本了。

    温纯余光看向纪淮抒,也不知道他的手臂怎么样了?

    纪淮抒似乎发现了她在看他,目光精准地对上她的眸子。

    温纯:“……”她只好弯了一下嘴角,礼貌地打一个招呼。

    纪淮抒也点了一下头,随后,他起身离开。

    会议室的事继续由那位陈经理主持。

    纪淮抒回到会议室,张晨浩已经到了。

    会客茶几上摆着一个药箱。

    “伤口怎么样了?”

    纪淮抒把袖子掀上去,露出伤口。“有点痒。”

    “靠!怎么这么不小心!”张晨浩拿出消毒凝胶先擦了擦手。见纪淮抒不说话,“我听我爸说,你是因为一个女人烫伤的?”

    纪淮抒沉默。

    “是温纯?”

    纪淮抒依旧沉默。

    “靠!我就知道。”

    “好了,专心工作。”纪淮抒说道。

    张晨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红颜祸水啊!我先帮你把水泡都挑了,把脓挤了,再上消炎药。”

    等一切忙好,纪淮抒刚要把袖子放下来,张晨浩拦住他。

    “别捂着。我建议你这两天穿短袖。”

    “不必。”

    “回头衣服磨破了伤口,留下疤我可不负责。”

    “要你负什么责。”

    “也对喔。某人大概是想要温姓女子负责吧。”张晨浩懒懒地坐在沙发上,一脸坏笑。“你和温小姐发展的怎么样了?”

    纪淮抒将扣子扣好,又理了理衬衫的皱褶。

    “抱抱亲亲了吧?”

    纪淮抒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没事的话,赶紧回去吧。”

    “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帮你上药,我女朋友都没有这待遇。你不请我吃饭,还让我走?纪淮抒你真是铁石心肠。”

    “我要开会,没时间陪你吃饭。等改天吧。”说着他超门外走去。

    张晨浩一个人呆这儿也没劲,跟着他出来。见他往会议室走去,他也过去看看这工作狂今天和谁一起开会呢。

    再一看,穿着白衬衫的长发女孩,不是温纯嘛。

    张晨浩沉思,完蛋了,纪淮抒这次陷得有点深。

    这为了追女朋友,悦心和纪氏集团合作了?

    他摇摇头,赶紧走人了。

    两家公司就合同一直谈乱到上午12点半才结束,好在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