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的耳畔。

    “小老鼠,可别再被我抓住第二次。”

    颜石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她往梁子谦的方向靠了靠,仿佛这样才能让她获得一点安全感。

    梁子谦垂眸看着颜石脸庞,一张不过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害怕和瑟缩,小唇被男人吻得又红又肿,充满了淫靡的水色。

    柔嫩的肌肤透着一层薄粉,若是用力一点,肯定会在那样洁白无瑕的肌肤上留下刺目的痕迹。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颜石抬起眼来,水润的眸子睁的大大的,里面充满了感激。

    “会长谢谢你。”因为刚刚被强吻过,颜石的内裤上还沾着水,声音也透着一股娇软。

    梁子谦收回目光,他道:“叫我梁学长就好。”

    “梁学长。”颜石笑着叫了一声,刚刚如果不是梁子谦出现,她是女孩的事情恐怕就要暴露了。

    但颜石放心的太早了,如果说北兴言是一头一看便很危险的野豹,那么梁子谦就是一只善于伪装的鹰,冷漠而凶猛。

    这只鹰会戏耍撞入他领地的猎物,一点点玩弄着,直到最后吃入腹中。

    北兴言把颜石按在墙上的时候梁子谦就已经出现了,他挑了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救下’了颜石。

    42щgs.てom======

    食肉动物又出现一只,毕竟是写小黄文,不要讲究那么多。我就好这一口,不喜欢np偏玛丽苏向的现在赶紧跑啊。

    日常求猪猪,猪猪多一点有更多的人看到,然后更多人投猪猪,再然后就可以加更加更再加更,快点来榨干我吧!

    7.月经前夕奶子涨疼

    颜石被梁子谦送回了教室,在回去的路上颜石知道了梁子谦是高自己一届的高二学生,也是文化生。

    和梁子谦说话让人觉得很舒服,他总能恰到好处的照顾到别人的情绪。也很细心体贴,比如说亲自送她回教室。

    要是让她一个人回去的话说不定又会被北兴言抓住。

    颜石在学校里没认识几个人,她想和梁子谦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以后好朝朋友发展。但是想起自己那个只能打电话接短信的老人机,颜石都不好意思在梁子

    谦的面前拿出来。

    像梁子谦这种长相出众家世良好的人,颜石觉得自己只有仰望的份。

    “到了,以后记得小心一点。”梁子谦道。

    颜石朝对方一笑,“今天谢谢学长了,我会小心的。”

    随后颜石便进了教室,她一进教室就被人勾在了怀里。这个怀抱充满了蓬勃的少年气息,热气喷洒在颜石的耳侧,语气中还带着点小小的幽怨:“喂,你跑

    哪去了?找你好久了。”

    程以眠刚刚打完球回来,一身热汗却抱着颜石,但却因为他灿烂到耀目的笑容让颜石讨厌不起来。

    “没、没去哪里啊。你先放开我,热死了。”颜石推了推程以眠的胸膛。

    程以眠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很单薄,但身上胸肌腹肌一块不少,力气也比颜石大多了,就算颜石使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见得能把人推开。

    “先让我抱一会,你身上怎么这么香,是不是偷偷喷香水了?”程以眠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颜石的脖颈间乱拱乱嗅着,细软的发丝搔过颜石柔嫩的肌肤,惹

    得颜石又痒又想笑。

    颜石弯着腰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哈哈哈没喷真的没喷,你放开我,好痒啊。”

    程以眠终于放过了颜石,他抓了抓自己被汗水濡湿了一点的发,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

    “瞧瞧你这弱鸡的模样,本来就长得矮了,还不多运动一下趁还能长高再努力努力。”

    颜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坐回自己的位置,心道她是女孩子,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能吃饱肚子,长到一米六五她已经很满足了。

    42щgs.てom==

    本来颜石还有些担心北兴言会再来找自己,晚上和程以眠一起回寝室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的警惕北兴言的身影。

    但接连几天颜石都没再遇见北兴言,听说北兴言又和隔壁高中某个班的班花好上了,颜石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也很正常,像北兴言那样会把女人带到学校厕所做爱,对身为男孩子的她都下得了手的轻浮性子,估计调戏完她转头就忘了。

    但要是那个时候梁学长没出现的话,她估计早就暴露了。北兴言看起来可不像是逗逗她,而是真的想干她。

    颜石一想起梁子谦心跳就莫名的快了几分,作为一个颜控,面对像梁子谦这样气质清贵容貌俊雅的少年真的是无法抵抗,尤其是对方还曾经帮助过自己。

    这几天颜石有意无意的打听了不少有关梁子谦的消息,梁子谦是梁氏的公子,含着金汤匙出生,偏偏人还争气。头脑聪明学什么都快,待人接物更是礼貌圆

    滑,小小年纪就已经比很多浸淫商场多年的中年人还要沉稳。

    这样优秀的人无论在哪里都是发光体,梁子谦高一的时候就被大家选举为了学生会会长,在学校十分有威望。

    而她没什么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