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南风易黑化结局5:囚于羽翼之下[h]

    【南风易黑化结局5:囚于羽翼之下[h]】

    过多的淫水将小穴里面的精液冲刷出来,纯棉的床单都被这液体给染脏了。

    颜石的双腿不自觉地摩擦着,渴望着刚刚那样激烈的性爱。可惜能给她带来巨大快感的肉棒此刻正在她的嘴里,没办法肏她的小穴。

    颜石的嘴巴又湿又软,还很小,但可惜包裹里还是不如小穴的,所以南风易虽然能感觉到快感,但是不够尽兴。

    不过那些对于南风易来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让颜石彻彻底底变成他的人。

    南风易的眼神越发幽暗,他的动作越来越粗鲁,颜石的眼泪流的更凶,嘴巴又酸又疼还要紧紧地含住南风易的肉棒。

    在一次近乎要进入颜石喉咙的抽插之后,南风易抵着颜石的舌根射出了浓稠的精液。

    嘴巴被堵住的颜石本来呼吸就有些困难,南风易这么一射,弄得她被呛得脸都红了。

    南风易将自己的肉棒拔出,颜石咳咳咳个不停,下巴上都是乳白的液体。

    “咳咳阿风,我好难受。”颜石的眼中蓄着眼泪,她也搞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为嘴巴被插难受,还是因为下面没有被插而难受。

    南风易捧住颜石的脸颊,他用拇指将颜石下巴上的精液抹去一点,他问道:“哪里难受?”

    颜石茫然地看着南风易,她隐约感觉到了,但没好意思说出口。

    南风易直接将颜石推倒,他强壮的身体覆了上来,随后颜石就感觉到自己湿软的穴口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给顶开了。

    颜石低呼一声,随后她的身体一抖。

    南风易的肉棒就这样直直地插入了颜石的小穴里。

    南风易抓住了颜石的两条胳膊将其扣在颜石的头顶,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开始干。

    颜石被南风易这样狂风暴雨般的肏弄搞得泪水涟涟,下体分泌的淫水一点也不比眼泪要少。

    颜石一直呼唤着南风易的名字,每一声都充满了无助和哀求,或许还有深藏在底下的快感。

    重复的摩擦让颜石的下体有些发疼发热,颜石觉得自己会就这样烧起来,烧得连渣都不剩。

    南风易强壮的身体能将颜石完全笼罩住,他把人囚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颜石此刻的眼中只有自己存在。

    南风易将自己的精液射入颜石的肚子,他的性器并没有因此而疲软。

    那样硬挺的棍子固执地破开颜石的穴肉,将整个穴道强制性地变成自己的形状。

    颜石已经被肏得甚至迷糊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穴被打开过多少次,自己又被插了多久。颜石的脸颊泛着一股异常的潮红,她眼中蓄着泪水,轻轻一眨便是一滴泪珠滚落。

    南风易抱住颜石的身体,这样娇柔的躯体脆弱无比,只要他再狠心一点就会在自己面前破碎。

    颜石的呼吸很重,  她想要跟南风易说两句话,但是身体由内而外地疲惫。

    好热,好累,就这样睡一觉,说不定睡醒过来一切都好了。

    颜石的意识就这样沉入了梦乡,在睡梦当中她的身体得到了极好的放松。她甚至想就这么一辈子睡过去,但意识中隐隐又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再次醒来时,颜石感觉到有光落在自己的眼皮上,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躺在南风易的床上。

    颜石  起身,她柔软舒适的拖鞋下了床。

    南风易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对颜石都很好,而且处处都十分贴心。

    颜石感觉自己现在身上很清爽很舒服,应该是阿风帮她清理过身体了,也不知道她到底睡了多久。

    颜石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往外面走,客厅的桌上贴着纸条,上面写着冰箱个里面有食物,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正好颜石也饿了,她就热了点东西吃。

    偌大的房子里很是空旷,除了她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阿风应该是去学校训练了,颜石收拾了一下桌子,顺手把碗和盘子洗了。

    等了很久,颜石都没有等到南风易回来,她就想出去看看。然而这让颜石发现自己根本就离不开这里,除非她能翻越那面叁米的墙。

    颜石的心底涌上了一股不安,她总觉得一切在往她害怕的方向发展。

    到了中午,南风易终于会来了。此时的南风易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亲自给颜石做了饭菜,还问颜石会不会无聊,要不要看电影或者看小说,玩游戏的话他这里也有游戏机和电脑。

    颜石对那些的兴趣不是很大,她问道:“阿风,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这让南风易脸上的笑意消失,他平静问道:“小石头为什么想回家。”

    颜石道:“我想见见外婆。”

    听到外婆着两个字,南风易的表情才重新多了点笑意,“好,我陪你一起回去。”

    颜石不安地坐下跟南风易一起吃了一顿午餐,这次南风易没有再对她做什么,只是陪她聊聊天。

    阿风不再对她那么霸道粗鲁,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是高兴的,但是颜石却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第二天,南风易果然带着她回去见了外婆,外婆看到颜石非常高兴,拉着颜石说了不少话。

    这次颜石终于能回家了,但此后的每一天南风易都会来看她。有的时候颜石觉得这不是一种探望,是监视。

    然而颜石不敢对南风易说这样的话,她是有点害怕南风易生气的。

    寒假转眼间就过去了,颜石收拾东西返校。她跟南风易是同一个寝室的,  白天都很正常,一到晚上,她就会被掰开双腿,被那根粗大的棒子肏了个透。

    颜石低低啜泣着,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程以眠就住在隔壁。

    南风易就像是故意的一般,他总是用力地辗磨颜石的敏感点,让颜石无法控制音量。

    每当这个时候颜石都会咬住南风易的肩膀,但南风易的骨头粗硬,肌肉结实,颜石每次松口之后都是自己牙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