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南风易黑化结局6: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南风易黑化结局6: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颜石感受着近乎疯狂的快感,泄了一次又一次,她甚至都怀疑自己会不会这样流干。

    南风易每夜都细细地品尝着颜石的身体,他的爱欲汹涌,是滔天巨浪,也是熊熊烈火。

    白天颜石都有些腿软,她还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

    颜石跟程以眠是同班同学,免不了要接触。而且程以眠一直对颜石都有好感,他很奇怪颜石最近的状态,非缠着问颜石是发生了什么。

    然而颜石哪里敢跟程以眠走的那么近,那些事情她也不敢对程以眠说。其实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

    颜石一直不说,程以眠也有些生气。程以眠赌气地不跟颜石说话,颜石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要是被阿风发现她跟程以眠走得太近的话,到时候肯定又要吃醋。

    但暂时没了一个程以眠,不代表颜石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某天颜石在学校里面偶遇了梁子谦,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颜石的心脏就差点停跳了一个节拍。她强迫自己定下心神,假装没看到对方。

    她跟学长已经结束很久了,学长也不是真的喜欢她,装作不认识是最好的选择。

    但颜石想要绕过梁子谦,梁子谦却不想颜石这么简单地离开。

    颜石的前路被人堵住,熟悉的味道让她能猜到是谁,正是因为知道是谁,所以她更不敢抬头。

    “这就是你的选择?”

    颜石低声道:“学长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我还有事,可以麻烦你让一让吗?”

    梁子谦抓住了颜石的手腕,略有宽松的袖子滑落了一小截,露出了底下粉色的吻痕。

    颜石像是被烫到一样收手,她以为自己会挣脱不开的,但一下子她就把手给抽回来了。

    抽回手后,颜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她紧张地看着梁子谦,问道:“学长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不是故意要出现在你面前的。”

    梁子谦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说,要是被人发现男校中有一名女学生,会发生什么事情。”

    颜石看着梁子谦的脸,觉得此刻的梁子谦无比的陌生,那副眼镜反射着冷冷的光,倒映出她苍白的脸庞。

    颜石的嘴唇都在颤抖,她说不出话来,只是害怕着。

    如果梁子谦选择暴露她的身份的话,她毫无反抗之力。梁子谦家是晨辉的股东之一,梁子谦本人又是学生会的会长。

    看着颜石那害怕到瑟瑟发抖的模样,梁子谦的心中烦躁。其实梁子谦知道,颜石选择忘记他们之间的事情就是最好的结局。

    他什么也没损失,接下来的人生也会回到正轨。但……还是不甘心,不然的话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颜石的面前。

    “在晨辉这所男校里,异性对学生有天然的吸引力。你觉得你的室友是真的喜欢你,还是喜欢你的身体。”梁子谦冷酷无情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凿入颜石的耳朵。

    颜石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她垂下头无法回答梁子谦的问题。

    因为她知道梁子谦的话说的很对,性爱这种事情,一旦尝过了滋味就很难忘却。别说是男人,就算是她其实也很难离开男人的身体。

    而且要是暴露的话,她就没办法继续用这样便宜的学费上学了,别人又会怎么看她?

    就算她自己能不在意,那外婆呢?

    “学长,算是我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这个秘密好不好。”颜石抬起头你来看向梁子谦,她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

    颜石的眼中还害怕,有祈求。她就像一只弱小的动物,被凶恶的人类捕捉到,等待她的就是被蹂躏到奄奄一息的结局。

    梁子谦觉得颜石的眼神刺目极了,她在害怕他。

    梁子谦说不上来自己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他最终还是心软了。

    “我不会告诉别人,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让我替你保守秘密,要付出什么代价?”梁子谦静静地看着颜石。

    颜石的手抓住自己胸前的衣服,她很快地就联想到了某种代价。

    “我不想那样……”颜石避开梁子谦的视线。

    颜石知道自己的肉体已经堕落了,但是她还是不想回头。如果他们都只是贪恋她的身体,那她也想选一个对她最好的。

    “希望你不会后悔。”梁子谦的语气变得更加冷漠,他没有再对颜石说什么,而是直接离开。

    梁子谦的离开并没有让颜石松一口气,她的心反而提的更高。

    如果颜石再认真观察一下就会知道,梁子谦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要暴露她秘密的意思,只是在吃醋。

    但可惜颜石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她只是在害怕。

    恐慌将颜石淹没,她想要一个人躲起来,不去面对现实,这样就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颜石心不在焉地上完了一天的课,她回到寝室,寝室里面黑黢黢的她也没开灯,就那样径直坐在床上。

    然而她在刚坐下,就感觉到一具散发着热度的强壮身躯拥抱住自己。

    颜石都不用想就猜到是谁,她下意识地喊了一声阿风。

    南风易在黑暗中握住了颜石的手腕,他幽深的眼神也隐没在黑暗当中。

    颜石忽然感觉有些危险,她也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

    本能感知到危险的颜石身体微微地颤抖,这样代表着害怕的反应令南风易胸腔中的怒火和妒火越烧越旺。

    南风易其实也知道自己对颜石的所作所为有些过分了,正常的恋情不该是他们这样的,颜石不该怕他的。

    他也在努力告诉自己,对颜石好一点,她是喜欢自己的。可那些情绪无法控制,每当看到颜石和其他男人亲近,他的心脏就会不受控制地抽疼。

    如果是其他学生倒也罢了,但是靠近颜石的人偏偏也喜欢颜石。

    颜石没有听到南风易说话,她就主动开口。

    “阿风,怎么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南风易这时终于松了松手,但是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开颜石的手腕,只要颜石有想要远离他的想法,他随时都能握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