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就那么喜欢你 第5节

    纪淮抒刚好捕捉到了她那个笑容,温柔纯真。说来,他和她认识这么久了,他对她的了解也仅来自于别人的介绍。

    他清清嗓子,“等我回来,再约你。”

    “好。”她勉强说了一句,“一路顺风。”温纯再一次告诉自己,喜欢一个人千万不要被外表迷惑。

    可是一见钟情,就是大抵都是因为外表吧。

    她望着英俊挺拔的背影,她想自己怎么能彻彻底底放掉对纪淮抒的喜欢呢?

    现在的她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纪淮抒转身走到车旁,上了车。

    车子前行,朝着机场的方向开去。

    司机是纪家的远房亲戚,从纪淮抒出生,就到纪家开车了。他从后视镜看到纪淮抒在笑,关心地问了一句,“昨天休息的好吗?”

    “还可以。”

    “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吗?你的心情很好呢。”

    纪淮抒扯了一笑嘴角,“一般般吧。”

    司机笑而不语,口是心非的小少爷啊。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视力很好呢。刚刚和小少爷说话的那个小姑娘挺好看。马上二十六的人了,也不小了,也该恋爱了。这么大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会不会谈喔。

    “张叔,我的助理招到了吗?”

    “下周一就能上岗了。”

    纪淮抒点了头。

    “朗帝公馆的装修到时候就让助理帮你看着。”

    纪淮抒闭上眼,“我会和设计师沟通的。”

    “已经确定好设计师了?”

    “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女生。”

    “那么年轻?能行吗?”他有些担心纪淮抒被骗了。

    “她和我同龄。”

    “啊,小姑娘看着挺年轻的,像大学生。”

    纪淮抒的手指轻轻一动,“张叔,你是觉得我长得比她老?”

    张叔:“……当然不是,淮抒,你是纪氏的少东家,自然要比同龄人看着老成些了。”

    纪淮抒闭上了眼,“谢谢您的夸赞。”

    张叔轻笑:“不客气。”

    当天中午,大家在会所用完午餐,各自回去了。

    江韫特意又将温纯叫过去交待了几句。“纪淮抒这个人挑剔的很,眼光很高。若有什么问题,和他好好商量。”

    温纯浅笑,“我知道,我听他的。”她想了想,“江总,纪淮抒真的是回来继承家业了?”

    “他和你说了?”

    温纯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我和他又不熟,我听他们说的。”

    “纪家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他必须得回来了。”江韫和纪淮抒是童年玩伴,两人关系不一般。不然纪淮抒也不会找悦心装修房子了。

    温纯脑补了一下豪门大戏,平凡有时候也挺幸福的。

    下午一点多,温纯到家。

    温家所在的小区在c市城西,还不错的地段。温纯父亲早年跟着大哥做建材生意,后来他出来单干,在温纯伯父的照顾下,这些年发展的也不错。

    温母正在客厅插花,看到温纯,“这么早就下班了?”

    “江总给我们提前放假了。”温纯放下包,走到桌旁,打量着温母已经插好的一瓶花,“真好看。”

    温母弯着嘴角,“不要说好话来迷惑我。”

    “我是实话实说。”

    “你大伯母的生日就要到了,你有时间陪我去挑一份礼物。”

    “大伯母什么都不缺。”

    “那也是我们的心意。”他们家依附着温纯伯父一家才有今天。平日里,温母对那一家在很多事上要更上心些。“还有,温苒不是找你帮她设计新房吗?你有空赶紧帮她设计一下。”

    “我最近没空。手里还几个项目。”

    温母睨了她一眼,“当初让你不要学这个专业你不听,这几年你忙得和陀螺一样,真是浪费人生。”

    “我赚了钱,买了房。”

    “家里就缺你那点钱。你赶紧找个男朋友,才是正经。你大伯母已经在为温苒张罗了。”

    “温苒比我还小两岁呢!”温纯拿过桌上丢弃的花朵,她一瓣一瓣地撕掉。怎么年纪轻轻就要被催婚!

    “你就是没有温苒聪明。”温母突然想起什么,“纯纯,你喜欢的那个男生是谁?”

    温纯的手指被花枝上的刺扎了一下,流了点小血珠。“都过去了。”

    温母现在才觉得女儿可疑,这三年,她不谈恋爱,一心扑在工作上,她一点没看出来。现在逼着她去相亲,她才说她有喜欢的人了。“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在大学谈过了?”

