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零七章

    “这种事运用□□的三条外交基本方针也没差。做一个新的蛋糕,就算是另起炉灶,然后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一边倒。”林辰叁露出一副一这么想就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的表情。

    吴亮已经完全跟不上林辰叁的思路了,他不是在和一个人讲话,而是同时和很多个,而一个观点还没听好,听进去,对面就‘转战华北’了,他现在脑壳隐隐作疼。

    这和我国建国初期的外交基本方针有什么关系吗?林辰叁讲话还能再没有一点现实逻辑吗?

    这算什么,头脑风暴?!

    吴亮突然有些后悔向林辰叁开这个腔了。不过自己选择的路,再难走也还是要走下去,两手摩挲了下,他说:“那你说做一个新的蛋糕,另起炉灶是什么意思?”

    “非常简单,就拿二次元手游来讲,百万亚瑟王进军国内之前,这块领域,国内还是空白的。这就是一块新的蛋糕,倘若有人在这时候能够明了二次元文化的本质就是为爱买单,那他就活该能够赚到钱,等后面大批产商都涌入进来,那肯定就是虎口夺食,很难顶了。嗯,这是类型的问题。后面还有技术革新的问题,毕竟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如果说你的技术是有区别于别人的,哪怕是美术风格,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谁还记得崩坏系列一开始就是个美少女打僵尸的游戏?明日方舟也是,它本质算是塔防游戏,但是因为足够二次元,也是卡在版号出来的第一批游戏,天下苦老游戏久矣,是给它乘了一波好风。已有的领域无法形成竞争,自然最好是从无人区去进行探索挖掘,但这边又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领先时代一步叫做斗士,领先时代两步就是烈士,不过这个就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之内了,暂且翻篇。”

    “接下来就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不同类型的游戏玩家对于游戏的需求不同,就像某些氪金玩家,他们总想用金钱的力量在游戏内获取某些特权,而某些所谓大众玩家,很容易为自己所钟爱的角色发声,像是强度党,真爱党,以网上的话语权形成威势裹挟游戏公司,令其改变原计划,能够顺遂自己的心愿,还有那种不允许半点批评,看不得自己喜欢的游戏被人不喜欢,有一句差评都要跨吧执法,跨区出警的叫做‘利刃’的……虽然说现如今游戏公关最好的办法永远都是装死无视,毕竟事实证明,冷处理能够解决多半问题,而贸然发声只会火上浇油,但那个等一等里面,多少游戏公司能够做到扫除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些人,真正听取玩家心声的,这又是两说了。”

    “最后是一边倒。”林辰叁说到这里,勉强有了点抓住主线的感觉,“前面两条我都是针对游戏公司来讲的,但是这一条,我是对游戏玩家,玩游戏的人说的。我认为玩家有用脚投票的权利。不是说这个游戏投资了多少,要多少才能回本,那些自然卖不出导致的亏损就活该玩家承担。我总是听到一些所谓的,国内玩家缺乏付费习惯,做单机死路一条这样的言论,还有人说,国人钱好赚,什么上古游戏出来搞个重制版,或者换个皮,做成手游就有一群人买单,这样活该没人去创新,就是那种外国游戏产业很发达,我们不能比,某某游戏做成那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要是现在不多去支持一下,以后就更没人去做,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能有进步就很好了的言论在如今也有许多人信服。”

    “但是大家玩游戏的本来目的里面有哪一条是需要考虑别人感受的?我要是觉得游戏好玩,就是像素风格,游戏素材全部来源于公共素材库,那也是好玩。我要是觉得游戏不好玩,哪怕是虚幻5引擎制作,画面漂亮的跟实景图似的,那也是不好玩。”

    吴亮早就不想去思考事态是怎么滑向的这个像是地狱般不讲理的答案的,他只能干巴巴吐出来一句:“我认为对于国产游戏拥有一些容忍和耐心是很正常的,毕竟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非常黑暗的盗版年代,游戏开发能力和外国那些老牌的游戏公司是不能比的,按照你的说法,真的要玩家用脚投票,不说十成十,九成九的游戏都要死在这上面了。”

