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路柯还生着气:“反正我不走。”

    “……”陈禾,她好像下午是没和路柯说话,“那我们去吃饭?”

    路柯掀了掀眼皮:“你请我?”

    陈禾:“好啊。”

    路柯还有点别扭,但站起来了:“我要去五星级酒店。”

    陈禾关门,头都没回:“别闹。”把她卖了也请不起。

    路柯听见着俩字耳朵有点痒,假装没听清:“你刚说什么?”

    陈禾把钥匙收好:“别闹啊。”

    路柯笑了下,在陈禾看见之前,又继续绷着脸:“那你请我吃什么?”

    陈禾看见了路边的小摊:“麻辣烫吃吗?”

    路柯看了眼:“不吃。”

    “肠粉呢?”

    “不要。”

    “麻辣拌?

    “不吃。”

    陈禾不说话了,看着路柯。

    路柯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声:“我请你。”

    陈禾有点奇怪:“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她觉得路柯不挑食啊。

    路柯:“我就不直接说。”

    陈禾觉得路柯无理取闹,但她脾气好:“去哪?”

    路柯叫了滴滴,附近有家火锅味道挺好,主要是吃火锅,吃的时间比较长,他敢肯定,一吃完饭,陈禾肯定要赶他走。

    服务员态度很好,见陈禾穿的白裙子还送来了围裙。

    他们点的番茄和麻辣的鸳鸯锅。

    吃完饭都一身火锅味,陈禾有点撑就同意了路柯散步的建议。

    天早就黑了,灯光把城市照的如同白昼。

    路柯走路上,有点蠢蠢欲动:“你冷不?”

    陈禾不冷,还有点热:“没啊。”

    路柯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路边有卖棉花糖,粉粉的一团,挺可爱,路柯见几个女孩子围到哪里:“你要不要?”

    陈禾也看见了:“太甜了,你想吃吗?”

    路柯一点都不感兴趣,见有车,陈禾还往前走,一伸手就按住了陈禾的脑袋:“有车。”

    陈禾刚过来的时候,就有点介意身高,都高一了,才刚刚一米六,特别是和路柯一块的时候,她有点纳闷:“我看见了。”

    路柯觉得陈禾有时候蠢蠢的:“那你还走?”

    陈禾解释了下:“我觉得我能过去。”

    路柯看了眼陈禾,嘲笑道:“就你那小短腿。”

    陈禾有点不高兴:“我还会长的。”

    路柯趁机又摸了摸陈禾的脑袋,呆毛被压下却又倔强的再次翘起来:“你腿最长了。”

    陈禾打掉了路柯的手:“不许摸。”

    路柯笑了起来:“这又不赖我。”

    陈禾也知道自己的身高跟路柯没关系,但还是闷闷的:“我知道。”

    等他们走远了,买棉花糖几个女生才没忍住尖叫。

    “卧槽卧槽,那也太甜了吧,那男生谁啊,帅的我腿软啊。”

    “我可看见了,男生笑的超宠啊,活的瑰宝。”

    “怎么就有主了呢,好想追。”

    陈禾路柯关系近了许多,但路柯还是单方面恋爱,分手时就他依依不舍。

    路柯站树底下:“你回去不也没事吗?”

    陈禾走的有点累,正休息:“我回去看书呢。”

    路柯迟早要把书点了,他发誓:“书又没我好看。”

    陈禾的马尾有点松了,她就直接把头发散下来了:“我也不能老看你啊。”

    路柯挑眉:“怎么就不能老看我了?”

    陈禾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那多不好意思啊。”

    路柯往陈禾身边靠了靠,直起了腰:“你老看书就好意思了?”

    陈禾:“这又不一样。”

    路柯就是无理取闹:“哪不一样?”

    陈禾想了想:“书比你安静多了。”

    “……”路柯,嫌他吵是不是?这小妮子就是欠打,“你给我好好说话。”

    陈禾换了种说法:“那你能不动吗?”

    路柯被气笑了:“你让书蹦跶下给我看看。”

    陈禾当然不能让书蹦跶,改口道:“我得好好学习。”

    路柯靠到树上,眯着眼,吹着风:“嗯?”

    陈禾揉了揉脸,有点困:“我以后要当有钱人。”

    路柯觉得陈禾这愿望挺朴实:“谁跟你说好好学习就能当有钱人了?”

    陈禾愣了下:“大人都这么说的啊。”

    路柯嘲笑她:“你有钱了吗?”

    陈禾兜里一百块都没有:“还没到时候呢,等我考上大学……”

    路柯觉得陈禾挺逗:“然后就变成有钱人了?”

    并不能,但陈禾还是要好好学习:“总不会太穷。”

    路柯笑了笑:“这倒是。”

    陈禾接着说:“我好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