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2

    “天啊,那里面装的是人吗?!”宋沁吃惊的看着容器里面物体。

    “或许,我们已经来到了实验室。”

    徐胜平因为在负三楼犯了错而产生强烈的愧疚,所以这次他收敛了不少,像个乖宝宝一样绝对不乱碰东西。不过这些容器又硬生生的将他的好奇心给拉了回来,但是乱碰容易犯错,思来想去,他决定死死的抱着黄帆的胳膊坚决不动手,只用他那双黝黑的小眼珠拼命地左顾右盼。其他人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靠近仔细查看。

    容器的底部是用钢铁打造成的底座,顶部也是用钢铁打造成的。中间用透明的厚玻璃连接,里面有的装着淡绿色液体,有的装着淡蓝色液体,而液体里则都泡着一个人,或者说曾经是人。

    这里面有个熟面孔,宋沁曾经在雨镇小卖部见到过的滑头,但长得却有些不同。这只滑头眼部要凹进去一些,就像眼珠被挖了一样。它的鼻梁也比原先见过的那只高,仔细一点还能看到鼻孔。至于其他的则没有见到过。但毫无意外,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都是被改造过的丧尸。

    “真是令人意外,”正在这时,一位穿着白马褂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就是马江天“我还在好奇是谁闯入了这里,原来是我亲爱的侄女。”

    “叔叔,你在研究这些吗?是你造成了外面的灾难?”

    “这不是灾难,这只是研究过程中的一点小挫折。”

    “小挫折?”马思怡想不到叔叔竟然会这么说“那么多人牺牲掉性命,你居然说只是一个小挫折!”

    “每一条道路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们为了科学,为了自己最爱的事业牺牲,这是一种光荣,是一种荣耀!他们每个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马思怡想不到叔叔居然会这么说,心中的悲痛在不断的扩大。

    “思思,你听我说。”马江天非常兴奋“我马上就要成功了!夜魔的研究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如果连最后也成功的话,他将会完全脱离吸血鬼,脱变成一个全新的种族。你难道不为我骄傲吗?我成为了一个造物主,我在非自然环境下创造出一个新物种!”

    “我觉得你已经疯了,叔叔,”马思怡心痛的看着他“你怎么会走火入魔到这种地步?”

    马江天听后立马刷下脸来,“你还只是个孩子,你根本不会懂得这份荣誉。”

    “收手吧,我拜托你收手吧!只要你真心悔过,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我有何错?我忠于我的职业,忠于我的研究,忠于我的使命,我为何要悔过?”马江天说完后觉得自己的语气可能太过强硬了,他深吸口气,温和的说“思思,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会向你证明,我的研究是伟大的。”

    “我会给你时间,”马思怡闭着眼睛叹了口气,再次睁开眼时,露出坚定和绝情“只不过你将在牢狱中度过。”

    只一瞬间,马江天感到有根绳子捆绑住自己的手脚,这是束缚术。

    “你...你竟然...!”

    “马江天,我以马氏炎上家族族长名义宣布,你将会被押往审判之堂,为你所犯下的恶行付出后果。”

    马思怡让马江天坐在椅子上,将束缚术和椅子相连,这是将法术和物体同命连接的一个基本法术,如果椅子被破坏,束缚术就会自动解开。

    “胜平,你催眠问问研究出的病毒放哪了,我们必须把那个毁灭掉。”

    “不!你不可以这样!思思,我拜托你不要这样做!”

    徐胜平不理拼命咆哮的马江天,扶着他的脑袋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在知道病毒原体的位置后,他们让文青,高琼和田悦悦守在这里以防万一,其他人则进入实验室内部拿病毒。

    进去后,宋沁感到有点不对劲,仿佛有人在呼唤着她,那个声音既痛苦又难过,既怨恨又愤怒,她不断的接近,不断的靠近,等她反应过来后,才看清呼唤她的是什么。

    那是一个从容器罐里出来的实验体,里面的液体已被放空,空气中冒着白烟并发出一丝寒冷。实验体拥有结实的肌肉,背上长着一对巨大的蝙蝠翅膀,它的皮肤是如丧尸般的青黑色,最重要的是,它长着一张和朱文相同的脸庞。宋沁很肯定这就是朱武。

