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管那些心动和更心动的说法,能够值得林辰叁珍惜的,永远只有当下。

    好吧,其实她就是懒。

    原本的看房目标里是需要一个阳台,而这个房子满足这个目标,自然就不需要再去看了。

    “那行,你下一个app,嗯,在应用市场里面。每个手机的应用市场里面应该都有。”郑则绍如此说着,“然后我把这间房子的链接发给你,你进app打开就行了。”

    林辰叁还以为会签纸质协议呢,她犹豫了下:“协议不是跟房东签吗?”毕竟这一年里短租房暴雷的事件屡见不鲜,她对此还挺难信任的。

    “林小姐警惕性还挺高的,蛮好的。不过不用担心,哪怕我们工作的这个房产中介公司要破产跑路了,我肯定会把你放在第一批等待清偿的名单里。”郑则绍说话也老实,一点没有为母公司挡枪的意思,“当然最好还是不要有这样的事情,我还指望这份工作帮我买房呢。”

    “在这里买房?”

    “不不不,这里好一点的地段都要四万一一平,哪里买得起,我肯定是攒钱,回老家县城买房子,不过,现在老家县城的房价也没有特别低的,一两万出头的比比皆是。”

    “因为像你们这些抱着回老家买房的念头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嘛。”

    “所以才说哪里都是围城。”

    “操着卖白粉的心拿着卖白菜的工资……”林辰叁这时候app已经在手机里面下好了,她按照郑则绍所说的进行着操作。

    “毕竟是个臭打工的,一份一个人能够干的活拿去两个人干了,那不得多出一个人的工资,现在企业都讲究用工成本。”郑则绍在林辰叁看租房协议的时候,嘴巴也没闲着,“林小姐你是不知道,我们公司去年搞了个新人才战略,本科学历进来,实习前三个月就是底薪八千呢,搞了一批大学生进来,之后才知道,这所谓的底薪是预支的,三个月不出单,要是后面出了,那都是要从当月的薪水里面扣回去的。”

    林辰叁对怎么扣回去不怎么感兴趣:“那拿了前面三个月的底薪然后辞职有什么特别的手续吗?怎么也不能从银行卡里面倒扣钱吧?”

    “是啊,就是有很多这样做的人,这人才战略就实行了一年就没了。嘿嘿。”

    “这个战略是只对新入职的人有用,对老员工没用吗?”林辰叁像是想起了什么,她问道。

    “这种招新,肯定只针对新员工啊,老员工怎么会有这种待遇。”

    林辰叁就知道:“我之前做的那家保险销售也是,入职半年,人家新员工的底薪都赶上我的底薪加提成了。”当时她都起了先辞职再入职的念头了,可惜辞职再入职有半年的冷静期,就跟现在有点苗头的离婚冷静期似的,非常繁琐,她就没弄了。而真到了要辞职的时候,肯定是没法再回去上班的……这又不是跳槽。

    “这就叫人不如新,衣不如旧。”郑则绍的文化树长得非常畸形,“原来林小姐也是同行啊,不过看你年龄,是第一份工作就做销售吗?应届生第一份工作就做销售,太亏了。”

    林辰叁也知道郑则绍是什么意思。

    应届生最适合的出路就是考公,考公务员。尤其是某些沿海城市的公务员,基本上都是限定了应届生。像是学士应届,硕士应届……这两年比较吃香的选调生一般也是应届生,但要求就要高上许多,如果是本科,基本上限定是985,本硕就需要双一流,c9联盟的应届生会在其中占有很大优势。

    不过说到优势什么的,智商不管在什么时候,就都是一种优势啊,现在只不过将这种优势说的明白点了而已。

    像一直甚嚣尘上的读书无用论,本质上就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才会说出来的话。同样是卖猪肉的,你要是清华毕业的,一帮校友赶着帮你融资呢。

    我们国家一向都是个崇尚读书的国家,所以对于拥有高等学历的人是很热衷提供优越环境的。林辰叁很明白这点,她只是知道自己并不是读书的料子。

    她喜欢学,但不喜欢习,喜欢付出一定的努力得到一定的回报,却不喜欢付出全部的努力去得到全部的回报。拼尽一切去努力的身影或许会很潇洒,但是她更愿意放空大脑,在慢悠悠的日常中虚度年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何去更好地活着,相信于大家来说,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吧。

    选择前不犹豫,选择后不后悔。这向来是身为林辰叁这个人的人生信条。

    林辰叁顿了顿说道:“之所以选择第一份工作做销售,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是想改变一下自己内向的性格。别看我现在能够和你说的有来有回的,当初我可是那种去便利店买瓶矿泉水都要担心被店员瞧不起的人呢。”

    “社恐?”

