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九章

    令人感到窒息的问题。

    时间的流逝在这刻仿佛停住了。

    林辰叁的嘴角抽了又抽,然后她才勉强弯出一个堪称是勉强的笑容,从位子上站起来,她的声音很机械,动作也很僵硬:“正常朋友的相处模式就是像正常朋友那样相处啊,嗯,我想起来有点事,就先回去,下回再聊……”

    “再见。”

    转身的时候恰好碰到了赵凌蒙。

    赵凌蒙两只手都拿着装甜点的盒子:“怎么了。是马甜甜欺负你了吗?看我来揍她。”说着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就准备挽袖子了。

    林辰叁就侧过半边身子,另外半边身子还是那种开动引擎准备随时跑路的状态:“是突然想起来有事情,不关甜甜姐的事,我就先走了。”

    “哦~~”

    感觉赵凌蒙的声音在背后越来越远。林辰叁快走的步子才稍微慢了下来。真是的,在这种状态下,她就只想赶紧找个安全点的地方窝起来当鸵鸟。

    朋友这种东西,至今为止能够坦然说出口的还一个都没有呢。说出来肯定不会有人信吧,但奈何事实就是那样。

    一点都不想在别人面前被揭穿这种事,主动去讲也不行,嗯,要是这样,就跟自爆专家差不多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租住的小区里面,刷卡进小区的当时,她终于松懈下来,可以好好呼吸了。

    好巧也不巧,在一楼等电梯的时候碰到临简雾,她的室友。

    “中午好。”双手往上抬了抬,临简雾以手中拿着的快递盒子向她打了个招呼。

    肌肉才恢复放松状态,在应激紧绷起来的那一刻,从大四以来就没锻炼过身体的林辰叁感觉全身都疼起来了,还好警戒状态准备的快,解除也快,几乎是在零点一秒后,她满脸堆笑回了声:“中午好。”就是解除太快,笑容感觉特别谄媚。

    临简雾今天穿的是标准的白衬衫和西装裤,这是很容易出彩又是很容易泯然众人的穿着,不过林辰叁自觉哪怕把临简雾扔到茫茫人海里,她也是能将对方一眼从千万人中认出来。

    尤其在打着领带的情况下,临简雾也没有一般年轻女性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反而有种不锐利的精英范。很容易给人好感。像是国际新闻上那些温文儒雅的外交官。

    以往她是不相信有人的轮廓是能像光那样的,但是今天见识到了,的确不得不服。长得好看,气质也特殊,不仔细看还没发觉,林辰叁是真的对临简雾今天这身穿着十分没有抵抗力。

    对比自己,算了,还是找个什么垃圾站隔壁把自己给收拾算了。林辰叁并不想提这个。

    还是临简雾先开口:“昨晚睡的怎么样?我看你睡觉的姿势挺标准的,把你放到床上,掖好被子后就没去看过了。早上起床的时候你已经先走了。”

    真是何德何能还让这位新室友来帮自己掖被子,林辰叁的内心早已泪流满面,不过脸上还是要端着一些的:“挺好的,昨晚还很罕见做了个梦,至于睡姿,我是帝王躺,睡觉一般都不会乱动的。”

    “是吗?那就好。说到睡姿,我也是,一般习惯了一种姿势就不会再改了。”

    “我小时候倒是挺喜欢踢被子的。”

    “那我打小起,就不会踢被子。”

    “标准的好学生吗?”

    “标准吗?应该是比较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吧。”电梯下来之后,临简雾侧开身子,让林辰叁先进去,她倒是没一点藏着掖着的意思,“当前的目标是早点让睡后收入超过税后收入,脱离给资本家打工的日子。”

    真是不错的想法。

    所谓睡后收入,林辰叁稍微知道一点点。

    “简雾姐玩股票和基金吗?”等临简雾进来后,她摁下33层的电梯,就开始自来熟了。

    “会买一些,但那种基本上是当做闲置资金的投资练手,不能指望赚钱的。睡后收入还是需要稳定。”

    “哦?”

    “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之前听中介介绍说,简雾姐你是在设计院工作,是建筑设计吗?”

    “嗯。我想要多考几个证,然后自己去开工作室,你知道吧,现在国家发展越来越快,不过大规模的基础建设肯定不比以前,小范围小规模的集群设计,对于以后的中小城镇会是一个很好的趋势,做那种城乡结合设计,综合当地特色做特色蓝图,我打算在这方面给国家做贡献。”

    临简雾说的这些,林嘉叁感觉自己似懂非懂,但她还是凭借本能的想象力极力做出了表达:“比如在高速路上跑羊跑猪,这样的?”

