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林辰叁有被狗咬过,或者说像她这个年龄的农村孩子,在小时候总有会被狗咬的经历,她也是运气不好,刚好是这些倒霉蛋里面的一个,和这几只狗比起来,那条狗还要更凶猛些,也是奇怪,被狗咬之后,她也未产生过怕狗的情绪。

    或者说她根本对狗怕不起来。所以看见那人被一群狗围着不敢动的样子,她本来是打算绕路走,但一想到白天那公交车上下车的事情,又还是按照直行的道路前进了。

    顶头的野狗朝她狂叫了几声。

    林辰叁双手插在短外套里面,她视若无物般从野狗群中穿行,有两只狗嗅着她的鞋尖,紧咬着后牙槽,流口水的同时有股充满臭味的气息自下往上蒸腾而起,很是熏人,但直到这里她也是没管,她走她的路,像是这里没有野狗,也没有别人。然而这里毕竟是有野狗,野狗也能看见她这个人的,有不识相的野狗猛窜过来,张开了嘴巴,幸得这是冬日,虽说只穿了一条加绒的裤子,那野狗的利齿竟没能一下子咬穿,只是感到了一阵两侧向内的压迫感,局部的血管受到挤压,许是有淤青出血的可能。

    不真的被狗咬伤,终究不是什么大问题。

    林辰叁抬起腿,那只狗竟然自觉地松开了口。狗与人对视,林辰叁眼皮都没掀一下,于是胜负已分。由一只野狗的退却,那撤退的信号一下子在野狗群中炸开。在林辰叁再度迈开步子之后,周围的数只狗就都作鸟兽散了。

    “野狗就是野狗。”林辰叁低声这么说了一句。当然,在这时候,她的步子也没停下来。

    然而她是忘了这里还有别人的。“等等……”手掌是被好好收在外套口袋里的,所以被拉住的是电脑包的带子,因为是没有想过被拉住的可能,所以脚下的步子被这一带立时显露出不稳的状态来,而显然对方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于是结果就显而易见了,人本性的趋利避害,那人往后又退了一步,就只有林辰叁自己被摔了个屁儿蹲。

    往好的方向来想吧,还好没有摔到脑袋。不然本来就很蠢了,到时候就只剩下更蠢的未来了。

    “没事吧?”对方仿佛意识到自身行为的不合时宜,再开口时的语气都有些期期艾艾起来。

    林辰叁摇摇头,她手撑着有些砂子的地面,慢慢站起身,然后她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就准备离开这里。这会儿也不知道耽搁多久了,她还不打算走到天亮之后呢。

    岂知对方再度拉住了她的电脑包带子,而在她回头的瞬间缩回了手,用一副受了惊的表情说:“刚才,谢谢了。”

    林辰叁言简意赅:“不用。”

    转过头,林辰叁以为这次应该没事的时候便是感觉电脑背包的带子又有要被拉住的趋势,她感觉往前快步迈了一步,随后转过头,眉心拧了拧:“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说吗?”

    那人面有愧色,欲言又止的表情换了好几次才说:“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只是也不用走那么快吧?”

    真奇怪,竟然用这种问句来回答她的疑问。

    林辰叁叹了口气:“我要回去,赶时间。”

    “回去?去哪?”那人一下子来了兴致,两手拍了一下,带着十足的兴趣,“这么晚打车也不安全,我是自驾过来的,可以送你。”

    说的好像坐你的车就很安全似的……当然,这话只是在林辰叁的脑海里转了一个圈就消失了。她的目光只在那人的衣着上扫了一眼,能够确信是自己买不起的价格,然后转到一旁不远之处靠边停的汽车,认不出品牌,但看保养的程度,也许两千公里都没跑过。这样的人总不至于会讹她……权衡好利弊之后,林辰叁点点头,然后说了句谢谢。

    在后车厢的靠右车窗的位置坐下来,恰好和司机座位呈对角线,方便看窗外的风景,也方便看司机的小动作。

    “地址能报一下吗?”那人打开了导航地图说。

    林辰叁花了一点时间才将自己的住址完全回忆起来,她向来对于数字就极为不敏感,几栋几单元多少室这样的事情她总是容易忘记,但记起来之后,就很容易脱口而出了:“广河区景芳街道花园小区4栋2204。”她在报完之后才反应过来报多了,但对方没有表现出发现异常的样子。

    导航地图用的是沈腾的语音包,在这样的夜晚倒是额外提神醒脑。

    那人像是无意:“路上会经过二医院……”

    “不用。”有点晕车的林辰叁头靠在车窗上,身体几乎抱腹蜷缩成了一个球,“狗没咬破裤子,没事。”

    “都没拉起裤子仔细看清楚,就那么自信没咬到?狂犬病潜伏周期可是有二十年。还是及时防治会比较好。”

    “能感觉得到。”林辰叁的声音有些淡淡的,“没有刺痛感。”

    “刺痛感?”

