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六章

    林辰叁很少做梦,偶尔有做梦的时候,往往在醒的那一瞬间会给忘了个干净。她都差点忘记自己原来是会做梦的了。

    虽然说比起那种匪夷所思,光怪陆离的景象来说,林辰叁此时所做的梦可以说是朴实无华到了极点:她只是想起来了一件事。

    那是发生在她上一份工作进入销售组后不久的事情。

    作为新人,刚开始一个月例行是会有老员工带着一起熟练工作流程,当然这个所谓的工作流程更多的是让老员工检查新人销售用语,也就是话术的熟悉程度。林辰叁一直不愿意将那些文档里面的文字认为是话术,刚开始那会儿一旦有人将其称为话术,而不说是销售用语的话,她甚至会为此发脾气。

    说着别人总结出来的话来让客户买单,心理上就是有个坎过不去。这也是最开始她出不了单的一个很大原因。

    分配给她的那位老员工是个穿西装非常飒爽的小姐姐。彼时还没有被后续工作打击成为一个‘被动厌女症’的林辰叁对那个小姐姐是非常具有好感度的。所以在完全脱稿的情况下,只是被那位小姐姐的目光所注视着,林辰叁都认为自己的表现是有史以来的最好。

    至少在对答如流这个方面稳稳是有做到的。反应在某些时候快的都让自己以为是超进化了。思维敏捷到跟平时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人。

    小姐姐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乃至于在第一遍时就说她有那样的表现是足够能好好出单,已经是没什么好教的这样的话了。

    一时间林辰叁都有些懊悔,心想着不该表现的那么好,应该出些纰漏,在某些方面让这位小姐姐来指点一些就好了。只要能够多说上一些话……那也是好的。

    结果还是小姐姐先打开了话匣子,也是,毕竟同组别的对练组合还没结束呢,这时候虽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但真要提前走了,主管八成会给他们冠上工作不饱和,态度不端正不积极这样的名头上来了。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不善言辞,小姐姐将那几张彩印的销售用语拿在手里,用很是和善的态度跟她讲:“能说说吗?为什么想要来做这份工作?”

    林辰叁的回答是不假思索的:“我想要自己的性格变得稍微外向一些。”

    “哦哦。”小姐姐的表情看不出赞同和反对,但她有将林辰叁的话好好听进去,“性格是非常重要,当初我的大学同学有不少刚出社会,因为各种价值观的碰撞和性格上的缺陷,得了抑郁症的。有较为极端的,自杀都闹过好几回了。”

    用很是风淡云轻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是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吗?林辰叁不知道。

    她尝试着说出自己的理解:“爸爸妈妈还算年轻,家里的经济压力还没到要我来负担的时候,我就想要多多改善一下自己的性格,销售不是要经常需要和人打交道吗?我就想着,我要是在这方面能够稍微进退自如一些,那么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多多少少不会就人际关系方面产生太多的烦恼。会有更多一些自己的清楚认识。”

    说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好几次小姐姐的脸。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的是全然认真的神情之后,她的胆子更大了些:“我一直认为自己还没做好进入社会的准备。从小到大所能了解的这个世界是非常有限的,要么是道听途说,要么是电视或者网络上的某些公知言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各执一词,没有多少东西是有固定统一的标准的,当然,如果真的有所谓固定统一那样的标准,第一反应的我八成也是反感的,我不喜欢权威的感觉,除非那个是类似什么数据检测机构出的数据检测报告,好像能够作为我分辨对错的标准就全靠主观上的,比起哪一方我更加信任哪一方的情绪。我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在还比较年轻的时候能够形成较为稳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这样的话,以后不管遇见什么事情,我都不至于手忙脚乱,自乱阵脚。不知道这么说,小姐姐你能不能理解。”

    “不喜欢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吗?”小姐姐如此说道,虽然这句话不怎么准确,但大概来讲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她笑了笑,“这可不好啊,林辰叁你知道一般企业公司会招聘应届大学生过来干活,除了是廉价劳动力,国家会给予一定的补贴之外的原因是什么吗?”