    她从怀中拿出那条挂坠,她能感受到朱武身上有和挂坠中同样的强烈的情绪波动。朱武看到宋沁手中的挂坠,血红的瞳孔收缩了下,他颤抖的慢慢抬起自己的右手,似乎是想摸摸那条挂坠。他的嘴里哆哆嗦嗦的颤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宋沁仔细的看着对方的嘴唇,想要从中辨别出一点信息,可她不会唇语,只好竖起耳朵,希望能听的清楚。朱武努力的让自己发出声音,只听到:“...快...逃...”接着,他抬起来的那只手臂狠狠的向前刺去。

    在宋沁刚反应过来的时候,被人推倒在地,她急忙转头望去,只见周晓佳的胸口被朱武的手臂刺穿。

    “晓佳!!”

    朱武拔出手臂,兴奋的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将手臂上的血液舔舐干净。

    “哈哈哈哈...”这时,扩音器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兴奋的男声“藐视研究的你们,将亲眼见证夜魔的伟大!好好享受吧,祝你们观赏愉快!”

    徐胜平生气的打烂扩音器,抽出自己的腰刀,快速的移动向夜魔的脖子砍去。夜魔已经看出了他的动作,向后躲避,可可速度没有对方快,脖子上马上被割出了一条刀痕。

    徐胜平发现对方的速度敌不过他,想要用速度取胜。没想到夜魔早已知道他的意图,用巨大的蝙蝠翅膀包住肉身,翅膀如磐石般坚硬,徐胜平不仅不能伤它分毫,还把自己的刀给砍断了。

    “平,它虽然被改造了,但仍然是吸血鬼,用木头杀它。”黄帆想要打烂木椅取出一根木头,可他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根本不能打烂厚实的木椅。

    徐胜平听后立刻打烂一把木椅,取出一根木头。马思怡也来帮忙,用火焰燃烧它的翅膀,想要让它从里面出来。这一招的确有效,夜魔受不了火焰的炙热,张开翅膀想要逃脱。徐胜平等的就是这一刻,立马将木棍插入它的心脏。与此同时,夜魔的手臂也紧紧握着徐胜平的心脏,它露出一个冷笑,在对方吃惊的表情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他的心脏掏出。

    “不!!”

    黄帆抱着面如土灰的徐胜平的尸体嚎嚎大哭,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同样难过的还有一旁的宋沁,她紧紧地抱着早已死掉的周晓佳的尸体。她痛心,后悔心间还涌出一股深深的愤怒。宋沁问过她,为什么要救她,她死不了,不管死多少次都可以轮回,为什么还要牺牲掉她自己呢?可周晓佳的回答却让她震惊。

    “因为不公平啊...不管你死多少次...你都可以见到我...可我却不行...”

    是啊,她只当这是一场旅行,但身边的同伴们却是真实存在的。对她而言这里只是一个异世界,而对他们来说,这里是他们出生,成长,真真实实生活的世界!她到现在才开始真正的对待,她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做错了......

    宋沁将周晓佳放平,并在她唇上落下轻轻的一吻,“对不起...”

    她站起来,直觉被无限性的放大,她能感受到周围环境任何情绪的波动,她甚至知道刚刚那位说话并放出夜魔的人在哪。凭感觉,她来到一间播音室,地上躺着一名穿白马褂的人。宋沁很肯定这就是在扩音器里说话的人,可他这是怎么了?那人面朝下趴在地上,她怕是有什么陷阱,只好从旁边慢慢的向前移动。

    可每走一步,她握着匕首的手更紧一分,心中的恨意也更多一分,她甚至分不清那恨究竟是恨自己还是恨地上躺着的人。正当她慢慢向前的时候,灯忽然熄灭了,一个不知名的生物在黑暗中移动。她感到不妙,举起匕首想辨清这个生物的方向,忽然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向她冲来,她挥刀转身,紧接着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章

    等她醒来,周围全是刺眼的白光,好一会儿,她才开始适应。

    “你好啊,我的子民。”

    说话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其实也不能算是老人,因为他的皮肤光滑平展,没有一点皱纹,声音也坚强有力,更像是一位长着白发的年轻小伙子。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时间领主,你因为被偷魂者袭击而死亡,是我将你的灵魂带回来的。”

    宋沁睁大眼睛,她死了?她居然再一次死了!

