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4

    老人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想到这人并不知情,也就没在计较对方的过失“算了,念你是新生,我原谅你这次,但,下不为例。”

    过后,他像个导师般为宋沁讲解:“时族是时间一族的简称,你我皆是时间之子。你的身份是时间旅行者,如果你是非正常死亡,如被杀,车祸,地震,遭遇雷击等,那么你会来到别的时间点上继续完成剩下的生命,直到使用的躯体自然死亡为止。年轻的旅行者,你介意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的,以及你的名字吗?”

    一大堆的莫名词汇让宋沁当机,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对方。

    “我叫宋沁,我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然后醒来就到了这里。”随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老爷爷,既然我死亡后可以穿越,那是不是我再死一次就可以穿回去了?”

    “你落脚地是所有平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点,也就是说你可能回到过去,也可能去了未来或者另一个平行世界。我无法保证你是否能够回去。”

    “这样啊...那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回去了吗?”

    “看来你是有点不想当旅行者啊?”老人笑了笑“其实像你这样在刚开始不肯接受的家伙有很多,我虽然无法强迫你们留下,但既然都来了为何不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世界呢?身为家族的向导,我有责任为你们指导方向。如果你真不愿意留下,你可以回到你原来的生活,不过不是现在。你必须继续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我会观察并判断你的行为,如果过后你还是想要离开,我不会阻拦。”

    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不过“我的父母...他们还活着吗?”

    老人沉默良久才说:“我不能离开雨镇,我只知道,他们和你一起离开时是活着的...而你,是独自一人回来的。”

    这么说来他们已经......果然,她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跟别说保护父母了,真是没用啊......宋沁脑海中忽然回想起醒来时她有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两个木盒,当时她太渴了,根本没有注意旁边的情况,现在想想,那两个木盒可能装着父母的骨灰吧。也许,是父母临死前的拜托,让自己拼命的回到雨镇,只为了能让他们落叶归根。最后在到达家里后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这才让她有机会来到这里。

    周晓佳看着一脸悲伤的宋沁,想要安慰她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跟老人转移话题:“老爷爷,你说你不能离开雨镇,是什么意思?”

    “我是一名时间观察者,观察并记录这片大地上发生过的任何事情,但仅限雨镇,只有雨镇是我的观察范围,我一步也不能离开这里。”

    “一步也不能离开?!那不是很惨吗?”

    “呵呵,因人而异吧。像是他们旅行者也不过是不断的死亡-复活-死亡-复活,可有人却觉得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并生活下去很奇妙。像宋沁这样只能在自己身上旅行的旅行者也很微妙,原本还是个大有前途的青年却转眼间变成嗷嗷待哺的婴儿或白发苍颜的老者,又或者是你在面对一个艰难选择的时候选错了方向,可上天却给你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这样不是很有趣吗?你说对不对啊,宋沁?”

    宋沁笑着点点头,心中的阴霾也少了不少。她看老人说自己是时间观察者的时候颇为自豪,心想可能老人真的很喜欢自己的身份吧,毕竟只有在爱的双眼中才没有缺陷和遗憾,才会舍不得离开。而且听老人这么一说,她忽然觉得旅行者很好玩,能够做到很多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不对!这是陷阱,推她进坑的陷阱。

    “我才不要做时间旅行者,没有一点有趣,一点也不好玩,而且车撞过来的时候真的很痛的。”

    “是吗?别那么快下结论,先当一段时间再说吧。”老人看四周的丧尸已经散去“好了,你们也该走了,裂缝里不能久待。”

    老人拉下裂缝,让他们出来。在宋沁上车时,对她说:“不管你多么的不接纳这里,不管你原来的世界是怎样,请你,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这具身体的经历,你的父母,你身边的伙伴,你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就当是一次平行世界的旅行,不要担心那么多好吗?”

    宋沁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雨镇的观察者老爷爷。”

    最后的这个称呼是宋沁带着尊敬和感激说出来的。宋沁是为自己的父母担心过,伤心过,但她总觉得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觉得这里并不是真的,她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会有丧尸,她不相信自己熟悉的城镇会一夜之间变成废墟,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因为车祸躺在医院里救治,而这里的一切只不过是她在昏迷中做的一场真实的梦。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宋沁一直都在期盼自己醒来。在听了老人那番话后她更是觉得这里荒诞,可是现在......

