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马甜甜得承认,其实在偶然经过茶水间听到林辰叁和部长的谈话时,她就想要和对方单独好好聊聊了,这种好好聊聊不是上一次特别支开赵凌蒙时那样的所作所为。

    就是因为某种机缘巧合的那种随便,聊聊。

    这家伙很有意思啊。

    ‘我们都有自己的优先级和判断。’当着部长的面直接这么说,这家伙是真的不怕自己被炒鱿鱼,不过,真的怕被炒根本也说不出那样的话吧。想想她自己,当初卡在家里的人情债和工厂那繁琐的工作之间可是愁的头发都要白了。但从结果来看,会为往昔那种事如此费神,实在是不像在外人看来她的性格。

    别人都以为她是那种做事非常有分寸,有考量的人。但其实根本不是那个样子的,要是真的有分寸,有考量,才不会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把和赵凌蒙的关系弄得那么僵硬。

    有些事情就不是单纯靠自己就能解决的,适当地拜托别人来帮忙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而且感觉林辰叁这个家伙,也不会认为她是小题大做……应该。

    被林辰叁注视着,马甜甜老脸一红:“别这么看我,我只是认为我需要就我那样的答案做出解释。”

    “什么意思?”林辰叁挑了下眉头。

    “刚刚我想了想,我确实在某些方面对赵凌蒙比较苛求。比如说很生气她找需要一起合租的人却没有把我列进对象里,然后,连你这个刚入职的新人都找了也不找我,还有,你叫她小凌蒙,但我……”马甜甜到这里越想越气,就差原地跺脚了,“我都没这么叫过她。我还没这么叫过她,她却任凭你这样去喊她了……”而说到后面,马甜甜的语气渐渐平静下来:“我可能是很不适应,不适应在这么多年相遇后,她竟然没有把我当成是最好的朋友那样去依靠。小学那时候每次上学,就因为她每天早上睡懒觉,我都会在她家客厅白白坐上四十多分钟呢……”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又充满了一种怀念。

    “不过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没再见面的这些年,她肯定也有和我截然不同的朋友圈,再拿以前那套行为逻辑去要求她,她会觉得烦也是很正常的。这世上也有想要和过去划清界限,重新开始的人,赵凌蒙没有这么直白地要求我,其实我就应该知足了……”说着说着,马甜甜都能够把自己说服了。

    但这时候林辰叁打断了她:“试着把刚刚这些和我说过的话去说给小凌蒙怎么样?”

    马甜甜一副要被强上的感觉:“这可不行,要是到时候赵凌蒙向我表白了怎么办?”

    这话回复的太快,几乎算是马甜甜本能的反应。整的林辰叁的脑回路都有一瞬间短路没有反应过来。等等,让她理一下思路,马甜甜认为是自己过于强势的行为招致的赵凌蒙的讨厌,但是却不想以那样行为的理由去向赵凌蒙解释,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这家伙还存有别人喜欢她的侥幸心呢,哪怕她对别人是朋友那样的喜欢。

    这都不知道该不该说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自恋了。赵凌蒙会讨厌这个人,不是没有理由的。

    实际上,马甜甜在听到自己这样的回答之后都有些惊诧。难道她打心底里的想法和她方才说出口的并不一致么?

    林辰叁已然迈开了步子,她脸上的表情,马甜甜完全是看不见了。

    “其实你很享受这种小凌蒙讨厌你的关系吧?甜甜姐。”话说出来,不意味着疑问,代表的就是肯定,林辰叁并不想让自己的立场受到任何主观情绪上的影响,但感觉若不是这么想,赵凌蒙也的确太可怜了,虽然别人百分百不会需要她这样的同情心就是了,“都能够脱口而出这种话。”

    马甜甜意识到糟了,但现在她自己也拧成了一团麻花,面对这样不好性质的认定,其实她也相当不爽:“我是真心来找你商讨这件事的,刚刚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也不知道。难道你以为我不想和赵凌蒙处好关系吗?我们当初可是最好的朋友。”

    “你不会以为你这样的行为是正常朋友会做的事情吧?”林辰叁把较大的那个行李箱先放进车子的后备箱里,然后再将较小的箱子提起来,“正常朋友之间的相处模式,甜甜姐,你应该知道具体是该怎么做的。”小箱子放好,她便抬手将车后盖关好了。

