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νíργZω.cом 分卷阅读26

    被撑得发白,两个饱满的深色囊袋不停拍打在会阴处,把流淌出来的淫水搅打的黏糊糊的。

    “哼……嗯……”颜石大口的呼吸着,小穴咬的死紧。

    忽然颜石的身体用力的颤抖了一下,阴精从穴深处喷出,全都打在北兴言的龟头上。

    北兴言猛地冲刺数十下,眼见着就要射在颜石的肚子里,颜石突然拍起北兴言的胸膛。

    “不、不要射在里面。”颜石努力的抬起酸软的腰,想把北兴言的肉棒从自己的穴里面拔出来。

    北兴言眼睛一眯,掐着颜石的腰重重往下一套,又一下撞上了花心。

    颜石的身体被这一撞直接撞软了,瞬间没了力气。

    “嫌我不干净?放心,我虽然喜欢做爱,但不是什么人都肏。”

    颜石吸了吸鼻子,她按着仰起头来去看北兴言的脸,“我怕怀孕。”

    北兴言一边笑一边用大肉棒开拓颜石的身体,他分出一只手在颜石白皙紧致的肚皮上揉了揉,“你这么稚嫩的身体不适合被孩子撑大肚子,比较适合用精液!”

    话落北兴言马眼张开,一股一股的浓白精液激射出来,全都射在了花心。

    “啊……”颜石长叫一声,小穴不受控制的紧缩,又是一阵高潮。

    北兴言射过一次阴茎没有软下去,忍让硬挺挺的插在嫩穴当中。还没等颜石从接连的高潮中缓过来,北兴言居然又开始干了起来。

    两片充血涨大的花唇每一次被大肉棒抽出或者插入时都会被挤进翻出,时不时溅出一片淫水。

    颜石被换了一个姿势,她躺在软垫上,一条纤细白嫩的腿被压在自己胸前。

    这个姿势让颜石能清晰的看到自己是怎么被肏的,紫红色的阳具势无可当的破开层层媚肉深入花心,而可怜的小花口只能被肏的扣不拢嘴,只能热情的去迎接大肉

    棒的操弄。

    颜石觉得自己都快被肏坏了,但偏偏底下那张嘴又是那么的贪吃,不停的咀嚼贪恋着大肉棒的侵占。

    插了数千下,北兴言再次把滚烫的浓精射进颜石的花心上,颜石的身体被精液烫了一个哆嗦。

    北兴言缓缓抽出阴茎,那些原来被堵在颜石肚子里面的白浊精液混着淫水一起从被肏得合不拢的小穴口流淌出来。

    没看到血丝,北兴言用手指刮着白精往穴口里面填。

    “谁这么坏,在我之前就把你偷偷肏了?”

    还沉浸在情欲当中的颜石听到北兴言的话突然就想起了梁子谦。

    她太傻了,她的母亲当年肯定比她更傻,把虚情假意当真情实意,还一个人把她生下来,到死之前都忘不了那个男人。

    她不想那样,一点也不想那样。想着想着颜石就哭了,她抬起胳膊想挡住自己的眼睛。

    在陌生人的面前哭真的好丢脸,但是她又忍不住。

    见人突然哭了,北兴言也有些慌。他见过女人哭,但是都是因为他肏得太舒服被肏哭的,从来没有他随便问句话就哭的。

    “有人强奸了你?”北兴言的眼神有些危险,他享受性爱,但不喜欢强迫,最讨厌那些用武力胁迫女人的渣滓。

    颜石摇了摇头,不是强奸。都是她太天真,梁子谦说几句好听的话她就信了,还幻想自己未来有一天能和梁子谦结婚。

    北兴言抬起颜石的屁股,把硬起来的肉棒顶入了被肏得通红的穴中。

    “不是那哭什么,男欢女爱不是很正常吗?嗯?”

    “啊!太深了。”颜石挺起腰,两团嫩乳被顶的颤抖。

    那种空虚的,急于被填满的感觉再次蔓延全身,颜石整个身子都布满了一层诱人的粉色。

    北兴言俯身下来,两只手揉捏着滑腻的胸乳,“差点冷落了它们,说,想让我舔哪一边?”

    粗糙的指腹摩擦着细嫩的肌肤,颜石的大脑重新被情欲占领,她只觉得痒极了。

    她红着脸小声道:“都要。”

    “真贪心。”

    说完北兴言就俯首舔弄颜石的嫩乳,底下一边干,上面又吸舔着,让颜石发出了黏腻的哼声。

    这样就好了,沉浸在情欲里面,就不会想起有关梁子谦的事情了。

    42щgs.てom====

    我快饿死在街头了,请问能给点珠珠吗?(′)σ三百珠珠有加更哦,我有好多存稿的说。

    21.花心都被肏开了[h]2000+

    高潮一次接一次,颜石感觉自己要被爱欲的狂潮撕扯到破碎。

    那根铁杵一样的棒子还在孜孜不倦的耕耘着她的身体,奶子早就被揉捏的发红,奶头被吸得又红又肿,高高的翘在胸前。

    底下的小穴又湿又热,明明已经高潮过那么多次了,但是一吃进肉棒就开始流水。

    北兴言难得遇见像颜石这样的极品美穴,忍不住一肏再肏。

    那可怜的小穴都要被北兴言给肏熟肏烂了,一刺激就噗噗吐水。

    北兴言从两人的交合处摸出一把淫水抹到颜石的唇边,颜石被肏到神智迷糊,根本就不知道北兴言的手指上沾着自己的东西,下意识的就张开嘴含住了北兴言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