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如此工作了几天之后,林辰叁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内容,当然,也明白了工作本质。

    什么游戏运营啊,应该说什么狗屎游戏运营啊。她现在干的这个初级运营其实就是gs,简而言之就是游戏托,根本不需要她做活动,分析数据,写公告什么的,她只需要关心怎么让接触到的玩家充钱,以及让接触到的玩家充更多的钱的问题,其余的根本和她没关系。也是,才是初级运营,那些活动,数据,公告什么的也不是目前她这个阶段能够涉及到的事情。

    她的主要任务就是拿着公司发给她的薪水去陪那些养服大佬玩游戏,让他们揍飞,然后向公司申请游戏补助,充钱变强把他们揍飞,让他们也想变强。那就充钱。

    这是一个互殴的过程。

    只是林辰叁还算稍微有点追求,对她来说,一个大r玩家还是比不上十个中r玩家带来的收益大,毕竟一个大r玩家是可以充很多钱,但是如果退游了,对那个区服的生态造成的破坏就是毁灭性的,所以她更倾向于让十个中r充钱,而不是一个大r充钱。

    这方面,她可能更倾向于腾讯的运营的策略,而不是网易的。

    大家都知道,腾讯能够让一百个人里面每个人充六块钱,而网易更倾向于让一百个人里面的一个人充六百。

    游戏里4w那边的人将他们这样的人称作是工读生。这不是什么好词。林辰叁也明白,她干的不算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情,会被这么说其实是相当应该的,但是要说听到这样的话会开心,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份工作也许能够产生一定的成就感,但远远不能与伴生的负罪感保持平衡。所以林辰叁做这份工作并不开心。但开心又不重要,应当说,在生存的压力面前,开不开心这种情绪根本不值得去重视。

    所以,林辰叁认为这份工作她还能做很长的一段时间。

    又是一天的晚上十一点。

    林辰叁走出公司大楼时,楼栋间还有不少房间是亮着的。就是这些加班狗,才让下班时间被推得越来越迟的。但是林辰叁不会特别在意这些。到点了就该下班,反正她是不会为资本家多卖一分钟的命。

    除非他们真的能够给标准工作日百分之一百五的加班费。往往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是自愿加班,所以并没什么好说的。但要是可以,谁愿意自愿加班呢。

    看到公司门口都是清一色的美团小黄车后,她走出去的距离稍微远了一些。根据这些日子她得来的经验,果然还是蓝色的哈罗单车更适合她。也许底座打下来的幅度是差不多的,但是莫名地,林辰叁更倾向于将哈罗单车选择作为自己的座驾。嘛,这就跟喝可乐的感觉差不多,虽然冰镇后的两种可乐味道喝起来是差不多的,但是一旦不冰镇了,那差别就大太多了。顺便一提,她是可口可乐派。

    然后在上车之前,她给手机插上了耳机,打开了地图导航语音。一方面是不用导航不放心,另一方面,她在语音里面找到了一个足球解说版本的,不知道骑行起来的感觉怎么样。

    想要试试。

    虽然就是,夜深人静的晚上,没什么红绿灯,满打满算不会超过十分钟的自行车车程,一共就两个拐弯,上坡都不超过两个,为了安全起见,她骑的还很慢,这样的情况下,两分钟能够听到一次语音导航的声音就不错了。

    没办法,新手上路还是安稳一点,这样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己才都是有好处的。

    两只手握着车把手,中指,无名指和小指都压在手闸上,背部压得比较低,两只肩膀都尽量压成平直的一条线。林辰叁便认为这样骑自行车的姿势是最具有安全感的。

    还有心情和时间在骑行时摇摇晃晃,到上坡时能够屁股离开底座开始蹬车。那风吹过额前的碎发,当看见月亮的出现就像日出那般时,她觉得眼睛就像被清水洗过似的,变得格外明亮。

    还蛮舒服的。

    有点爽呢。

    要是个头再高一点就好了。

    下次试试把底座调高一点点吧。

    像是杂草那般的念头在脑海中混成了一团,但是林辰叁却并不讨厌这样的感受。正是如此想的时候,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幅较为神奇的画面。

    月光下,公交车站旁,十字路口行人等待过路处,有三两只野狗围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姿势……