    梦醒已经不再是她的主要目标,不管是不是做梦,她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替她的父母也好,替她自己也好,她想要接受这里并好好的活下去。不管结局是什么,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就如老人所说,把这当成一场异世界的旅行。

    嘟嘟的排气声响起,老人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随后他翘起嘴角,拿出笔记本和笔记录下刚刚发生过的事情。

    “又一位年轻的旅行者啊,真想知道她接下来的行程。”

    他们走的是出城的路,也就是说他们会离开这里。虽然老人为不能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感到可惜,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老人笔直的站在那里,哼着小曲,手中的笔继续在本子上记录,整条街上只能听到沙沙沙的书写声.和愉快的哼曲声.....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王忠因为昏迷的原因,所以对发生在裂缝中的事情毫不知情,宋沁本来不想隐瞒,但她又觉得这件事情太荒谬了,丧尸可以是病毒,那这个呢,神话吗?所以她纠结来纠结去最后也没有说。

    不过宋沁最纠结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周晓佳。王忠晕过去了,周晓佳没有啊,不光如此她在裂缝里就跟个打酱油的一样,当时自己只顾着跟老人聊天都没有注意周晓佳,她听到这件事后是怎么想的?她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怪物?这些问题一直在困扰宋沁,等到她身上原本湿透的衣裳变干,等到他们到达风镇,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三人进城去找食物,没想到在一家店铺看到一对被丧尸包围的母女。这是一间花店,一楼卖花,二楼住家,很多家庭都这样,不同的是他们在二楼搭了一个很小的平台。平台面积不大刚好可以容下母女俩,也正是因为这个救了她们一命,可这也造成了屋内被围堵,下面被包围的进退两难的处境。

    “要救她们吗?”宋沁看看周晓佳,再看看王忠,她不敢擅自作决定,再说她一个人也没有本事去救下她们。

    王忠低头想了一会,坚定的说“救!”

    周晓佳却直接掉头把车开走。

    田红见那辆悍马掉头开走,心中刚燃起来的一点点的希望立刻破灭,也对,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不相干的人。只是可惜了自己的女儿,仅仅五岁就要命丧于此,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在丧尸爆发后,邻居雕刻店的老板李松觉醒了异能,并组织街上的生存者组成了团队。这条街上的店铺大部分都是店家两用,再加上都爱串串门所以都很熟悉,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相互扶持倒也平安生活了四个多月。可谁知两天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力量型丧尸,打破了他们稳定的生活。他们小队死的死伤的伤,田红为了逃命带着女儿爬上了自家的小平台,会异能的李老板不知道去哪了,大块头丧尸也不见了,整个小队只剩下她们娘俩,却只能在这个小平台上默默等死。

    “妈妈别伤心了,来,亲亲就不难过了。”田悦悦见母亲的眼圈又红了,她伸出胳膊搂着母亲的脖子,小嘴吧唧一下落在母亲的脸上,然后用自己不红润的小脸贴着妈妈已经消瘦下去的枯黄的脸,还时不时的蹭两下。她经常这样安慰母亲,要是以前妈妈很快就会开心起来,可现在却起不了效果。

    刺耳的音乐响起并且在向她们靠近,田红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见一辆小面包车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车子停在不远处,开车的司机摇下车窗冲着丧尸们喊道:“嘿,快过来啊,你们这些混蛋!”

    底下围着的丧尸被声音吸引过去,其中有两个速度快的已经跑到了车子面前,开车的男人下车来把那两个速度快的一一解决,然后上车将那群丧尸引走。

    虽然王忠引走了大部分,可下面还是有十多个丧尸。宋沁表示很无奈,它们的速度的确很慢,但自己的铁铲不能群攻啊,可是没办法,只好咬咬牙上前拼了!

    两人打起来很恼火,而且边打边退。周晓佳虽然有异能,可既费神又费时,还不如自己手中的铝合金球棒,再说她们的主要目的是救人并不是杀丧尸。

    田红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居然真的有人来救她们!下面的丧尸都被那两人引起走了,只剩下一两个在晃悠。

    “妈妈先下去把那两个打到,然后你再下来知道吗。”

    “知道了。”田悦悦懂事的点点头。

    嘱咐完后,田红跳了下去。作为一个自立自强的单身母亲,自然不会向其他人一样躲在男人身后,依靠着男人。在原来他们小队出去搜东西的时候田红是每次必跟,不光自己跟着,她还要带着女儿一起,让女儿学习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所以她们娘俩虽然战斗力不强可绝对不会拖人后腿。

    但田红在逃命的时候太慌了,只是随手抓了一个鸡毛掸子,她看看手中的“武器”在看看对面的丧尸,咬咬牙,打吧,反正打倒它们就行了。可鸡毛掸子的攻击力实在太弱,丧尸都挨了三棍子了却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还差点咬到田红。也幸好这个丧尸的协调性能太差,让田红躲过一击。田红看这只还没打倒,另一只却过来了,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狠狠心,一把把丧尸推倒在地,然后把鸡毛掸子□□丧尸的眼窝,地上的丧尸便不再动了。

