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马甜甜就在不远的地方望着她们俩。

    赵凌蒙知道这一点,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她依旧用足够两个人都能听得清的声音,神色十分之认真说:“讨厌啊,不会有比她更加让我讨厌的人,我讨厌死她了。”

    意有所指到是个人都会在意。

    马甜甜也知道说的是自己,但她首先不是询问赵凌蒙如此说的原因,而是对林辰叁表示歉意:“让你见笑了。”

    她似乎是知道对方厌烦自己的原因,但她并不打算让林辰叁知道,或者说她没打算要将事情捅开来,要将事情完全,从根本上进行解决。

    有一瞬间,林辰叁产生了一种错觉:马甜甜是热衷于这种赵凌蒙讨厌她的关系也说不一定。

    但错觉也就到此为止,不用马甜甜说,林辰叁也不打算就此探究太深,了解太多……赵凌蒙又没有拜托她,在这种状况下,多一事总是不如少一事的。

    饭后饮用的茶饮料,味道还挺不错的。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仿佛是被吓呆了那样的表情,直到赵凌蒙松开抱着她的手臂。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才慢慢平息下去,大家都一致将方才的事情当做了没发生,当然,也不可能完全当做是没发生,至少林辰叁就还不能做到想马甜甜那样神色如常地和赵凌蒙搭话,聊天以及某些表示亲昵的肢体行为……忍不住扶额:以小见大,看样子这种状况不是一次两次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真复杂。

    就比如现在这种状况……晚上十一点下班到租住的房子,林辰叁在玄关处踩着鞋子,脱鞋换鞋。便是发现客厅多了一大桌的人,有男有女,唯一认识的是在其中的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

    又是带了一堆陌生人过来。

    周一周二是这家伙的休息日,在休息日,她若不出门,便是有人会来拜访她。拿她的话说,嗯,都是朋友。

    林辰叁看到这些人的瞬间就意识到糟了:唯一的浴室是公共区域,这种相聚若是不将人都送走,她是没可能去洗澡的。

    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正在给火锅下菜,她还招徕着林辰叁过去吃。

    这种状况,一个月中总会发生那么一两次。

    林辰叁则是摆出一副尴尬的表情,一边摆手拒绝,一边躲回了房间里。室友可以不顾忌她的心情,她却没办法在这么多人面前跟对方针锋相对。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那些人虽说有些吵闹,但那音量也没达到需要惊动警察叔叔的地步。就最后这几天,她也不想让彼此的面子撕的太过难看。

    关上门,背包挂在挂钩上面,黑色的外套随意扔进脏衣篓里,手机和钥匙都放在桌面上。

    “之前租房的时候特地还是要的单身女性,但还是会出现这种状况啊……”

    “都晚上十一点了,不说彼此体谅吧,你他妈下午八点之前请人过来吃饭不行吗?”

    “还带了那么多人,不知道还以为这里是要开什么少儿不宜的酒店趴体呢。”

    “也不在微信群里提前说一声,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

    她面向椅背打开双腿坐着,双手置于椅背上侧,下巴则陷在手背交叠之处,两只脚的袜子还没脱,趿拉着居家专用洗澡拖鞋。手抓着椅子背不停地摇晃,连带着两只不着地的脚也晃得像是小船飞速的两支木桨。

    “该死,该死,该死……”林辰叁咬牙切齿地重复抱怨,不知何时她的双目都失去了神采,脸上的表情也转为变成了苦瓜那般的颜色,直到最后她从椅子上跳起来,拖鞋早就不知道被她蹬到哪里去了,白色的袜子踩在木制地板上,她半弯下身,双手不住地捶打双膝:“说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是听不懂人话吗?等老子搬家,你就是酒肉池林,搞上三天三夜,我也管不着。”

    林辰叁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是如此地期待搬家。唉,希望到时候能够和新室友就生活方式上合拍一些。