    “呃。”除了这两条之外,林辰叁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原因,她双手抱拳,用极为夸张的语气说:“请前辈不吝赐教。”

    小姐姐拍了下手:“因为最好骗啊。”

    “唔……”可恶,竟然没法反驳。

    “年轻,有非常强的表达欲望,强烈的证明自我价值的趋势,有热血,有无处安放的正义感,还有,极容易被情绪左右,会忽视自身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具有一定的软弱性和依赖性,书读的比较多的时候,就很容易自身与社会脱离,资本家画了张大饼,就单方面选择信任对方……这样的大学生管理起来实在是非常方便,不是吗?”但小姐姐话说到这里,也没登林辰叁回答便是继续说了,“不过这一两年的状况来说,大学生倒是越来越不好骗了,我看每次老大在主管位讲业绩的时候,你都不怎么上心啊。”

    竟然有被小姐姐注意到。知道这点之后,林辰叁心下有些窃喜,当然面上不显:“呃,刚才也说了,我不是很在意这个方面,注意是想要锻炼一下自己的性格。”

    “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大学生,这个城市的平均薪酬才总是上不来啊。”小姐姐这表情都说不出含有几分情绪,“最近的年轻客户也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样观念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说是完全没有保险意识也不对,但不管是下风险,还是下家责,基本上都没什么用了。”

    林辰叁倒是很能理解他们:“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嘛。”

    “但要是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就没有多少人会想要去努力了吧,把一切都寄托给运气,这种事情实在是过于虚无缥缈。”

    林辰叁在这方面就不赞同了:“有钱的话谁不想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呢,我要是有钱我也买保险,但是我没钱,暂时考虑的还是衣食住行的事情。有多少钱做多少事。话不是该这么讲的。”

    “所以老大才说你太容易被客户共情了。钱从来不是拒绝的理由。你就没有过分想要买一个东西,要是当时不买,很有可能会错过的时候么?就像衣服,鞋子,漂亮的包包……这种状况下……”

    林辰叁终于打断了对方:“这些东西又不能当饭吃。”小姐姐是比较了解他们,但是又不是非常了解他们,她不大喜欢这种以己度人的理解方式,这根本是消费观念的问题。

    “如果是真的要错过,那就错过,我不懂为什么要为了要留住那种很有可能会错过的东西去透支未来。”这么说之后,林辰叁也认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了,她往椅背处坐了坐,右手抱住左手臂,头也偏到了一边去,“我是真的不懂。客户都反反复复说过了不要不要了,为什么还要那样像是听不懂人话去进行销售?买卖这种东西,难道最重要的不是讲求一个心甘情愿么?就算对方迫于心软真的买了单,真的有因为那份保单赔到钱了,那样的销售方式我也不认为是正确的。我们都应该有自主去选择的权利吧。不管是买……还是不买……”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做销售又不是为了让对方感谢我的。”

    “那如果是为了赚钱,就更不应该因为客户的几句拒绝就放弃了。”小姐姐如此说道,不过随即她又摇了摇头,“但你不是为了赚钱,这么说你,又不对。你说的对,大家都应该有自主去选择的权利。但是,我们真的能够分得清楚,自主和被气氛裹挟的区别么?有时候明明知道最合情理的选项是什么,但还是会因为逆反心理或者比起自己更相信别人这样的理由摒弃掉那样的选项,甚至有时候,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是不清不楚,从来没想过的吧?”

    同组已经有陆陆续续开始离开的人了。

    这样的话题也不适合再深入下去,但小姐姐在背起挎包离开之前,还是和她说了句:“这应该是我最后一天上班了。”

    林辰叁尚且来不及惊讶,只来得及说:“不是业绩出的都还可以吗?”

    “上周感冒了,请了一天假,感觉在陌生的城市还是太过孤独了。”小姐姐向电梯里的人挥了挥手,赶在下行之前小跑进去,最后面向她又挥了挥手,“再见了。”

    那样的笑容伴随的是无声的离别。

    林辰叁不会说再见,因为这的确是再也不见,她对着紧闭的电梯门,手举到一半,头低下去,她说:“祝你前程似锦。”

    她有预感,她将会习惯这样无声的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