    田红把鸡毛掸子□□想继续用,可惜它却烂了。情急之下她只好用花盆来砸丧尸,可不仅没起效果还把一些已经走远的丧尸给引了回来。

    田悦悦虽然才五岁,但经历过末世的她早已不是普通的五岁小孩,她知道一旦那些可怕的怪物们过来,自己和妈妈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所以她立刻鼓起勇气,啪的一下跳了下去。

    这样的距离对大人来说不算高,但对一个五岁的小孩来说绝对不低,再加上她已经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没睡觉了,瘦小的身体哪里还有一点力气,田悦悦直接摔倒在地上,手心还被蹭破流出了血。

    田红还在找东西对抗丧尸,却见女儿已经跳了下来,她也就不管眼前的丧尸,跑过去将悦悦抱起,然后带着她跑向宋沁那边。

    此时,王忠骑着自行车赶来,那群丧尸现在正围着放音乐的空车子瞎闹腾呢。有高攻在的家伙就是好,只见他手里的斧子刷刷飞舞几下,那些丧尸们全部倒地。宋沁羡慕的看着王忠手中的消防斧,再看看自己手上有点变形的铁铲,力气大真好!

    王忠一把抱起田悦悦,“快点走,我们弄得动静太大了。”

    “咚——咚——咚——”

    在他们的正前方出现一只力量型变异丧尸,它足足有两米高,光着头没有头发,浑身的肌肉异常的发达,甚至连脸部的肌肉都非常发达,并且盖住了眼睛使它眯成一条缝。它的力量真的非常大,一挥手就将他们的悍马掀翻。

    “快,快跑!”

    几人一边跑一边在找能够躲人的结实的地方。

    “你是风镇人对吧,这里哪里有地方可以躲?”

    “啊?这个,这个...”一下子让田红想她还真想不出来。

    “嘿,你们几个,”这时一位长相帅气的短发女子在一条巷子里向他们招手示意“这里!快,跟我来!”

    几人跟着她拐过两条巷子,最后进到一间仓库里。

    “,不要出声。”关上仓库的铁门,女子严厉的警告他们。

    宋沁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到一阵气冲冲的骂声,“你们个□□养的,知不知道你们把全镇的丧尸都引了过来,你们想害死我们吗!”说话人看起来三十多岁,小眼睛,微胖并且满脸横肉。

    无缘无故的被骂了一顿,王忠怎么可能接受,立马撸起袖子准备教训那人。可还没等他上前,一位彪形大汉立刻掐住了那人的脖子,“如果你不给我闭嘴,我就让你永远都开不了口!”

    大汉身高至少有一米九,长相硬朗,身材堪比施瓦辛格,再加上背上背着一把大铁锤,标准的硬汉形象,和小胖子比起来,气势上的输赢立马见了分晓。

    见那人点头答应,大汉放过他,仔细的聆听外面的动静。

    仓库外发出咚咚的响声,看来它正在寻找追丢的猎物。

    这间仓库不算大,杂七杂八的堆了些货物。里面有一女两男,但看样子他们几个相处的并不好。

    宋沁的眼睛一直盯着彪形大汉,这身材这体魄,出去和那大块头丧尸单挑没压力啊!她是越来越羡慕有肌肉的人了,尤其是在末世,最需要的就是力量,而面前这位简直就是她膜拜的对象!

    周晓佳看着口水都流出来了的宋沁,无奈的摇摇头,这算哪门子的时间旅行者啊,跟那老头比起来,也太逊了吧。

    门外的声响渐渐远去。

    见危险已经远去,他们互相的自我介绍,短发女子叫高琼,高个硬汉是王元华,矮个的叫杨业。被救的母女则是田红和田悦悦。这些人原本跟着各自的团队在镇上生活,可两天前镇上被一名领军者巨人攻击,就是他们刚刚见到的那个力量型变异丧尸,把大部分的团体都灭了。听到宋沁他们准备去天城,都点头赞成,愿意加入。

    几人除了杨业是力量变异者外,其他人全部都是普通人,宋沁好奇的问他们为什么不吃晶石,高琼笑笑表示觉得那玩意可能对身体不好,而田红则是打到的晶石太少原来的团队不分给她所以没有吃。王元华则没有说话。

    聊了一会,周晓佳注意到田悦悦的脸色开始变白,额头上也多了许多汗珠。

    “悦悦你...没事吧?”

    田红这才注意到女儿有点不对劲,“悦悦你怎么了?”去擦汗水的手意外的感受到皮肤温度的异常,好烫!这让田红慌了神,这是变异的前兆!

    “她要变丧尸了,她肯定被丧尸咬了!”杨业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斧头防备着田悦悦,生怕对方下一秒就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扑来。

    “不会的!怎么可能呢!她没有被咬!”田红慌张的替田悦悦检查,却在看到女儿手心上的伤口后愣住了。难道是从平台上跳下来的时候摔伤的?这么说是沾到了地上的病毒,没想到这么一点伤口却......