    温纯:“……”谈了就好了,现在就不会心心念念了。

    “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温母越想越害怕。

    “你们那个了?”温母的脸色都白了。

    温纯后背一阵虚汗,“妈,你想什么呢。没有!根本没那回事了。”

    “那你为什么不谈恋爱?先前那两个人条件多好啊,是我托你大伯母帮你物色的。”她觉得自己生了个傻女儿,怎么一点手段都没有。就会读书、装修房子,有什么用?

    “我们家和你大伯家无法比了,纯纯,你样样比温苒好,你未来那位一定要比温苒那位强。”

    温纯低了下头,人为什么要和别人比较呢?自己给自己设下牢笼。

    晚上,吃过晚饭后,温纯去看江黎黎。

    江黎黎因为嗓子不舒服今晚休息,不然平时,她要去酒吧驻唱。

    温纯买了些水果带过去。

    江黎黎租了一套公寓一个人住,房子从进门一眼望到底。她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

    温纯去洗了两个水蜜桃。

    江黎黎笑眯眯跟在她身边,“纯纯,你真好。我这两天可想吃水蜜桃了。”

    温纯:“你这嗓子多休息几天吧。”

    “嗯嗯嗯。”她想土拨鼠一样直点头。

    吃完桃子,温纯倚在江黎黎的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

    “又被纪淮抒伤害了?”江黎黎伸腿碰了一下她的小腿。

    “他好过分!他竟然对我说‘工作归工作,我不希望出现别的意外。’ 那副霸道总裁的口气,真是很欠揍!”

    江黎黎被她模仿的语气逗笑了。

    “你别笑啊。”

    “纯纯,我觉得纪淮抒在逗你!不然他为什么帮你对付那个郑晓萌!”

    “因为我现在和他在一条船上,侮辱我等于侮辱他!哎,真不想给他设计房子。”

    “那就把他的房子设计的爆丑!”

    “那不是砸了我的名声吗,以后没人找我设计了,得不偿失。”

    两人各自沉默。

    江黎黎抿了抿唇角,“纯纯,你要不要向纪淮抒告白一次?”

    温纯抬起眼皮,眼神迷茫,带着淡淡的雾气。

    “我的意思是,给自己一个了结吧。告白无非两个结果,他接受你或者他拒绝你。总比过,你这三年耿耿于怀的好。”她知道温纯这三年过得不开心,纪淮抒是她的执念,心尖刺了。

    ▍作者有话说

    没有谈过恋爱的纪狗:我不喜欢暗恋。

    第 5 章

    温纯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了,自然不会再向纪淮抒告白。

    告白,需要冲动,需要勇气。这份勇气现在的她没有。

    在感情上,她不是一个勇者。她也很羡慕且钦佩着那些在感情上主动的女生。好像很容易,就能和喜欢的人走到一起。

    纪淮抒去b市的那几日,温纯的生活又和以前一样。他在温纯心尖掀起的涟漪,慢慢恢复平静。

    温纯最近手里有几个项目,最难沟通的客户就是那位刘太太。

    她已经给刘太太发了三版设计了,言语间,她也提出了一些建议,刘太太喜欢的那些风格已经过时了。可刘太太听不进去,她觉得自己的审美很棒,是温纯眼光有些问题。

    几番下来,温纯精疲力尽。如果她真的按刘太太的审美来设计,那么今后国内有钱人谁敢找她设计装修啊?

    这个周末,温纯都没有休息好。晚上,她和温父一起去跑步。一路,她跑的很快。

    温父渐渐跟不上她,气喘吁吁地说道:“纯纯,你不想陪爸爸跑步,可以不用勉强的。你这么跑,老父亲会被你跑没的。”

    温纯停下来,她擦了擦额角的汗。“爸,陪你跑步,我才不勉强呢。”

    温父擦擦汗,和她慢慢走着。“最近遇到什么难事了?”

    温纯从小和父亲更亲些。温纯从小聪明,学习好,温父对她更是宠爱,而温母对她要求就很严苛了。小时候,温父忙生意,陪她的时间很少,但是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温纯买很多礼物。

    “有个客户,她想要的设计,我不喜欢。我设计的风格,她又不喜欢。”

    温父笑道:“这就把你难住了?”

    温纯沉默。

    “不喜欢可以拒绝,不要勉强自己。”温父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