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二十章不悔

    对于江晚灵有孕,在老夫人心里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原本对于关山月对旁系出手狠辣不留情面,她嘴上不说,心里还有些怨言的。如今江晚灵肚子里有了小娃娃,关沧海可是什么都顾不上了,也理解孙儿突然对婚事心急择期所为哪般了。

    高兴的嘴角一刻都落不下,关沧海看着江晚灵的肚子,乐呵呵的总稀罕个没完,甚至嫌婚期订在下个月还是久了些,江晚灵越早过门越好。

    江晚灵可有些头疼了,这肚子里娃娃的爸爸还没来见呢,看这架势老夫人是不会撒手了。

    头一回轮到她埋怨关山月做事不计后果,这怎么办,到时生出来不管是苏御的还是沉念慈的,奶奶知道了不气死才怪。

    在娘家住了几日,期间父母亲对她没有半丝埋怨的言语,对女儿有孕也是喜忧参半。

    容临的事他们还有些迷糊,江晚灵之前打电话时也没讲清楚,只说是弄错了,不过人回来就好。

    这会儿突然要成婚了,换了个他们从没见过的男孩子不说,还是这么特别的一个男孩子……

    他们是答应了婚事不假,可实际操作起来真是有些摸不着头绪。女儿嫁人是大事,按他们这边的习俗,女方要在正式婚礼前宴请亲友,俗称“待客”,粗略统计下,家人、朋友、同事,怎么着也得叁四十桌左右,这会子订酒席实在有些仓促。

    整理聘礼也成了一大工程,礼单厚厚的一本,九位数的礼金已让人瞠目,更不要说那堆满客厅的成对儿金器首饰,古玩玉器……

    对于江晚灵的嫁妆江家自是不遗余力,除了保险和陪嫁金,还有两套房子,跟关家给的彩礼自然没法比,只是也尽到普通家庭父母的全力。江母早就在江晚灵刚上大学的时候就给她买好了一套小公寓,装修完备,原本是做最坏的打算的,万一女儿将来嫁人与夫家发生口角,抑或是遇人不淑,不至于矛盾爆发时连个自己哭的地儿都没有。后来江母从s市旅游回来,知道女儿有了男朋友,夫妻俩又购置了套大点的房子给她,想着以后女儿以后带着老公孩子一起回娘家时,想住家里就住家里,觉得不方便就住自己的房子。这最近刚交房,还没装修,女儿连娃都有了……

    彩礼的礼金江母原封不动的贴给她,江晚灵没拒绝。对于自己花钱,父母和他们从没心疼过,在谁手里都一样。

    共同在z市住了几日,关山月有心带江晚灵回去,不好直接宣之于口,于是在他的建议下,江父江母也决定去a市玩几天。

    在车上江母才有点反应过来,好像几日下来,她和江父一直被亲家牵着鼻子走……

    女儿这就要嫁人了啊……跟印象中和想象中的谈婚论嫁一点儿也不一样,好像有点太省事儿了……

    跟自己老公说了一嘴,江父人间清醒。

    “你这才反应过来啊,女儿就这么跑人家家里了,还不知道要跑几家……”

    自己养的水生生的小白菜,就这么被东挖一瓣,西分一瓣的,江父越想越不是滋味儿……

    “你得了吧你,你不是也挺喜欢小容和小苏的嘛,而且整理聘礼时候,你看见那几个古董瓶子眼都直了,还不是巴巴儿的赶紧摆到自己书房去了。”

    “喜欢归喜欢,我闺女可是多少瓶子也换不来的。而且我的掌上明珠悄么声儿的怀了小珠子,我能不生气吗……”

    “你可拉倒吧,我看你跟老太太聊天的时候也挺忘乎所以的。”

    江父幽幽叹一声,“哎,我想起咱妈以前常说的一句话了,‘一代好夫人,叁代好子孙’,看看老夫人和小关,就应了这句话,晚灵在这样的人家,我也挺放心的……”

    聊天儿感叹的工夫,就到了a市。关沧海是一刻都不想让江晚灵离开她的视线,只是碍于自己孙儿不得不撒手。

    关山月着人送老夫人回了关宅,自己带着江晚灵和她父母去了别馆。

    别馆这边江晚灵也没来过,还有点好奇。

    还没怎么显怀,她总忘了自己有孕的事情,兴奋的刚想下车,又被关山月搂住。

    法式古典别墅倒不像是关山月平时喜欢的风格,江晚灵下了车就去挽父母。关山月看起来总有些拘谨,江晚灵知道他是因为在乎,所以谦恭,又跑到他身边挽起他。

    左手关山月,右手江母,被冷落的父亲心有戚戚。

    进门换了鞋,刚拐进厅江晚灵就愣住了。

    厅中坐了不少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见他们进来,也都站起身来。

    凌霄率先跑到他们身边抱住江母,“爸爸妈妈,你们终于到啦!”