    这时候他们谈论的游戏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手游了。

    而林辰叁没有任何心理负担:“那就让它们去死啊。”

    一个平时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让吴亮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寒战:“你这种想法会不会过于偏激了?凡事还是需要过程的。”

    “但我就是个臭玩游戏的啊,不好玩难道我还能捏着鼻子说好玩吗?我steam库里也有一些出于支持而购买的国产游戏,但实际上,大多数买了,游戏时长是难完成一个流程的。我现在讲话可能有些过火,也不好听,但是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想法,就是因为有许多像我这样过于宽容,拼命为他们做的差找理由的玩家,他们才一直难做的好。”

    吴亮皱起眉头:“你这不是倒逼他们去做换皮游戏吗?国内游戏公司本来就是良莠不齐……”

    “可不想做换皮游戏,想做精品硬核游戏,不是说就凭想就可以了。若是因为他们有那份不肯吃老本的心就去随意夸奖,那么夸奖又有什么意义呢?”林辰叁情绪激烈了会,重新又安定下来,“不过我虽然说了那么多,真正有自我要求的那些游戏公司才不会就我这种玩家的言论受到影响,做一件事要获得成功,往往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如果说不能满足以上三项,导致了失败,让某些人为此浪费了几年,乃至十数年的时间,我认为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有时候,适当的放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吴亮很难赞同林辰叁的想法:“这样的话,国产游戏就没有崛起辉煌的那一天了。”

    这回林辰叁没有接着吴亮的话往下讲,林辰叁端详了一下吴亮的脸,发现自己果然是没法在看清之后将其形容记在脑子里,索性她也不看对方的眼睛,而是撇过了头。

    她的思维再次跳跃。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这个悲观并不仅仅是因为当前我的个人生活……”在吴亮不期然的时候,林辰叁的话锋又是一转,“我认为人类文明的发展从来都不是线性的。之前的原始社会,石器时代,人类文明停留在此的时间有几十,几百万年,而奴隶封建时代是几千年,而从封建时代过渡到近代,到近现代,现代,也才不过两三百年,我们靠着每一次的技术大爆炸完成了生活习俗的急速变迁,而如今的我们仍然享受的是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余晖,现代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不通过像我们这样的辛苦劳动过得很好,也是因为绝大多数的科技成果都为他们所掌握。这样的科技封锁一朝不被打破,这种差距就会持续下去。”

    “我看以前的科幻小说,我是指二十世纪以前的,那时候的人们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想象力,像是时间旅行,外星人,机器人,星际穿越这样的概念大多是那时候提出来的,而现在,科幻的主题更倾向于人祸,就像是科技发展到最后会加速阶级的固化,废土类的游戏一度非常流行,在大家的想象里,拥有科技的未来世界是赛博朋克化的,也就是高耸入天的大厦之下潜藏着倒卖义肢的机器人和濒死靠捡垃圾为生的人,光鲜之下全是贫民窟,这是想象力穷尽之后的恶果,硬科幻之后是软科幻,我们会自发去想象科技带来的社会崩坏,制度堕落……我感觉基础科技已经很久都没有动静了,像是陷入了停滞,火力发电兴许在未来一百年还会是我国的主要发电方式,与此相反的是,应用科技的研发却是越来越广泛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但事实似乎又是那样。”

    “如果这非是谎言的话。1969年,4kb内存的计算机和纺织女工手工编织的线缆程序就足够将人送上月球,但是现在,2021年了,亮哥,已经2021年了,我们拿着算力远超当时亿倍的显卡集群计算机网络做什么呢?做那些加密电子货币给出来的,没有任何意义的算术题,哦,我们管这个叫挖矿。”

    吴亮双眉紧锁,陷入了深思。他能够听懂林辰叁说的那些话,但他依旧大受震撼。

    “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我们始终没能摆脱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影响,想象力被永远锁在了上个世纪。我们需要从传统的历史神话故事中寻求一丝心安,最后把一本西游记翻来覆去地讲开了花,才是我们国产游戏的宿命。”林辰叁的语气有些惆怅,“只有过去,没有未来,哪怕崛起了,又真的能够称作是辉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