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都粗了几分。

    他眉头紧锁,薄唇紧紧的抿在一处,拳头紧握,手臂上的腱子肉硬邦邦的,大步朝着门口走。

    谁料,却在走到门口之时,穆如归如遭雷劈一般,陡然僵住了身子。

    只见怜香此时正坐在炕上,身上只穿着一件灰色粗布做的肚兜,身下未着片缕,她皮肤白皙如玉,瞧起来比豆腐还要嫩,有些地方都叫那粗布磨出了显眼的红痕。

    她的两只乳儿很大,将肚兜撑起一小片,还突起了两个小点儿。

    小腰又细又嫩,仿佛轻轻一折就断了。

    两只莲藕似的手臂撑在身后的炕上,修长的脖颈下意识仰起,两条白皙细嫩的腿正大开着撑在炕上,腿根还微微发着颤。

    她小脸绯红一片,眼角轻微泛着红,还挂着泪,正咬着唇儿难耐的呻吟着。

    穆旭成则是坐在旁边,他身上衣物完好,不同于怜香动情的模样,他清瘦的面上如往常一般,如果不是他的手指正在她的腿心处揉搓着,光是看他的脸,任凭谁都猜不到他在做什么。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她的两片粉红色蚌肉,轻轻摁压揉搓她小穴儿上方的阴蒂。

    怜香的阴户看起来十分漂亮,没有阴毛,穴儿跟蚌肉都是从未被进入过的粉红色。

    此时叫穆旭成玩的又湿又软,微微有些红肿,泛着水光,干净又诱人。

    “嗯~夫君,轻、轻点……”

    忽然,屋内传来她带着哭腔,有些发颤的声音。

    穆如归陡然间回过神来,猛地后退一步。

    原来,这间屋子的门并没有关紧,而是虚掩着有个缝隙。

    他方才正是顺着这个缝隙,瞧到了里面的令人血脉偾张的一幕。

    此时,他脸色黑红一片,呼吸粗重的厉害,身下那物什更是不知何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坚硬如铁,将裤子撑起了一大坨,几乎要顶破亵裤。

    穆如归逃一样的回了房间,粗喘了许久也无法平复下来,脑海中忍不住一直浮现出方才看到的一幕,而隔壁的呻吟声仍旧不断传来。

    身下的肉棒憋的几乎要爆炸,最后他咬了咬牙,伴随着弟妹的呻吟声,黑着一张脸缓缓将手伸进了亵裤中,握住了那沉甸甸的物什。

    【来啦来啦!求珠珠求收藏嗷嗷】

    003 春梦,弟妹用穴磨他的肉棒

    他坐在炕上,粗重的喘着气,黝黑的手臂上冒出青筋,大手在亵裤内不断快速的动作着。

    不知过了多久,听着隔壁屋子弟妹似哭非哭的呻吟声,以及软软叫着夫君的声音,穆如归闷哼一声,终于射了出来。

    大手从亵裤中抽出来,带着点点浓白精液,他皱了皱浓眉,薄唇抿紧,神情中带着几分懊恼。

    伸手将亵裤脱下,胡乱擦了擦手和那沉甸甸的物什,然后将亵裤扔到了炕边,眼不见为净。

    隔壁屋子的呻吟声终于渐渐停了,穆如归黑着张脸躺在炕上,直到深夜才睡着。

    迷糊中,他闻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缓缓睁开了双眼。

    然后就看到弟妹已经上了炕。

    她身上穿的,仍旧是昨夜那件灰色粗布肚兜,下身未着片缕,两条纤细的腿跪在他的腰两侧。

    弟妹缓缓坐下,然后臀部往后挪了挪,湿软的小穴正好蹭在了他的肉棒上。

    穆如归登时间呼吸一紧。

    似乎察觉到他在看她,弟妹朝着他弯着眸儿笑了下,然后上半身伏在了他的身上。

    她柔软的乳儿贴在他古铜色的硬邦邦胸肌上,纤细的腰肢摆动着,嫩滑的小穴上下轻轻蹭着他的肉棒,轻轻喘息一声:“嗯啊~大伯这里好大好烫,蹭的奴家好快活……”

    穆如归粗粗喘息一声,两只手臂放在身侧,死死的捏紧拳,手臂上的腱子肉鼓鼓囊囊的,青筋都快迸出来了。

    灼热肉棒被她蹭的早已坚硬如铁,正紧紧顶着她的流着淫水的小穴儿。

    弟妹被顶的身子一颤,红唇贴在他的喉结上,低低喘息一声,说话时柔软的唇瓣摩擦着他的喉结。

    “唔嗯~大伯这里太硬了,顶的奴家好疼,轻,轻一些……”

    穆如归喉结滚动一下,呼吸粗重的厉害,眼底幽深暗红,肉棒简直硬的生疼,恨不得将伏在他身上的小骚货狠狠操上一回。

    他呼吸急促,大手用力握着她的腰,猛地一个用力,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拉起她的一条腿放在自己强有力腰上,扶着快要爆炸的肉棒就要捅进去……

    结果,身下的小骚货忽然消失不见了。

    穆如归猛地睁开双眼,身下肉棒早已将被子顶起了高高的帐篷,他抬起手盖在眼睛上,粗喘一声。

    原来是梦。

    外面天还没亮,穆如归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