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七章新的羁绊

    凌霄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江晚灵拎着的他的皮衣肩膀处都觉得手上摸到一层薄薄的尘土。

    “你这衣服怎么沾了这么多灰尘?你看裤子这里,都磨毛了,鞋子怎么也脏成这样?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刨地了啊?”

    男孩子不说话,眼睛死死盯着她,江晚灵还无知无觉,帮他轻拍着身上的尘土,语气老成。

    “我可跟你说,你以后要乖一些,你想不想回娱乐圈?还是想做点别的什么事情?我本来还琢磨着,不行就去山庄喂马的……你见过闪电吗?他是一匹很傲娇的马,他……”

    凌霄不容她说完,一把将她重重搂进怀里。

    “你要吓死我吗?你是不是想让我死!”

    “我……”

    “江晚灵,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到底是厌恶我到何种地步?让你残忍到这么心安理得?你知道我围着荒山找了你多久!我怕找不到你,又怕找到你……你给我写的那是什么东西!让我亲手把你葬了……你就这么恨我?要用这种细碎的办法折磨我?那你干脆杀了我啊,你杀了我啊!”

    凌霄嘶吼着把枪掏出来,往她手里塞,江晚灵有点吓住了,躲着手不接,凌霄拿起枪直接抵上了自己侧颈作势要扣动扳机。

    江晚灵下意识就一巴掌呼上去,力气有点没收住,“啪”的一声扇的凌霄头发乱在侧脸。

    被震的手都有些痛,江晚灵有点手足无措,一下子有点气短。她知道凌霄担心自己,也知道自己带有欺骗性的不辞而别有些说不过去,拿下他手里的枪丢在一旁,小心伸手去理他的头发。

    “抱歉,让你担心了……那个……我刚一着急,下手没轻重,痛不痛?”

    头发拨弄开,面前的人满是泪痕的脸让她动作停驻,从没见过他这样,即便那日忆诉起母亲对他的不公,他的眼泪也能隐忍住。

    凌霄握上她的双肩不自觉的轻轻摇晃,身体微曲与她对视,“你可以不爱我,可以恨我,讨厌我,但求你,别再这样了好不好?”

    看江晚灵嗫嚅着说不出话,男孩子低下头对着被轻咬着的小嘴吻上去。

    眼泪有些咸。

    她有点懵住。

    或许相比他的母亲,自己同样给了他最害怕的被抛弃感。

    鬼使神差的,等她反应过来,凌霄已经压在自己身上了。

    “你……你下去……”

    “不要……”

    “你想干嘛?!”

    “我想当你老公。”

    凌霄脱她衣服甚至比她自己脱还熟练,江晚灵心下有点不舒服……

    这到底是在多少女人身上实践出来的……

    恍神的工夫,凌霄箭都在弦上了,没有任何前戏,直冲目标进攻。

    “嘶……痛……”

    “一会儿就不痛了……”

    凌霄轻喘着,伏在她耳畔,轻勾着耳珠,密密吮吻,身下细细研磨进去。

    “不行!快出去,肚子痛……”

    “真的痛?”

    抬头看女孩儿蹙着眉,不像舒服的样子,凌霄慌忙撤出身。

    不是下面痛,江晚灵的感觉有点像抻着了,说不上是哪里不舒服,伸手去推身上的人。

    凌霄顺势而下,侧躺着又把她搂的死紧。

    “滚开!”

    “你生气了?……”

    “废话!”

    “姐姐……”凌霄低头凑近她,“临哥曾对我说,父母走了他就没了来处,但有了你,他就有了归途,如今我也是,你就是我的归途。”

    见江晚灵敛着眉不语,凌霄偷偷翘起嘴角,话音一转。

    “姐姐……你没发现,你刚刚都没拒绝我吗……”

    “……我就该把你丢给阿月,让他随便把你处理掉!”

    “你舍不得……”

    “你看我舍不舍得!”

    “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把你写的东西给爸妈看!”

    “你敢!”

    “还有苏御和沉念慈!”

    “你行凌霄,还学会威胁我了……”

    “啊啊啊!别打别打!临哥!姐姐要打死我了!”

    男孩子翻身而下,下身还硬挺着,随着动作移动,杵在外面的棍状物上下的晃着,江晚灵起身,一个枕头没好气的朝他丢过去。

    “穿好衣服!不嫌丢人!”

    容临恰巧“嘭”的一声打开门,看凌霄还扶着自己软不下去的那处,江晚灵也刚把打底裤穿好,剑眉一皱,右手捏的左拳“咯咯”作响,左右晃下脖子,提溜上凌霄的后脖颈。

    “你小子真行啊,我倒是看扁你了,不过你这肾有点儿亏啊,来,哥帮你练练。”

    “练练”二字几乎是从牙缝儿挤出来的,面对容临,凌霄怂了一怂,缩起脖子就往外跑。

    “浑小子给我滚回来!”

    “鞠哥救命啊鞠哥!临哥要打死人啦!”

    “……”

    小鞠把凌霄从自己手臂上扒拉下来,往旁边挪两步,面无表情继续守在关山月门口。

    “鞠哥你不疼我了!”