    再叹了口气,然后她便看见桌面上放着的手机屏幕亮了亮。

    这么晚了,谁会和她发消息呢?抱着这样的疑问,她拿起手机。是住在她门对面那位朝九晚五的室友的消息。

    换做以往,这位室友都是标准的十点半之前一定睡觉的类型,看来今晚也有被影响到,林辰叁本来以为可能是有关于此的抱怨,但对方的言语已经到了结果处理这个水平了。

    【我直说了吧,这个房子我不打算继续租了。本来距离我新换的那份工作地方就有点远。】

    林辰叁略诧异:【哦哦。不过小姐姐你是什么时候换的工作啊,我都不知道。】她一直以为对面是稳定工作呢。

    【八月份,那时候我不是在家待了快一个星期吗?老板太傻逼就辞职了,就是去找工作去了。没说主要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嘛,后来忙起来了就忘了这回事。】一个星期就能再度找到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真好啊。有能力的人在哪里都是吃香的。不过对方有在家待一个星期,她都不知道,也是她对于所谓室友生活不在意的一种证明吧。

    如果只是打算聊这个:【明白了。】

    【所以这房子你还打算租下去吗?房东说续租要涨房租,我这房间一个月要涨到一千五,这是不可能再租下去的。】

    但形势有意思了起来。

    【我也不打算续租。】

    【看好房子了?】

    【差不多。】

    【我这周六就搬家了。】

    【我可能是在周四,或者周五。】林辰叁思索了下,如此回复道。

    【那我就这么回复房东了。】

    【行。】

    朝九晚五的室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隔壁的还打算续租,我跟她说过不续租的,你跟她说过了吗?】

    【还没。】

    【哼,那就好。这几天她肯定特别希望中介带人来看房了。你应该知道这套房子是整租的吧,她就一个人,房东肯定会找中介来看房的。】

    【嗯?】

    【他们想早点找到下家,那是他们的事情,但到租期结束之前,这套房子的使用权都是我们的。】

    稍微明白了对门小姐姐的意思,林辰叁心领神会地打字过去:【我希望到租期结束之后中介再来看房。毕竟都是女孩子,都有自己的隐私。】

    【我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没有发生今夜的事情,或者说没有重复发生今夜的事情。她们俩的行为其实可以说是正常的不得了的,不过就是发生了,这样的行为难免就变成了一种变相的排挤人。

    一点与人方便的意思都没有。

    林辰叁也没想过会和朝九晚五的室友在这方面形成统一战线。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也。

    朝九晚五的室友在有房东在的微信群里表达了自身的意愿,林辰叁则对此表示赞同。当然,房东能够看到那样的消息,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一大早上醒来之后自然也是能够看到的。

    于是,在上班带薪打游戏的空档里,她看到了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私发给她的十数条消息。

    【能让中介来看房子吗?因为如果不租出去我就没地方住了。】

    【我有找房子,虽然是涨了房租,但是我确实没地方住了,也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哎呀宝贝儿,你帮我和隔壁的姐妹也说一声。你跟她说一声好吗?如果找不到合租的室友可能要沦落街头了,可怜一下姐妹吧。】

    【你看一下,可不可以?】

    【可以的吗?】

    【可以的嘛?】

    【可以的吧?】

    ……

    往后的几条消息,大体上都是最后三句的重复。

    因为是工作时间,也不好回复一句就扔在那里不管,林辰叁看到了消息后并没有直接回复,就任由那些消息反复地刷屏,直到后面多了些新花样。

    【好吧,我最近本来是周一周二休息,然后今天也休息了,往后一个星期就都没办法休息了,每天都要上班,可能没什么时间,忙得昏天黑地。你要不要考虑来我们那公司去上班啊?我看你那工作晚上要上很晚,太辛苦了。】

    这是什么意思?林辰叁稍加思索后恍然大悟:要是她顺着话去工作,这不就是不用搬家了嘛,就有继续往下租房子的理由了。

    但是,才不想继续跟你做室友啊喂。

    这边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复。另一边朝九晚五的室友的消息便是进来了:【跟你说一下,不要说是我说的,隔壁那个小姐姐私底下去找房东了,说好了,要是有两个人续租,她的那间房就不涨房租。】

    顿时血压拉满,头重脚轻。其实这会儿也不能确定哪方的话是可以完全笃定言语的真实性的。事态发展到如今状况,已是彻彻底底的罗生门。

    只有一点是确定的。

    不希望在租期间中介带人过来看房。这本就是她的真心实意。

    好歹是女孩子租住的房子,她的房间又没有阳台,有些较为私密的衣物都是晒在公用阳台那边,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人进来四处打量……给爷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