    “你有被不合时宜的鞋磨过脚吗?”像是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林辰叁打开了话匣子。

    “有过一两次。”那人似有所思,咕哝了下说道。

    “我之前那份工作要求穿正装,也要穿皮鞋。鞋子总是磨脚,虽然说在脚后跟那地方贴创口贴是个比较好的办法,但有时候早上出门没有把控好时间,就只能耐着磨脚的疼痛去上班了。”

    “那岂不是很疼?”感觉听起来就很疼了。

    “是很疼,但是疼痛的同时会感觉到一点快乐。”晕车的症状进行到后半,林辰叁已经有些脱水的症状了,但她说话的声调还很平静,“会有种还活着的实感,所以我能够凭感觉分辨出来能够让人出血的疼痛是什么样的。”

    “总觉得有点可怕。”那人像是打了个寒颤。

    “嗯,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习惯。”

    话题进行到这里,似乎又变成无话可说的情况了,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待到林辰叁强撑着的精神都有些撑不住的时候。

    那人开口了:“那你先前被狗咬,也是想要体会那样的刺痛感吗?”

    林辰叁差点笑出声:“我还没有那种兴趣。”

    “但一般女孩子很少有不怕狗的吧?那样直冲冲走过来,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以为我会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就任由狗咬上来是吧?”

    “啊,是。”

    “既然很有可能会有人被咬,只是那个人刚好是我。”林辰叁闭了下眼睛,然后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你这逻辑真奇怪。”

    “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说过。”

    “哦,到了。”那人打了转向灯,将车靠边停好。

    早就准备好下车的林辰叁推开车门,像是苦于干涸的河鱼那样从车子翻下来,大大呼吸了一口气,才让状态有些微的好转。

    那人看见林辰叁这般状态很是吃惊:“我这车应该没那么容易晕吧?”

    “跟车好坏没关系,只是跟新旧有关系。但就是旧车,也不是就不晕的。”林辰叁残喘着一口气解释说。

    “那你这晕车的毛病还跟一般人的很不一样了。”那人眉目间流露出打量的神情,然后语气显露出担心,“要不我送你上去吧,你这状态委实不好。”

    “回去洗个澡就好了。”林辰叁摆了下手,“总之,谢谢了。”

    “谢我什么?”

    “谢你送我回来。”

    要是早知道被那野狗咬那么一下能换来这样免费的车坐,她肯定是乐意被那么咬一下的。反正不怎么疼,而就身体而言,几乎是等于没损失的。

    而那人可不这么想:“要不是你突然路过,狗咬的就不是你,该是我了。就这一点,就该我跟你道谢。”

    “之前已经谢过了。”林辰叁再摆了下手,但她也不想在这方面过分去分辨一个一二三四来,这么说后,她随即转身,预备刷卡进小区。

    但这回,那人捏住了她的手腕,语气中带着十分的不容置疑:“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了?”

    林辰叁不喜欢和任何人有较为亲密的接触,她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想到对方也是好心相告,她摁下那股鸡皮疙瘩,仔细回想了下,其后才摇头:“没有。我的东西都在身上。”

    “你的名字你没说。然后。”那人顿了一下才说,“你也没问我的名字。”

    林辰叁根本不知道这种萍水相逢的场合有什么要互相交换姓名的必要,意识到自我隐私有受到暴露的危险后,她终于摆脱了对方的钳制,将被捏住的手腕收了回来:“我不想说,然后,也不想知道你的。”

    “为什么?”对方竟然奇怪起来了。

    林辰叁才是更加奇怪:“不想就是不想,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要是我就想知道呢?”仿佛是激起了对方的好胜心,那回答的语气都莫名让林辰叁产生了一种厌恶感来。

    能不做的事情就不做,哪怕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只做到必要的程度就好。就此原则之下,林辰叁并不想把事情弄的更加复杂:“林辰叁,双木林,日月星辰的辰,一二三四中三的大写叁。”

    “尔嘉肆,尔是……”

    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欲望,林辰叁将那些话语全都化作了背后的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