    听到林嘉叁的话,临简雾如获知音那般大喜过望:“你怎么知道我的梦想就是在城市里养猪?以后的养猪场不仅仅是在五环六环,我要在一环二环也有猪鸭牛羊的一席之地。”

    这种梦想乍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不过都说是中小城镇了,也不是不可能。大概。

    面包是要有,但梦想也是要有的。

    林辰叁很乐得和这样的有志之士多交流交流,能够让自己也多沾些积极向上的气息:“那小姐姐他日功成名就,可别忘了给我留个看大门的活。”

    “那不行。”临简雾却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唔……”正想打个哈哈含糊过去时……

    “我开工作室的话,肯定是配门禁,实行一人一卡制,不需要看大门这个职位。但你可以来看饮水机,或者看空调。”临简雾神情认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看着对方的表情,林嘉叁感觉这个室友真的继续做下去,没准以后自己真的是能鸡犬升天。

    啊,梦想是要有,但为今之计,还是考虑现在的面包吧。

    林辰叁干咳了声:“不避忌我是个吃闲饭的就行。”

    “我要是有钱的话,你吃闲饭又怎么了?”临简雾这话自然而然到林嘉叁都没法吐槽。

    呃,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就好了,她混吃等死,好吃懒做,人中废物的目标就算实现了。

    “那就希望简雾姐你早点实现梦想,成为富婆然后包养我。”林辰叁握拳,给临简雾打气。

    “在此之前。”临简雾却是换了个语气,在林嘉叁报以疑惑的眼神时,又叹了口气,“电梯到了,你快些出去。”

    大抵是和临简雾谈话过于顺畅,林嘉叁都忘了她们是在电梯里的。

    开门进去后,临简雾再度自然而然,将手中的快递放在了林嘉叁手中:“帮我拆一下。”

    入手的盒子就像三块红砖那么重。林辰叁差点砸到了自己的脚。

    这种小忙当然是小意思啦。林辰叁才这么想,才发现盒子的外包装绑了不少塑料带,还是临简雾用菜刀割开的:“看来还是得再买个剪刀才行。”看到菜刀锋利的程度后,临简雾如此自言自语道。

    快递拆出来的是一块砧板,林辰叁第一感觉像是小时候看见的那种菜市场卖猪肉的屠夫用的木头桩子。

    临简雾说这是切水果用的。她就不明白了,切水果哪里用那么厚实的砧板,杀猪才用,但她才不会把这话说出口。

    这个时代有太多词的含义和往常不一样了。她不清楚是正常的,而且也不是每一种不清楚都非要搞清楚。不明白挺正常的。

    说好的要放空脑袋,就不要想这些没得了。

    “能拜托你洗两个玻璃碗吗?”临简雾再度说。

    “哦,好。”被点名的林嘉叁听话照做,乖乖巧巧的样子就像是在小孩子帮妈妈做家务。

    临简雾切了两碗芒果出来,其中一碗给了林嘉叁。

    林嘉叁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资格能够接受这样的好意,但在对方把叉子的叉子方向朝向自己递给她时,她又不得不接过来了:“那,那我就吃了。”

    “吃吧。水果买回来就是让吃的,刚好你不是帮我拆了快递了么?”

    那也叫帮的,那林嘉叁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做好事,她每天都帮玩家花钱呢。

    林嘉叁实在是觉得临简雾这个人有点好过头了,好的有点不正常,不过因为自己还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要说对方是圣母的话又不是那么回事。也许就是个本能会对别人好的人吧。不过这种本能会对别人好的人已经很少了,少到林嘉叁都不是很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了。

    临简雾在干完自己那碗芒果,洗了碗和手后,就是一副出门的样子:“吃完了别忘了洗碗。我的房间没锁门,要是想玩游戏的话,用我的电脑就可以了,不过不要随便动我的衣柜。动了就杀了你哦。”

    这完全是把她当做是亲戚家的小孩子那样在说话了。

    再说谁会没事翻人衣柜的。

    林嘉叁就差翻白眼了,但她的问题不在这:“出门是?”

    “十二点到下午两点是午休时间,先前是看快递到了跑回来的,现在当然是准备回去上班了。不过我下午五点就下班,很快的。”

    真羡慕啊,下午五点下班,中午还有两个小时双休,但林嘉叁才不会说出来:“但我是下午五点上班,要晚上十一点下班。”

    临简雾圣母的光辉几乎要把林嘉叁眼睛闪瞎,她一笑就是说:“那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