    “你就把这当做是个分叉口吧。听说你想放弃时间旅行者的身份,那么经过这次旅行,你的决定呢?”

    “旅行”这两个字狠狠的刺痛了宋沁,周晓佳死之前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讨厌丧尸,讨厌这个世界,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想回家!

    “是吗,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为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你要让丧尸出现?难道你就不能让他们复活,让世界回到末世前?”

    “孩子,你想的太简单了。”领主认真的看着她“要知道,没有人能改变和否定已存在的事实。当一件事情发生,它就已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你无法否认和抹去它的存在。就算你回到过去阻止了它,也只不过是改变了事态发生的方向,但原来那件仍然是存在的,这就是平行世界中的分支。”接着他大手一挥“好了,话不多说,你可以回去了。”

    眼前的人影慢慢消失,周围的白团也在慢慢变小变黑,看起来就像要把她吞噬掉一样。

    “不要!”宋沁被惊醒,四处打量,这里是她的家。怎么回事,难道那些都是一场梦?她看看手机上的日期,四月二十二日,她清楚地记得这天,发工资日也是她去上班然后被车撞死的日子。宋沁搞不懂究竟哪个才是梦,是恐怖的末世还是现在?她掐了掐自己,会痛,可她却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回来了。

    “滴滴滴......”

    闹钟的叫声吓了她一跳,是她调好的闹铃声,伸手关掉闹铃,拍拍自己的脸,努力像平常一样洗脸,刷牙,吃早饭,然后出门准备上班。在路过那条十字路口的时候,车祸的画面又再次闪现在她眼前,她停下脚步,想要稳定自己的内心同时看看是否有车飞驰而来。然而,什么都没有。宋沁自嘲的笑了笑,深吸口气,准备跨步向前,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轿车呼的一下从她眼前开过。

    这就是那辆撞她的轿车!这么说一切都是真的!宋沁惊魂未定的看着远去的轿车,冷汗从她额头上留下,如果这一次再被撞到的话,那就真的是死掉了。

    她稳定情绪继续上路,但在忽然间,周围的一切和那个末世重合,每走过一个建筑,每看到一个人,末世中的记忆都会强行闪现出来,和眼前的景象融合。这一天,她过得浑浑噩噩。

    第二天她请了假,想要理清自己的思绪,想要从末世中抽离出来,可一个人呆在家里毫无帮助,只会让她更加的乱想。梅花吊灯上仿佛沾染了血迹,明明是干净的床头柜她却看到上面铺满了一层灰,腐臭的气息传入鼻中,不行,她要离开这里!一开门,门口满是鲜血的尸体把她吓得瘫坐在地上,再仔细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宋沁知道她应该冷静,可她却冷静不了,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宋沁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不知走了多久,最后她坐在路旁的椅子上停下休息。这个时候,她看到马思怡,黄帆和徐胜平这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从她面前走过,他们身上穿着高中制服,现在的他们只是一群无忧无虑的高中生。

    这让宋沁彻底的冷静下来,对啊,她回来了,彻彻底底的回来了。那场末世只是一场恐怖的噩梦,现在的她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

    手机铃声响起,一看,原来是母亲。

    “喂,沁沁啊,明天是周末,你要回来吗?如果你要加班妈妈把炖好的鸡给你送去。”

    “不用了,我明天回去。”

    “哦,那好,我明天多做几样你喜欢的菜。”

    宋沁挂了电话,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说起来她也好久都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了。

    周末,她回到了乡村,拥抱了许久不见的父母,听听他们的唠叨,也没有觉得无聊。

    中午,母亲的风湿又犯了,宋沁带着她进城里去抓药,没想到在汽车上居然见到王忠和李伟。他们那一伙有五六个人,全都带着黄色的安全帽,原来那两人的职业是建筑工人。大概是宋沁的眼神太直白,王忠发觉到有人在看他,转头望去,却见那人微笑着冲自己点点头,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同样以点头回礼。

    母亲带着她来到一家小小的中医医馆,看着装修陈旧的店面,宋沁不禁皱起眉头。

    “这家店靠谱吗?要不去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