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好恶心。

    但并不是讨厌的那层意思。

    林辰叁不自觉地侧过脸,她的手背贴着下巴,自认为表情管理没有出什么问题。应该没有脸红什么吧?应该。

    按照刚才对比的便利店里的毛巾最相似的那一条,林辰叁在原本的账单基础上加上了毛巾的价格进行的付款。

    这家店并没有购买专门的收款机器。林辰叁付完款后便是向老板娘晃了晃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付款成功的界面。

    这个金额就看起来也明知道是不对的。

    但林辰叁抢在对方开口之前,含笑摇了摇头。这样,老板娘也是知道什么状况了。便是缄口不言。

    “多少钱?我付给你。”从店门出来之后,尔嘉肆说。

    林辰叁报了价钱。

    “支付宝还是微信?”

    “都可以。”

    “支付宝是昨天你给我的手机号码注册的吗?”

    “嗯,微信也是同号。”林辰叁说。

    “那我多问一句。”

    “问吧。”

    “你是不是从来都不换手机号的?”尔嘉肆还在和林辰叁说话,但手上的动作并不慢,两只手用二十六键,摁的风生水起。

    只是转个账而已,也不用那么大费周章吧。林辰叁察觉到不对,但也没说出口,她答道:“嗯,我的手机号一直都是最开始用的那个。”然后她补充了句:“开始来这里上大学还犹豫了下,但是后来不是取消漫游费了吗?国内长途也不收费了。”

    “你大学是在这里上的?”

    “是啊。”林辰叁浅笑温和,“你说你23岁,刚好不巧,我也是23岁。”

    “真的吗?但你看起来好小。你说你上班,我还以为你是哪里晚上刚下补习班回来的高中生,是故意扯谎的。”

    这话,林辰叁就不信了。但对方跟她共用一柄伞,还敢围着她转圈圈,那样子似乎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又不能不信。

    “那让高中生陪你喝酒。大姐姐你还真不怕进橘子啊。”林辰叁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声的。她可能都没发觉到她这么说话的时候,语气变得特别有acg词条小恶魔的特征。

    “毕竟,也没想到你会答应啊。”尔嘉肆在这会儿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般人都不会答应的吧。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才见了三次面,还是这么晚的晚上,就算不是女性,也太危险了。”

    哦,还是知道危险的呢。

    林辰叁的神色温和而平静:“只是看你当时的样子,像是要哭出来了而已。”

    有些话并不是非得说清楚,不如说有些话不说出口才能更加体谅人,但林辰叁偏偏是那种若是相安无事就一切都好,若是被进一步,她也绝不会退步的类型。

    感觉必要的界限被越过了,那么言辞也便不能像平常那般不在意以及顾虑对方心情了。这时候要优先考虑自己的心情。

    是的,就处理大多数的事情来说,她一直有自己的考虑和优先级。

    可能平心而论,这句话显然也称不上是什么能够伤人的话。不过从尔嘉肆听到这句话那浑身一震的状况而言,这句话显然是戳到她的痛处的。

    尔嘉肆的表情有些难堪:“本来是打算趁着酒意发泄出来的。没想到一开始你就看出来了啊。”

    “也不能说看出来了。”林辰叁目光澄澈,“但由观察到推测,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我只是这么说,结果对不对都是取决于你。”

    “这话说的,我可能都要以为你是个工科生了。”尔嘉肆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转移话题。

    但林辰叁回答很认真:“我应该能够算得上是个工科生。”这样的话,之前的话题就可以岔开了,只要双方愿意,之前那种美好的氛围还是能够回来的。

    尔嘉肆却像是对这种由自己一手铸成的结果不怎么满意:“我本科学的是生物工程。不对,我不是想和你讨论专业问题。我想说的是我本来打算趁着酒意和你倾诉的事情。”

    把发泄两个字改成倾诉了啊。

    可是她又有什么责任要去听那种事呢。或许在她接受了对方喝酒的邀请之后,她是有做好这样的心理预期。而被说也没想到她会答应这种事这样的话,哪怕之前有过预期,林辰叁也绝不会让那条必要的界线变得模糊。

    我不想了解你的任何事情。

    也请你不要问我有关我的任何事情。

    她不会和任何人关系变得亲近。

    她绝对不会特别去亲近某个人。

    这样的思维逻辑是毫无道理的,林辰叁其实也知道。它除了让自己变得孤身一人以外不会有更多的好处。但是,奈何她就是这样的人。她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

