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8

    步声沉重。

    马乘还是怕,攥紧了手指,却毅然站起来,冲着中年男子脸就是一拳:“你他妈敢动路哥试、试。”

    马乘生到一个大家族,他妈是个陪酒女,把他生下来却发现捞不到一分钱,转手就把他扔给了马乘他爹。

    马乘他爹是个有名的窝囊的酒鬼废物,家族里放弃了他,只保证他饿不死,他对年幼的马乘非打即骂,童年是马乘迈不过去的阴影。

    还好有家族,马乘依旧在贵族小学读书,只不过依旧受欺负,他和所有人格格不入,马乘是真穷,瘦还丑,活的像个阴沟的老鼠。

    中年男子被打偏了头,他吐了口吐沫,抓住了马乘的头发:“你是不是想死。”

    马乘恨不得能咬下他口肉,面部扭曲,手脚并用去厮打中年男子:“酒鬼、废物、人渣。”

    中年男子面部抽动,抓着马乘头发把他甩了出去,骂道:“小兔崽子。”

    马乘打不过喝酒发疯正值壮年的中年男子。

    路柯站到中年男子的面前,非常平静:“骂够了没有。”

    中年男子猛的一惊,酒醒了大半,话卡到嗓子里却怎么都说不出来,随及就是肚子上一阵巨痛,他被踹了出去,跪在地上,极其痛苦,腰弯的像虾米,大喘着气儿。

    路柯下手凶狠,声音都带着戾气,表情隐匿在半明不暗的阴影里,他慢条斯理的挽起的袖子,眼神却像一匹饿红眼的狼:“你不是很厉害么。”

    中年男子痛的根本说不出话,他想嘶吼,让那群人过来救他,路柯拽着他的领子,拖着他到了墙边,明明是拖着一个中年人,他却脚步轻盈,不见一点费力。

    中年男人带来的男男女女根本就不敢出声,都没见过这么狠的人物,就算对面就只是个未成年。

    路柯按着男子的头往墙上砸:“敢打老子的人!操、你、妈!”

    皮肉碰到坚硬的墙壁,发出令人牙酸的砰砰声,男子的哀嚎声却打不动任何一个人,他勉强睁开眼却被一片血红覆盖,脑袋又受到不可抗拒的力量,磕向墙壁,血花四溅。

    孙驰也怕正打架的路柯,他战战兢兢的:“路哥,差不多行了。”打死就麻烦了。

    路柯松开手,从口袋掏出来雪白的手帕,擦拭着染血的手指,对着匆匆赶来的大堂经理和保安部长:“这事你们怎么算?”

    报案部长先看见了躺到墙角半死不活的人,就算知道出现到vip包的人非富即贵,还是忍不住呵斥:“你知道他是——”

    “闭嘴。”大堂经理怒视着保安部长,对着路柯陪笑,“路少,这是我们监管不力,这样这次给您免单,送您张终身免费白金卡,我们绝对会严加处理这件事,让这位客户进入黑名单,非常抱歉……楞什么楞,还不快点把他拖下去……您看,要不给您换个房间?”

    路柯抬了抬眼皮:“不用。他受伤了,叫医生过来。”

    马乘就是刚碰到桌角的地方一片淤青:“路哥,我没事。换个地方继续玩吧,别让这件小事坏了兴趣。”

    大堂经理有些为难的看着路柯:“您看。”

    路柯擦干净了手,把帕子扔了:“再安排个房间,带我们过去。”

    大堂经理知道这事算过去了,至少算不到他头上,当即领着他们上顶层。

    这次他们出来玩,用的孙驰的卡,就是个vip房,要是他们在顶层,给中年男子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过来闹事的。

    中年男子可能就以为vip包里不可能有什么大人物,才敢闹事,谁知道就砸到自己脚了。

    顶层有个包间开着门,路柯四人经过的时候,有个人瞄了眼,忽然出声:“那不是路柯么?”

    正在玩闹的少年少女都安静了下来。

    为首的是正在站到台球桌前面的三个人。

    本来能一杆进洞的球打偏了,虞梁把球杆扔给站到一边的人,那人连忙诚惶诚恐的接住。

    虞梁并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见了,那就打个招呼呗。是不是,秋安?”他有桃花眼,斜斜的望过去,眼里的波澜能把人溺毙到里面。

    被称为秋安的女孩儿并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虞梁继续说:“秋安,这可是路柯。”

    “说什么呢?” 江时连忙打圆场,“好不容易才聚齐,他路柯关我们屁事。”

    圈子是那个圈子,就是路柯跟他们不对头,或者说,他们是死对头。

    毕竟,就那么点地方,总有点摩擦,路柯跟虞梁打架打了许多次,俩人疯起来都不要命。

    路柯对虞梁的评价是疯狗,逮着谁咬谁。

    戈秋安突然出声:“我不去。”

    江时推了推虞梁:“好了,说好了这次是给秋安送行的,别闹的不开心。”

    虞梁:“那就继续玩呗。”

    路柯不知道隔壁坐着什么人,当然他也不关心,他们玩到九点多就散场了。

    孙驰打游戏正来劲儿,听路柯说要走,把游戏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