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就那么喜欢你 第25节

    纪父没想到儿子要和他讨论这个话题。“你说说看你的想法?”

    “环南路已经有许多年的历史,商业、美食都发展的有条不紊。现在再改造, 太冒险了。拆迁、改造,需要大量的资金,若是有一步被耽误了,纪氏的资金链就会被拖死。”他说的是实话,尤其是现在经济还不景色。

    纪父脸色沉下来。这些他都考虑过, 但是做生意的, 哪有不冒险的。

    “我知道, 爸, 纪氏不需要冒险。我们也不需要和谁比较,成为商业大佬。商业帝国想要倒塌,很容易。”

    “好了,我再想想。”

    纪淮抒道:“你冷静的想想,不要再被别人灌迷魂汤了。”那帮老家伙,年纪大了,根本看不清局面。天天就知道投资,早该回家养老了。

    第二天上午,纪氏集团讨论设计方案,为了选“悦心”还是“墨享”争执不已。

    纪淮抒听着大家的想法,一言不发。

    大家都知道“墨享”和纪氏沾亲带故,自然要为“墨享”说说话,拍拍马屁。

    “墨享的设计更大气,更国际化。”

    “就是啊,这是c市第一家六星酒店,自然要走高端路线。”

    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其实,悦心的设计风格也挺独特的。”

    “纪总,您怎么看?”

    纪淮抒看着大屏幕上的设计稿。他沉默了片刻,“那就悦心吧。”

    会议室瞬间安静了,大气都不敢喘,连针落的声音都能听到。

    “怎么你们不同意?”

    “不是。只是觉得新中式风格可能年轻人会不太喜欢,太传统了。”

    “传统?”纪淮抒毫无温度地重复了这两个字。“汉服也有千年历史了,我看现在街上穿汉服的都是年轻人。”

    “陈经理,下午通知悦心,准备拟合同,尽快签约。”纪淮抒做事风格雷厉风行,这件事自然没有改变的余地。

    “好的。”

    会议结束没多久,纪淮抒的办公室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纪淮抒的姑姑,纪灵。

    季染染头疼不已,她要通报,结果纪灵直接冲进纪淮抒的办公室。“纪总,徐太太来找您。”

    纪灵扫了一眼季染染,“呵。长大了,连我的路都拦了。你忘了是谁培养的你?不要吃里扒外。”

    季染染脸色依旧,“徐太太,我去给您泡杯咖啡。”

    “不用了。我不喝咖啡。”

    纪淮抒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人就来了,他这位姑妈的性子一点没变。“季秘书,你先出去。姑姑,您坐吧。”

    纪灵轻哼一声,一个纪家保姆阿姨的女儿,今天也敢拦着她的路。真是胆子肥了!

    纪灵早些年在纪氏集团工作,前几年主动退休,平时和太太们喝喝茶、做做慈善事业。纪灵拎着一个20万的包,从耳饰到衣服,一身大牌,只是脸色的不太好。“淮抒,墨享的设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可以让他们改。”

    “姑姑,这次招投标是公开透明的。”

    “这么多年,墨享一直和集团合作的。你刚接手公司,可能你还不太清楚。”

    纪淮抒勾了勾嘴角,“我知道。投标之前,三家公司的背景资料,做过的项目,我都看过了。”

    “那你为什么不选择墨享?”

    纪淮抒从桌上拿出一叠资料。“墨享和纪氏的合作都在这儿,我让会计查了一下账,发现一些问题。姑姑,您也是专业会计出生,您看了就明白了。”

    纪灵脸色登时一变,她拿过来,翻了两页,就看不下去了。

    “姑姑,这就是我的理由。”

    “你以为选择悦心,他们就不会这么干吗?哪家公司能够清清白白的?做生意不都是为了赚钱吗?”六星酒店这么大一个项目,他说给别的公司就给别的公司,一点亲人的情面都不给。

    纪淮抒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水。

    “给自己家人赚这个钱,总比给外人赚的好啊!”