    “霄霄……小容……你们……”

    “岳父岳母快坐!”

    “伯父伯母好。”

    问好声有些此起彼伏,江家一行人呆愣愣的看着厅中的小辈以及他们的父辈。

    “这是亲家吧,快先请坐。”

    苏仲衡上前几步,与江父握手问好,江父江母也不知道是在谁的引导下,坐在了厅中主位上,江晚灵也被拉到单人沙发上坐好。

    沉念慈和苏御有些顾不得其他,若不是修养约束,刚刚早都直接冲到江晚灵身边了。

    这会儿长辈们互相问好间,他们两个一左一右站在江晚灵身边,弯腰问询她最近可好,什么感觉,有没有什么不适。

    “我很好,你们呢?对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沉念慈笑的温柔,手还轻抚在她的小腹上。

    “晚灵,我们都已与家中坦白了,我父亲都由着我,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只是……我祖父有些不高兴,不过我相信他会接受的,即便不接受也没关系,我总要与你一起。”

    “念哥……我……”

    “今天就是父母双方见见面,也好让伯父伯母放心,免得他们担心我们有所隐瞒。”

    苏御摸摸她的头,安抚她的不安,江晚灵转头看看他,点点头,又低下头。

    “晚灵……这两个孩子……是我的吧?”

    “哼,别妄下定论。”苏御听闻拉下脸。

    “我有预感,应该是我的。”沉念慈一脸肯定,依然微笑。

    “那你预感实在是不太准。”

    江晚灵缩缩着脖子,随两人争辩,悄站起身走两步,就被挡住去路。

    第一次见沉念慈的父亲,听过沉忆讲的往事,她难以将故事中薄情的男人跟眼前慈眉善目,儒雅随和的人重迭在一起。

    “伯父好……”

    “你好,小晚灵是吧?”

    一句“小晚灵”让她有些不好意思,沉父一脸的慈爱。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啊。”

    “嗯……谢谢伯父接受我……”

    “你不必多虑,看到你,好像看到叶慈年少的时候,我非常理解我的儿子为什么会被你吸引,而现在这个局面……”

    沉父环视一遭,江晚灵跟随他的目光看一圈,江父江母正与苏父攀谈着,身边还围着几个男孩子,还有坐在一旁淡然看向他们这边的关山月。

    “我很乐见其成,也不认为荒谬,这是很完美的结局。虽然也许会在他们某些人心中留些许遗憾,但另一个结局,我相信是他们谁都接受不了的。小姑娘,谢谢你,若不是你出现,我的儿子怕是要孑然一身直至终老了,是你治愈了他的内心,治愈了我刻进他骨子里的伤痛。”

    江晚灵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沉父笑笑,拍拍她的肩膀,转身也走到江父江母身边。

    几个大人正在商议各家儿子的婚礼事宜,也将自己儿子的心意一一带到。

    容临站在身后,不时附和说笑几句,只是江母瞧着他比上次过年相见时黑瘦了不少,只念他不知吃了多少苦,又想到他的身世,说着话就有些红了眼,还惹的凌霄撅着嘴不满吃醋,又在容临的“淫威”下,吓得缩到江母身边告状撒娇。

    容临爷爷的身子本好了些,但因着容怀谷的事又一病不起。容临父母的死是谁做的手脚,他其实早就心中有数,所以才偏袒容临,拼命对他好。碍于都是自己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能再折了二儿子,所以当年他只能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只是没想到容怀谷冥顽不灵,又对容临出手。

    容临本不想再刺激到老人家,只是迫在眉睫,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了跟江晚灵之间的种种。容云生听了这事默默良久,他自是接受不了,这成何体统。

    看着跪在面前一脸正色决绝的孙儿,容云生最终点了头。

    江晚灵看着厅中一派和谐的景象,自是知晓里面少不了关山月的安排。凑到他身边坐下,关山月顺势抬臂将她揽在怀里。

    “关爸,谢谢你。”

    “傻里傻气。”

    “那你是自愿娶了个傻媳妇了?”

    “是啊,哎,我什么命啊。”关山月装模作样慨叹一句。

    “你后悔啦?后悔也晚啦!”

    关山月笑的温煦,眉目昳丽,眸中蕴着压不住的深情,让原本作势要跳脚的她也安稳下来,身边人顺势又将她搂搂紧。

    “我永世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