    “闰土刺猹。”林辰叁不禁脱口而出。

    而且,这野狗什么的,这个场景,隐隐约约间让她觉得有些熟悉,总觉得在不久之前她似乎是有见过差不多的场景的。

    蓝色的哈罗单车在林辰叁还在思索时就骑过了场景发生地,而这时,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记忆,她握了手闸,停车,从车上下来,推车拐弯,继续推车前进,大约徒步了有小两分钟,她面前即是出现了一只吐着很长舌头的野狗,气势汹汹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林辰叁让自己的目光能够更好地与对方对视,而只是一眼,对方就很是识相地夹着尾巴退到了一边。

    哼,什么妖魔鬼怪,都不过尔尔。

    轻佻的挑衅才从眼底散去。

    轮胎压过不够平整略有磨损的沥青路面,车轴发出富有节奏的声响,这一夜的微风吹过,环境带来的特别的宁静感让脚步也忍不住放慢,林辰叁的目光从一旁的野狗身上移开,对准两眼之间的中轴线,没想到那人也刚好转身抬眼过来。

    这一刻,宇宙也变成了一个庞大的时光机。让她以为眼前这一切的所见都是十百千万年前那些恒星的模样。

    长发,应该是极柔极顺的那种,所以有些发丝被风吹得拂过眼角时也似是无痕。肌肤,应该是极为晶莹剔透的,不然不可能在这样的月光背景下还能透露出一种犹如羊脂玉那般的温润感。还有嘴唇和眼睛,颜色都非常鲜艳分明,红就是红,黑就是黑,在将那两者同等地容纳进视线之中化为脑中实物时,她便只想到了司汤达所著的《红与黑》,仅仅是这两种颜色,便可以囊括此世之间所有的浮华与虚妄。

    她的鼻尖像是能嗅到那种淡淡的体香味。

    那两片薄薄的唇瓣一张一合,似是在说些什么,然而林辰叁看不清楚口型,也听不到声音,她仿佛失了明,也失了聪。

    心脏被击中了。

    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迫使她失去对于身体的控制,无法确定身体的重心,于是身体后仰,连带着车,她就像那日电脑包的带子被那人拉住致使摔倒一样,只是这次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自行车的前轮砸在了她的脚上,使得她吃痛发出了声音。

    这时候时间便开始流动了。那种宁静而美好的瞬间也便就此消失掉了。这一切的发生到结束恐怕都不到两秒钟。但林辰叁右手放在左胸心脏所在的位置,她能够确信,方才的她是真的死过一次的。

    她伸出手去,没人牵住它。她再看向眼前,那人还被困在野狗群之中,只是目光落在她这边而已。

    林辰叁忽然想到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看过的,也许是某本书,某个知识区up主的解说,某部电视剧,电影或者番剧里面的台词,但她就是记起来了:月色随潮水涨落,似我喜欢你那彷徨无措的心神。

    没错。她喜欢这样的瞬间。

    非常喜欢。

    喜欢到,不能自已。

    所以,再看向那被野狗包围的人时,林辰叁眼中都多了几分善意。她很感谢对方能够带给她如此新奇的人生体验。所以,本来只是打算确认状况的目的改变了,她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的灰,扶起车子停到一边,她背着包,小跑着跑近,虽然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有只不知道是不是那日咬她的狗同父同母兄弟的野狗,张开嘴巴,咬在了与之相对的另一条腿上。

    画面之上就像是飞过了一只乌鸦还带了三个省略号。目光下视。哦豁,你们哥俩是约好的吧。林辰叁眼中透露的尽是这样的敌意。

    虽然一抬腿,这只狗也很快松开嘴巴了就是了。

    野狗群散开的比上次还快。

    “没事吧?”林辰叁有些拘谨地发问道。

    “嗯。”对面的声音很正常。

    “那就好。”林辰叁根本不敢把目光抬到对方锁骨以上的位置,例行的发问结束,她就差原地鞠两个躬了,当然她没鞠躬,这种情况下要是鞠躬那就太奇怪了。所以她原地转身,完全不打算顾及对方的视线,小跑起来。岂知对方也跑了起来。被追赶的紧迫感驱使林辰叁加快了脚步,三步作两步,然后是在同时,林辰叁抓住了车把手,后面那人拉住了她的电脑包带子。

    “你跑什么?”疑问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气喘。

    这声音也太色情了。

    林辰叁头也没回:“看见你就想跑而已。”

    “我长得太寒碜?”

    “是长得太漂亮了。”

    “什么?”

    “是长得太漂亮了。”唯恐对方没听清,林辰叁重复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