    而眼前这个人,林辰叁也知道,一切都是昨夜那太好的月光太好的微风惹的祸。一切的一切都无关主观的任何情感。

    这段心声看起来很长,但发生其实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林辰叁的想法一转,但话说出口又是一种言不由衷:“要是很难开口,还是之后再说吧。”

    林辰叁补充了一句:“已经很晚了。”

    不用看手机也知道这个时间不会早到哪里去。林辰叁的理由无懈可击,甚至让尔嘉肆以为这是对方体贴自己的一种有心之语,她非常感激:“那就下次有时间再说吧,我确实也没做好准备。”

    林辰叁胡乱地点了两次头。

    林辰叁没有说出要送对方的话。实际上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在回到主干道的情况下,她往目标地行进的时候,步子总有些迟缓。

    如芒刺背。

    出于某种未知力量的压力,她也不敢转头。只好假装看手机,打开相机里面的前置摄像头,她果然发现对方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但这样的判断还没在心头存续超过两秒钟,她便看见淅沥的雨幕中,对方的手机屏幕同样亮起来,像是电话进来了。

    再然后……有一辆车,底盘很低,当它从林辰叁面前行驶过来时,那溅起来的水花就避无可避地把林辰叁膝盖以下的裤子包括鞋子全部给淋了个透湿。车子的灯光非常刺眼,使得林辰叁不自觉地用手遮住了眼睛,而在车子开到身后去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有所感,三步就两步往公交车站的立牌前走去,走的越远,身形就会越小,而影子也会越细长,力求使立牌的侧面将自己的影子完全遮盖住。

    车子就像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想那般,在尔嘉肆所在的路旁停了下来,停了像是有一会儿,再拐回车道时,所行的方向便是和林辰叁的一样。

    在确认车子的尾灯灯光完全自视野中消失,林辰叁才从胸中大出了一口气。就这么会时间,她的背部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

    有种劫后余生的酣畅淋漓之感。

    她属于那种在陌生人面前胆子很大,但是在熟人面前胆子很小;在朋友面前胆子很大,但是在朋友的朋友面前胆子却会特小的类型。

    很矛盾吧。

    但是她就是有那么矛盾。

    还以为工作之后会好上一些呢。

    她是真的怕跟尔嘉肆有关的任何人撞上。按理来说,陌生人的朋友也还是陌生人,这本来不是什么该在意的情况,但既然身体先于意识行动了,也就说明在潜意识中,她是真的把尔嘉肆当做朋友了。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她一点都不喜欢交朋友。

    “我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交朋友的。”回头再望,十字路口那处再无一个人,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黑夜之中,只有矗立在道路两旁的红绿灯变换着颜色和箭头,她又扭过头,去踢在脚边的小石头,一边踢石头,一边慢悠悠地往前走,她仿佛给自己找回了信心,“又不是没朋友就不能过日子……就像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之后,往日里一起的那些人能够保持联系的又有多少呢?需要刻意去保持联系的,才不是朋友。”

    像是只落汤鸡似的回到租住的房子时,那位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正在厨房煮螺蛳粉,听见门动静,不想也知道是她:“找到工作啦?”

    找到工作的前提是失业,这个说法也就是说这位和那位朝九晚五的室友是有交流过的。

    待得林辰叁将雨伞放在与厨房相对的客厅中央晾干,她这副凄惨的样子才最终为对方看清,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很是惊异:“外面雨那么大吗?”

    会湿的那么厉害,还不是因为刚才藏躲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把伞也给收起来了。不过这话,林辰叁时不可能说的。

    “嗯,突然下大了。”林辰叁说道。

    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目的显然不只有寒暄这一个:“你知道我们房子是要到期了吧?”

    林辰叁点头。

    “房东刚刚在微信群里说,如果要续租就在这两天商议好,不然的话,他要委托给中介来看房。”

    “我考虑考虑。”林辰叁打开微信,果不其然看见了房东的发言。这样的要求无可厚非,她自然也是晓得的。

    “你不打算续租吗?”晚上十点半下班的室友握汤勺的右手就是一顿。

    “我考虑考虑。”林辰叁重复了一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