    林辰叁摇头:“是自卑。”

    租房协议已经签好名,只剩下转账付款这一条了,她看了下月租金,是一个月一千零五十,还挺划算的,就算是押一付三,也就是四千二,还不能对目前的她造成任何经济压力,所以她没怎么犹豫。

    “那看样子林小姐成长了不少呢。”郑则绍看了眼租房协议,然后拿出计算器算了下,才打开了手机的支付宝收款页面,

    账单支付成功的数目是3727.5。

    林辰叁挺惊讶的。

    “押金原价一千零五十,三个月房租按照八五折来计算。”郑则绍则是指了指租房协议下翻页,然后说:“我们公司和某些公司有合作协议,要是他们公司的员工来我们公司租房,会有折扣的。”

    “但我们公司跟你们有合作协议吗?”那个小公司怎么想都不应该有那么大的能量。

    “没有。”郑则绍回答很快,但是下一秒他便从裤兜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纸条,那是一张盖了公司章的工作证明,上面赫然写着她的名字,当然公章不是林辰叁所在的这家公司的。

    “是和我们合作的一家公司的。”郑则绍说,“他们公司有人拿工作证明来买房,我就拿那个章子去网上找店家刻了一个。”

    林辰叁面上倒是没显露出多少吃惊的神色,实在是类似的事情其实她也干过,大学时期学校要求实习,她又不想去工地,就是拿着一家显示存续但实际早没人的公司名称拿到网上刻了一个,实习报告也是在一个晚上连着抄完的。

    好在伪造公章这种事就跟居家看小黄片一样,大家都在做,但是一般不产生经济上的纠葛就没什么大事,就算是刻着当自家的收藏品嘛。某些领域的古董鉴定专家不都喜欢在家里摆一堆高仿艺术品嘛。

    可能这个比方打的不是很恰当,但以林辰叁的见识,勉强也只能这么说。

    她是很乐意薅资本主义的羊毛,对方这份心意她心领了,不过难免会担心给对方造成麻烦:“不会有问题吗?”

    郑则绍倒是一副非常相信她的样子:“算上甜甜姐,你这是第二个,不要说出去就行。神不知鬼不觉。”

    林辰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得起这份信任,不过,她会尽力的:“等我工作稍微稳定一点,一定请你吃饭。”

    “那不得至少混个小组长?”郑则绍很是爽朗地笑了声,“倒不用那么讲究,你是甜甜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林辰叁心想马甜甜肯定没和对方说实话,她们两个哪里能够称得上是朋友啊。但她也没有戳穿的道理。毕竟此时形势于她有利。

    “……剩下的就是去物业办理门禁卡了。之后,要什么时候搬过来都可以,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帮忙。”郑则绍右手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滴滴出行,随叫随到。”

    林辰叁也不避忌:“行,肯定提前给你发微信。”

    从房间出来,林辰叁才发现隔壁的门也还是开着的,虽说没有阳台,但落地窗的氛围是超级好。不过看那装潢和空间大小,应该是比她的贵不少。

    “和你合租的室友应该是下个星期搬过来,要是巧了,没准能撞在同一天。”郑则绍看出了林辰叁的在意,“也是个女孩子,给人的印象很不错,我觉得跟你相处起来,应该也很合拍。”

    “看起来是那种精英型的女性吗?”

    “你是指那种抹口红,脸擦的跟白粉似的,披着金色大波浪,踩着高跟鞋的女强人吗?”

    “女强人才不会有金色大波浪吧。”反驳之下,林辰叁都忘了对方是标准的男性视角了。

    “反正她不是这种类型啦。她也算是很喜欢买衣服的那种女孩子吧……”郑则绍想了想说,“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就算是去高级的法国餐厅,她也会穿着大白短袖大黑短裤子,蹬着凉鞋拖去的人。”

    怎么跟她学土木工程的同学装扮差不多,呃,她也跟这差不离。

    “她不会是土木工程专业的吧?”

    “她说她本科是学的园林,但是……”郑则绍眨了眼,“现在是在设计院工作。”

    靠,真是画图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