    “姑姑,我已经选择了悦心。总不能让我出尔反尔?”他微微一笑。

    纪灵气的心口疼,心里不是滋味。她抱着1%的希望来找这个侄子商谈。果然如此。以前,她可以和她大哥撒娇,这个侄子软硬不吃的。

    对于这个姑姑,纪淮抒深有了解,自私利己。从来只为自己、为她的夫家考虑。以前,纪淮抒不管,现在他可不想再维持他爸那边的做法。典型的被惯坏的大小姐,他爸爸可以容忍她,他不会。

    既然他现在回纪氏了,那些糟粕就已经扔了。

    纪灵出了办公室,脸色更不好了。

    季染染送她下楼,小心翼翼,一路沉默。生怕惹得这位姑妈爆发。

    纪灵打量着她,“染染,比小时候更漂亮了。”

    季染染报之一笑,心里颤颤的。她小时候就怕纪灵,现在依旧如此。

    “过段时间我让徐珈来实习,到时候你可要教教她。”

    季染染心中一紧,面色却含笑应下。“我哪有什么本事啊。不过,应该让纪总教她才是。”

    纪灵冷哼一声,在纪淮抒那里碰了壁,她心里不爽的很。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季染染,“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

    季染染收好。

    “你把这次悦心的设计师资料发给我。”

    季染染拧眉。

    纪灵笑,“你不给我,我从别处也能查到。”

    “我一会儿就发给您。”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她就是那条鱼。

    纪淮抒拿起手机给温纯打了一个电话。

    温纯昨天着了凉,今天被温母勒令在家休息一天。她迷迷糊糊接通了电话,“喂——”声音微哑,又软又糯,明显是在睡觉。

    纪淮抒的心突然化了,他沉默了一瞬。

    温纯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纪淮抒?”

    “是我。”他轻轻嗓音,“收到消息了吗?”

    “什么?”温纯睡意散去,她坐起来,揉揉眼睛。

    “你没去公司?”纪淮抒问道。

    “今天请假了。什么事啊?”她好奇的问道。

    “你猜呢?” 男人嗓音低沉,带着一股说不明的温柔。

    温纯皱了皱眉,“你们最后选择了悦心?”她笑了,声音透着喜悦。这次她成功了!

    “嗯。恭喜你,温设计师。”纪淮抒的心情也好了,“这是我们第二次合作了。”

    温纯激动,她正要下床,结果咚的一声摔下来床。

    纪淮抒:“……你怎么了?”

    温纯忍着痛,“没事。”

    纪淮抒揉了揉眉心,她就这么高兴?

    温纯当然高兴了,这三年,她一直想要接这样的大项目,奈何,因为她经历浅,加上和那些名校硕士一比,她的本科学历也确实普通了。

    可是真的让悦心拿下这个项目,她又有点儿忧心。“墨享”的老板是纪氏的亲戚,纪氏都没有选。那么为什么会选悦心?

    温纯有些纳闷。她当然知道生意上的弯弯绕绕。可她也不会自恋地以为是纪淮抒想要弥补她。

    和纪淮抒挂了电话后,温纯立马换了身衣服回了公司。

    温母见她出来,正要给她盛鸡汤。

    “妈,我得回公司一趟。”

    “你不是请假休息一天了吗?”

    “我好了。”她换上鞋子,“妈,悦心拿下纪氏六星酒店的项目了。”

    温母也愣了一下,随即笑了。“那可真要恭喜你们了。你路上慢点,鸡汤晚上回来喝。”

    “好。”温纯伸手抱了抱她妈妈,“爱你。”

    温母:“……”看来,她真的很高兴。

    温纯一到公司,见众人脸上满是笑容。对她更加亲昵了。“温纯,你怎么来上班了?”

    一旁的人打趣道:“我估计是收到好消息了,按捺不住从家里奔来了。”

    温纯赧然一笑,“现在怎么样了?”

    “在谈合同呢。估摸着要磨两天。不过,这下也不用担心了。”

    温纯了然,她回到自己桌前。

    这时候,谢意见她回来了,隐隐喜悦。“温姐,你身体好些了吗?”

    “本来就没多大事。”她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姨妈痛,“这几天辛苦你了。”

    “哪里。我也没做什么。”谢意望着她。

    两人正说话间,李以宁过来,她拍了一下谢意的肩头。“你温姐一来,你就有精神了。”

    谢意顿时尴尬不已。

    温纯扫了李以宁一眼,“你别逗人家。”

    李以宁笑,“合同的事,明天江总和法务部的人去纪氏集团面谈。你别担心。”

    “我担心什么啊?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

    “鸭子?”

    “这鸭子是纪淮抒吗?”李以宁小心嘀咕道。

    温纯可不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