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今天出幸运转盘了,记得组织玩家们去抽。】

    在公共频道带人攻城的时候,林辰叁便是在钉钉群里面看到了组长发的消息。

    看了下时间,现在才是十二点五十四分,而游戏一般是在下午三点钟进行例行进行更新,所以还早着,这个顶多能够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了。并不是当务之急。

    “对了,零乘三……”她现在的外号就是零乘三了,组长才开腔,人就走到了她所在的电脑桌旁,“你是不是没写日报?”

    “什么日报?”她不解。

    “钉钉上的日报啊,你这入职不都好几天了吗?都没看见日报。要对每日的工作进行总结汇报的。一周的话,也要写周报的。也是试用期考核范围中的内容。”

    “没人和我说过这回事。”第二天的工作内容具体介绍里面,谁都没提过这茬。

    “没人和你说过,为什么不跟同事们多问问,或者直接来问我。”

    “组长,人一般只能对自己明知道不知道的事情产生疑问吧。”

    “嗯?”

    “人没办法对自己不知道的不知道产生疑问的。”

    “有话直说,你组长我读书少,不懂这些。”

    “打个比方说,我去彩票店买彩票,我是没办法知道哪一串号是能够中奖的,而中奖,也很难知道中的是五千万还是一袋洗衣粉。这是没办法知道的。我要是知道哪一串号码铁定能够中奖,我肯定当时就去买了。就像这个日报,我要是知道我的工作内容里面有可能囊括这条,我肯定会问清楚的。”

    “这个比方有问题。彩票那种事谁都不知道,但是像日报,周报这样的事情,比你早来的同事都知道,只是你不知道。不能凡事都让别人一点一点地手把手地教,你自己也需要自觉一点。不要凡事都要你以为。”

    但要是事无巨细跑去问,八成又会被嫌弃成狗吧……感觉再这样说下去,百分百会被理解成为一个杠精,林辰叁决定服软,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将昨夜赵凌蒙所说的事情问一下:“组长,我们公司有试岗期这个说法吗?”

    组长本来都打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闻言他转过身:“有啊,两周,一周做一套卷子,两周两套。别想那么多,到时候我会把卷子发给你,你做完交给我就行了。”

    也不知道这种事是该被囊括进她必要知晓的事项中,还是不必要。不过看组长的表情,应该是不必要的。说到底还是双方在意的点根本不一样啊。

    “难吗?”

    “这话你还真敢问啊,这边又不是你一个人,都听着呢。反正你好好玩游戏,就不怕做不来。都是游戏的内容。”组长挥了下手就坐回了座位上。

    林辰叁若有所思,也便不再追问了。

    工作,工作啊。

    这个游戏模拟器最多可以挂六个窗口,再多,电脑就要卡死了,也就是六个号。她目前是新区不同阵营的三个英文号,一个部长给她拿来体验大佬感觉的老区号,一共就是四个号。至于空余出来的两个窗口,则是……

    准备骑自行车回去的时候,组长叫住了她:“下午开新区,你就下午负责支援吧,今天就不用上晚班,就白班吧。下午两点到六点,到点就下班。”

    林辰叁还以为这个工作时间是固定死的,没想到还能有所谓的支援一说。不过因为这所谓的白班时间安排比晚上好多了,她也便安心应下了。

    还不知道支援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能这个点回去,两点又要开始上班。看了下时间,林辰叁就打算在公司大楼附近随便哪个地方去觅点食。

    不远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林辰叁眼睛一亮,快步跟了上去。

    是赵凌蒙。

    而在林辰叁即将走近时,对方也恰是时候转过了头:“去吃饭吗?”

    林辰叁点头:“还不知道哪里有好去处,能够帮忙介绍一下是最好的了。”态度诚恳。

    赵凌蒙双手合十,歪了下头:“都是同事,理所当然的。”

    “凌蒙,这是谁?”