    门框边看凌霄抱头鼠窜,和容临两个人追撵到走廊那头,又跑下楼梯,江晚灵无奈轻叹口气。

    对凌霄,她恨过,也牵挂过。

    临别前,唯一想托付的,也是他。

    在老家时,他就渗透进她心里,而自己当时或许也没发觉。

    小鞠转看她一眼,头一低,“江小姐,关爷和凌霄,就拜托给您了。”

    “嗯?啊……哦……”

    陪关山月在临市的落脚点待了叁天,情况比较稳定。转回s市的休闲山庄,在江晚灵的坚持下,他又躺了几天才得以下地。

    苏御和沉念慈对于小姑娘的转变还是有些放不下心,遗书的事情自然是瞒下了两人,前因后果了解了个遍,看容临平安归来,又在她一再的保证和坚持下,才又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

    白天无事,江晚灵变着法的想办法给关山月熬不同的滋补汤品。关山月饭量不大,倒是她,因着天冷,汤一碗一碗的下。

    容临陪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汤吹吹凉,一勺勺往她嘴里喂,喝完了汤,她自己又去拿桌上的小饼干吃。

    “呀媳妇儿,你最近这小嘴,怎么除了说话睡觉,就一直在吃东西啊,小心吃撑了肚子。”

    “嗯……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

    江晚灵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凸起来一点,是瓷实了不少……

    “我不能这么吃了,阿月呢?是不是在马场?我去找他去。”

    容临看小姑娘蹦跳着出门,笑摇摇头,起身跟上。事情尘埃落定,只剩最后的收场,a市之行近在眼前,不免还是有些踌躇。

    开着车送她到马场,江晚灵老远看到关山月骑在马上,马尾巴和他的长马尾随之飞扬。

    小手作喇叭状,喊了一声,关山月远远朝她一笑,往她的方向来。

    待离近,男人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一人一马迎着普照的阳光,飒爽异常。

    “我也想骑!”

    “不怕了?”

    “我才不怕!你扶着我点儿。”

    江晚灵伸手去拽缰绳,要去蹬马镫,闪电使坏一般的挪动脚步,眼见着是要摔了,关山月一把抱住她。

    “小心些。”

    “这个臭闪电!我不给他吃糖他就这么捉弄我!”

    握着她的腕子扶起她,关山月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凝固住了。

    江晚灵不信邪的又要去抓缰绳,被关山月一把握住。

    “怎么啦?”

    “没什么,今天先回去吧。”

    “鞥~可是我想骑,容临说我最近都胖了,先进行些简单的运动嘛,我……”

    “先回去。”

    看关山月变了脸色,还有不容拒绝的严肃语气,江晚灵愣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回了别墅。

    容临被关山月单独叫进了房间,没多久又冲出来到她身边。

    “媳妇儿,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们在房间说什么了?”

    “你怀孕了宝贝……”

    “什么?!”

    江晚灵蹭的站起身,又被容临小心的按坐回沙发。

    “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小心身子。”

    “谁说我怀孕的……我一直有吃避孕药啊……”

    “刚刚给阿念打过电话了……他一听你怀孕都乐疯了,也承认是他和苏御合谋把你的避孕药换了的……”

    江晚灵小脸皱起,她倒没看出来,两个人背着她这么算计她。

    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

    她怀孕了……

    这里面……有个小人儿了?

    关山月面无表情的下楼,坐在她身边,手又搭上她的腕子。

    手指冰凉,关山月也顾不上。

    他脊背寒凉,一阵后怕。

    自己机关算尽,满以为万事具备,偏算漏了这层。这段时间她所受的刺激不少,孩子没了事小,万一江晚灵因此发生半点差池,那……

    还好啊……还好……

    切脉中的男人眼神恍惚,江晚灵小心开口。

    “阿月?是有了吗?”

    关山月收回手,不说话。

    容临着急的不行,“你倒是说啊?”

    “丫头。”

    “嗯?”

    “孩子……打掉吧……”

    “为什么?!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想让你生孩子。”

    江晚灵有点愣住,委屈怨气交加,那阵子她跟沉念慈还有苏御有过多次,她知道孩子多半不是关山月的……

    “为什么?就因为孩子不是你的?难道你以后也不想跟我有孩子吗?”

    “不想。”

    江晚灵感觉自己要气炸了,脾气也上来了。

    “我不!我不会放弃这个孩子的。”

    “生孩子会死人的!”

    几乎是吼出声的,江晚灵和一旁的容临都愣在当场。

    女孩儿嗫嚅几下,想伸手安慰他……

    她想说自己身体很好,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想说现在医学发达,况且他还拥有那么卓越的医疗团队,真要有意外可以直接剖……这个孩子陪她受了这么多波折还平安的留在她腹中,一定是福气满满。

    但看着关山月萎靡佝偻的样子,江晚灵什么都说不出口……将他拉到怀里,关山月伏下身子,趴在她腿上,身体微颤。

    “阿月……你别怕,我会平安生下孩子的,也会为你生下孩子。”

    “我摸过了,是两个。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我不能失去你晚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