    剩下的一些零碎东西也用不着马甜甜帮忙了,再准备上楼时,她止住了马甜甜的动作。

    等林辰叁再下楼时,马甜甜已经不在原地了。郑则绍也从车里出来,靠着车,正在点烟,不过看到林辰叁后,拿烟的手微微颤抖,终究是没有含到嘴里,他抖了抖莫须有的烟灰:“真行啊,我第一次看见甜甜姐哭成那个样子。”

    马甜甜哭了……

    林辰叁还真不敢想自己的威力那么大,她背着电脑包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左手提着一只热水瓶,当初大一开学时买的,花了差不多两百块,总共没用到两次,一直没舍得扔,右手则提着塑料桶,里面有个盆,还有几十个各色衣架,毕竟身为土木工程专业,这提桶跑路的传统可不能丢。以及后退半步的动作也是认真的,她怕对面这人会把她扔到旁边的喷水池里面去。

    毕竟他们之间的和平关系还都是靠马甜甜维系起来的,这种时候,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郑则绍会站在谁的立场上。

    但郑则绍只是替她打开了车门:“感谢你帮我报仇了,小时候我没少被她揍过。”意外地收到了感谢。

    林辰叁战战兢兢地坐进后车厢:“没事吧?”

    “大概率是去跑到哪个小角落里面去画圈圈诅咒人了。没事的。”郑则绍竟然没有等人的意思,系好安全带后,方向盘一打,竟然开始倒车了,“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是对她说了什么,能把她惹成这样,我以为她跟家里闹翻后,已经变得无坚不摧了呢。”

    若是只说自己还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中间牵扯的不仅有自己还有别人,不仅有事实也有推测,语言表达又总是存在偏差,要在等闲间把这一箩筐的事情梳理清楚再讲清楚,还挺难为林辰叁的,她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这个,不好说。”

    “行,那我就不说这个。”郑则绍挺尊重林辰叁的,并没有追问,不过没有追问大概率是因为他已经猜测到是怎么回事了,“这一路挺长的,稍稍聊聊天也挺好的……”

    林辰叁刚刚还想在心里吐槽骑自行车十分钟的路程哪怕全加上红绿灯也就十五分钟,哪里长了这样的话,结果听到了郑则绍蹩脚铺垫之后的话:“……你在公司认不认识一个叫赵凌蒙的女孩子?”

    林辰叁一下子从座位上坐起来了:“认识。”

    “那应该和我猜想的差不多,是她们两个人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吧。”郑则绍已经将车倒出来了,方向盘再一打,车子很顺滑地就上了车道。

    “你们是一起的小学同学吗?”林辰叁在这时候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跟甜甜姐是,至于赵凌蒙嘛,我没见过面。”郑则绍缓慢的声调颇有种说书人的感觉,“只是她初中转回来读之后在她那里听到过好几次这个名字。那时候,以前的小孩子嘛,刚刚分离的时候都会吵着互相写信,打电话这样的事情吧,我们那时候一般已经能够用qq了,你qq是什么时候注册的?我是小学二年级在镇上的网吧注册的,要是早两年,我肯定都好几个王冠了。”

    “小学四年级。”林辰叁虽然对后面的话题不感兴趣,但是还是回答了。

    “但是甜甜姐的qq好像是在初中毕业时被盗了,她们后面就没联系了,嗯,这很正常对吧?”

    “嗯,我qq到大学为止,至少被盗三回了。”

    “因为什么?”

    “忘记密码没设保护,然后私发广告,还有,传播□□/色情。”说到后面,林辰叁的双手都要握成拳头了。

    “要是被之前的朋友看见了找上门不得完蛋。”

    “但那肯定不是被盗了账号的我会知道的事情。”林辰叁补了一句,“我小学,初中,高中念书的地方距离都挺远的。”

    郑则绍笑了笑,便将话题转回来:“在我心里,一直觉得甜甜姐是最不可能和家里闹翻的人,不知从何时起产生了这样的感觉,或者说是错觉吧,因为她一直是那么听父母的话,好像不管多少岁都不会变。但是有时候就是这样,本以为不会改变的最终也会改变,本以为无法接受的,最后也只得接受。但是即便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东西还是存在着不会完全消失,这就是形成我们自我的根本所在吧。”

    林辰叁就见不得这样的谜语人:“说人话。”

    “我是想说。”郑则绍已然将车子行驶进了林辰叁所在的小区里,“她也许要比你我想的要更加不愿了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