    闻声之后,林辰叁才发觉在赵凌蒙身旁的还有一个人,这样的冬日里还穿着一件很有些单薄的蝙蝠衫。看形容,约莫是25岁上下,修眉端鼻,双目炯炯有神,化了一点淡妆,还用了一点香水,就这点距离,她恰好能闻到一点,柔和,并不会呛人。有的女孩子就是能够凭借嗅觉分辨出品牌。

    “这是前几天刚入职的新人,叫林辰叁。”赵凌蒙赶紧从中介绍,“这位……”却是在说名字的时候犯了难。

    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忌讳。

    “哦,小峰那个组的……”被介绍的人颊边微现出两个梨涡:“你说完再笑场,我又不会揍你,怕什么。”

    赵凌蒙一下子眉飞色舞起来:“你说的。”

    “我说的。”

    然后赵凌蒙才用特别大惊小怪的语气介绍说:“这位就是我们的高级运营,马甜甜小姐是也。”

    高级运营已经能算是组长那个级别的基层管理人员了。林辰叁那个组长职级就是高级运营,底薪嘛,比她要高个一千块。然后,他叫陈小峰。哈哈,每每想到总是忍不住发笑。

    眼前这位年纪也不大。或者说这个换皮游戏的代理公司里面的员工都呈现出来一种年轻化的态势。

    最大的都没有超过35岁。

    马甜甜脸是有点红,但表情没怎么变:“我没说过非正常介绍的情况下,不揍你。”

    “你这是私报公仇。”

    “胡言乱语。”马甜甜丢下这句话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她面向林辰叁说,“没她说的那么花里胡哨的,我能做到高级运营,还是我进公司早的原因,熬资历熬出来的,所以什么牛鬼蛇神都能上位了。”

    总觉得这个牛鬼蛇神的指代不仅仅是指马甜甜自己呢。林辰叁强迫自己不去多想。

    “但我介绍的重点明明是在你的名字上面。零乘三,你不觉得马甜甜这个名字,非常不符合我们组长的气质吗?”

    赵凌蒙还嫌作死不够。

    林辰叁可没有陪着一起死的觉悟,她装作不懂:“气质?”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多说两句吧。”马甜甜补了一句,“我是什么气质?”面容超级和善。

    被这么说后,赵凌蒙一下子就卡了壳。表情窘迫的不得了。

    林辰叁适时打圆场:“两位的关系看起来很好,是以前就认识吗?”

    不过这句百试都灵的话却犹如一颗深水炸弹那样把赵凌蒙炸蒙圈了:“看起来关系很好吗?也没有吧?”言语之间多有犹豫。

    而马甜甜语气淡淡的:“那关系不好吗?”

    赵凌蒙条件反射般回答:“才不是不好。”

    “那你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马甜甜的眉眼狭长,在笑起来的时候,那点笑意很容易从眼角延伸出去。

    “我只是不知道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好还是不好。”

    “我还以为我们关系一直都很好呢。”马甜甜终于放弃了治疗,她两手一摊,叹了口气,向林辰叁叹了口气:“我和这家伙是小学同学,要不是她入职的时候我认出来了,八成会一辈子装蒜就装不认识我了。”

    “说了没认出来就是没认出来。”赵凌蒙两只手就像捏干脆面那样在空中抽搐了好一会才最终握成拳,话语掷地有声,“一起玩也都是小学时候的事,鬼记得那时候你长的什么样子。”

    “而且记得也没用。要是凭借小学的长相就能认出人,那警察局都该请我去给杀人凶手做侧写了。”丢下这句话后,赵凌蒙就先行一步,决心不再和马甜甜同行了,“我先去食堂占位置了。”

    林辰叁本能地想要跟上去,但马甜甜先声夺人:“既然都已经有人先去帮我们占位置了,那我们就慢慢走吧。”

    林辰叁听到了,赵凌蒙自然也听到了,只见她十分愤恨地转头看了眼两人就加快了脚步,转眼间就将两个人远远地丢在了身后。

    “马组长,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林辰叁皱了皱眉头,言语出现分歧与争端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单纯就放置不管的,是很难解决问题的。

    但马甜甜似乎是故意这么做的:“不这样的话,就没法单独和你聊天了。”名字是马甜甜的女人收回笑容之后,浑身的气质转为了与名字完全相反的沉静内敛,颇有点神锋敛彩的意思。

    “赵凌蒙有找你合租吧?”这话问出来仿佛就只是为了拒绝的答案。

    要是问询或者验证,根本不用这样的语气。

    “……组长能够介绍一个比较靠谱的租房中介吗?”若是这两人之间必有一趟浑水等着人去趟,林辰叁自是不愿意做那一人,但她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让步。朋友有朋友之谊,同事也有同事之谊。要换取这同事之谊,对方也应该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能帮上你的忙,对公司来说也是好处。以后就把公司当家,有什么事,你们组长解决不了,可以找我哦。毕竟都是女孩子嘛。”

    马甜甜又笑起来,林辰叁才发现她的眼形状似桃花,黑白并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